第十八章 震破脱胎五重的恶胆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十八章 震破脱胎五重的恶胆

    念想至此,苏真深吸一口气,道:“三年前,我身为外门第一,与韩云峰跟柳菲菲交好,三人相约去落霞山脉做任务。在山脉中,碰到一株阳火草,那时候我已半只脚踏入脱胎境,对此需求不大,便主动让给了韩云峰。却不想韩云峰趁我不备,一剑刺向我丹田,而柳菲菲助纣为虐,朝我撒下一包松筋散。二人联手,将我谋害,戳破了我的丹田!将我废掉之后,二人说出原因。原来他们是世俗界两个交好的世家,自幼定下亲事,相约一起在万象宗闯出名堂,振兴家族。但他们没有想到,在万象宗碰到了我,被我处处压一头。韩云峰见超越无望后,就定下一条毒计,让柳菲菲做我女友,博取我信任,然后在合适机会,废掉我。这个机会,就是落霞山脉采集阳火草之时。事后,俩人回到宗门,颠倒黑白,陷害与我。说是我谋害不成,反被重伤,还说我修为是服用禁药提升的,眼看韩云峰要超越,害怕了,才做出这种事情。真是天大的笑话!”

    苏真声音很大,字字清晰,震耳发聩,越说心情越舒畅,好像有一股淤积很久的怨气,得以释放,说到最后几乎成吼的了,声音在山道上空,响彻不停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墨雀咄咄逼人的气势,也为之一顿,开始萎靡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苏真沐浴着夕阳,脸上佛光宝相,天神一般,墨雀就觉着自己是见了阳光的毒蛇,晒的吱吱作响,忍不住要逃掉。

    他的恶胆已经被震破。

    本来是携带无尽气势,强行镇压的,却被苏真一下打散了。

    但墨雀还是运转脱胎五重的真气,强行稳定心神,色厉内荏的哼道:“事情都过去三年了,你还敢狡辩?看来你不知悔改!五师弟跟柳菲菲师妹当初为你求情是错误的,你这种败类就该铲除!”

    墨雀鼓动气势,就要反扑,而这时那些新晋内门弟子,则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难道当年事情真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我觉着苏真说的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我之所以相信苏真谋害不成,反被重伤,是因为柳菲菲师姐的证词。毕竟柳菲菲师姐追求过苏真,没必要帮外人。但听苏真一说,好像真有问题!最明显的一点就是,苏真天赋测试时,三项超等,一项上等。那个上等还是因为丹田破碎过,留下的后遗症。否则就是四项超等!这种天赋还需要服禁药?”

    “不错!韩云峰测试时,一项超等,三项上等,跟苏真一比,不值一提。苏真有必要怕被韩云峰反超?”

    “难道柳菲菲做了假证?”

    “苏真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兄弟周康,上年进入了内门,我听他传来的消息,好像韩云峰跟柳菲菲进入内门后,就走到一块了!俩人好的如胶似漆,时常在一个洞府里同居,就差举行双修大典了!”

    “难道三年前震惊宗门的暗害事件,真的另有蹊跷?”

    新晋内门弟子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苏真天赋绝顶,铁证如山,一下驳倒了当初他的作案动机。

    没有作案动机,自然犯不上作案。

    相反柳菲菲的证词,瞬间矛盾重重,不可置信。再加上韩云峰跟柳菲菲在内门卿卿我我,令在场所有新晋内门弟子,心中天平倒向了苏真这边。

    苏真叙事清晰,有理有据,字字如金,瞬间就赢得了所有新晋内门弟子的信任。

    舆论一下倾向他这边。

    苏真盯着墨雀,斩钉截铁:“你说我人品败坏,暗害同门,我倒是要求彻查三年前事件,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宗门败类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他还看不出墨雀是韩云峰身边的一条狗,那就枉费智商了。

    看来那独角峰葛洪天一脉,就是韩云峰的师承之地。刚入内门,就有一个脱胎五重的墨雀来找麻烦,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好过。

    韩云峰大势已成,想要灭掉他,得费一番力气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再费事,苏真也要灭掉他。

    墨雀被他一段话,说的无法反驳,脸都涨红了。

    他咬牙切齿,催的飞剑绿芒大作,杀意四伏:“小子,内门是靠实力说话的,任凭你巧舌如簧,不过是区区先天十重新晋弟子,也敢违背我?当真不敢杀你么!”

    “墨师兄息怒,墨师兄息怒。”

    老内门弟子李强连忙出声:“双方不过是一点小误会,没必要动刀动枪的。苏真是此届大考第一名,三项超等,天赋冠绝群雄,被季舒玄长老亲自点名,还赐下了一枚通窍丹,深得重视。”

    李强搬出苏真天赋,还有季舒玄掣肘墨雀。

    三项超等?

    听到这天赋,墨雀脸色变了!

    他只知道苏真天赋不错,进入了内门,但不知道好到这种程度,而且得到了季舒玄的赐丹。想要逼走这种天才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尤其是看到九十多名新晋弟子,都被苏真调动起了气势,知道大势已去,今天奈何不了苏真了。

    但墨雀不想灰溜溜的走,冷哼一声,留下句狠话:“季舒玄不过是排名第十的长老,跟我师傅不可相提并论。不过看在门规的份上,我先饶了你,以后再慢慢收拾。小子,你记住,内门可不是那么好混的!”

    说罢,御剑遁走。

    墨雀走后,庞大的威压陡然一空,所有新晋弟子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李强心有余悸的冲苏真说:“他是独角峰的人。独角峰之主葛洪天麾下,有五大弟子,其中老五就是韩云峰。今天他来找你,想必是受韩云峰指使。独角峰一脉在内门势力很大,你要小心。最好是投入某位长老座下,能跟墨雀掣肘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提醒。”

    苏真已经料到了墨雀的来历,但李强的解释,令他了解更深,对今后的内门生活,有了准备。

    内门之路,比想象的还艰难。

    但苏真不会低头,而会以无上的毅力,一路劈荆斩棘,势如破竹的冲上去,斩强敌,修神功,问鼎武道巅峰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