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章 蛇鼠一窝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六十九章 蛇鼠一窝

    轰隆隆的大笑,还有咆哮的吼声,响彻在黑风崖,所有围观者都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三年多前震惊万象宗的大事,终于真相大白,水落石出。虽然在苏真测出百年来最强天赋后,大家心中就有了数,但从当事人嘴里,亲耳听到黑手名字后,心中的震撼,还是难以明说。

    一时间,很多人忽然同情起了苏真。

    一个绝世天才被击碎了丹田,沦为废物不说,还要承受污名,受尽白眼,过街老鼠似得人人喊打。这是怎样的压力?这三年苏真是怎样度过的?

    在同情苏真的同时,对韩云峰的不耻更甚了。

    “苏师兄你……”柳菲菲瞪着含泪大眼睛,看着苏真,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这段话。

    “贱人!”

    苏真面色一狞看向柳菲菲眼神,重新充满了无尽杀意!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以为我会饶了你?我只不过是通过你的嘴,让大家知道真想罢了!你这个贱女人当年伙同韩云峰害不我说,到现在还想坏我武道?我之武道,一往无前,心如磐石!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破坏的?你是我武道上的一颗毒瘤,留着你,我的武道就废了。”苏真冷笑一声,巨鲨虚影在背后缓缓浮现出来:“你最后的价值消耗了,安心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苏真你,你,你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刺耳的尖叫,穿破人的耳膜,柳菲菲吓得肝胆俱裂,裤子都尿湿了。

    “死吧!”

    巨鲨虚影呼啸着朝柳菲菲飞去,血盆大口张开,要把这个污秽人世的贱女人吃的尸骨无存。然而就在巨鲨虚影距离柳菲菲还剩九米远,面对死亡,柳菲菲都快先一步吓死的时候,一声爆喝响彻起来——

    “住手!通天剑蟒!”

    笼罩生死擂台的金网突然消失,一股杀机凛冽的剑气从西而来,一口绿汪汪的剧毒飞剑,化作一条五十丈长,长着三角脑袋的绿色大蟒,朝着巨鲨虚影咬去。

    剑气凝实,绿蟒通天。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剑气巨蟒,如奔涌激荡的大河,水势滔滔,怒浪席卷!

    如脱笼而出的远古凶兽,凶威赫赫,霸主级别的食肉气息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剑蟒昂着巨大的三角脑袋,用竖立的瞳孔盯着巨鲨虚影,蛇躯虚空一弹,扑到巨鲨虚影身上。

    五十丈的蛇躯,把三十丈的巨鲨虚影,缠的死死地,然后用锋利的獠牙,咬住巨鲨虚影喉咙,狠狠一绞,将后者化作了片片虚烟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苏真来不及多想。

    剑气巨蟒绞杀白鲨后,一刻不停的朝苏真扑来。面对着近乎无敌的汹汹气势,苏真知道一旦缠斗起来,麻烦不断。不敢有丝毫耽搁,《凌空虚渡》催到极致,化作一道黑光冲到柳菲菲身前,伸手扼住她的脖子,将其提在身前,朝剑气巨蟒抡去。

    就像是鞭击。

    柳菲菲人形鞭子,被苏真掐着脖子,抡向剑气巨蟒。

    苏真虽然不知道为何死斗未结束,阵法就被撤掉,更不知道剑气巨蟒何人施展。但毫无疑问,这一切都是冲着自己来的,而目的是营救柳菲菲。所以拿柳菲菲做盾牌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剑气巨蟒扑到柳菲菲身前,一下止住了身子,伴随着一阵不甘心的阴森眼神,蛇躯剧烈颤动后,化作大股大股的绿气收缩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从五十丈长的绿色巨蟒,变成了一口绿幽幽邪气森森,一看就剧毒无比的飞剑,滴溜溜的悬浮在半空中。

    剑尖遥指苏真脑袋。

    “放开柳菲菲饶你不死。”一道阴毒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,紧跟着一个皮肤黝黑,眼神锐利,身材消瘦的阴森青年,从空中缓缓落下。

    来者赫然是墨雀!

    原来在苏真祭出如意风火环后,红胭脂意识到不好,兵分两路。

    一路去喊韩云峰,一路去求刑罚堂执事停止比赛。

    可惜刑罚堂中人个个都冷酷无情,根本不给她面子。好在去喊韩云峰的那一路,得到了结果。几天前墨雀得到吩咐,火速赶往清风城救助韩柳家族,可惜晚来一步,到的时候两家都被灭门了。得知此消息,墨雀不敢耽搁,日夜兼程又返回万象宗禀告韩云峰。

    以墨雀脱胎五重能“御剑而行”的能力,返回万象宗速度很快,今天中午便到了。

    更为巧合的是……

    派来喊韩云峰的这路,也在此刻到了。

    听闻柳菲菲有生命危险,韩云峰正在比赛途中不能抽身,便吩咐三师兄墨雀救援。

    墨雀火速救援。

    他赶到时正好听到柳菲菲抖露当年事情,听着她把韩云峰说的脏脏无比,一文不值,墨雀气的七窍生烟,都想不管这个贱女人死活了。但这个贱女人毕竟是小师弟的女人,怎么处理都得小师弟说了算,不能死在外人手里,更不能死在苏真手里!

    墨雀便忍着怒火,去跟刑罚堂执事交涉,要求中止比赛。

    刑罚堂向来公证,但这次不行了。

    墨雀跟红胭脂不同,他先后搬出了韩云峰,内门第五大党派剑党,九长老‘蛇杖老妪’,三长老‘葛洪天’等,去压刑罚堂执事。这几个人每一个都势大力沉,就算刑罚堂再秉公处事,也不敢一下得罪这么多势力。

    那个刑罚堂执事,权衡利弊,觉着得罪苏真比得罪那么多势力强,就撤掉了“天罗地网”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苏真刚好用巨鲨神功去杀柳菲菲,墨雀就施展剑术挡下了攻击,顺便要一鼓作气杀了苏真,可惜苏真狡猾如狐,竟然拿柳菲菲当盾牌,墨雀投鼠忌器,就出现在眼前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放开她!”墨雀煞气弥漫。

    苏真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向刑罚堂执事,见对方不敢看自己眼睛,身边还站着红胭脂,就明白了前因后果。心中冷哼一声“蛇鼠一窝”,把目光重新投向墨雀。铁钳般的右手,力道加大几分,掐的柳菲菲面色涨红,脖颈青筋暴露,双脚胡乱踢着,双手不断搬苏真手指,喉咙里发出痛苦的“呃呃”声音。

    苏真力气何等大?

    超过一万多斤的怪力,仅凭肉身都能抗衡脱胎一重!他一用力,掐的柳菲菲几乎死去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墨雀眼睛一瞪,催的绿色飞剑,剑芒大作:“马上放了她,否则要你死!”

    苏真不闻不动,手上力道再加大一分。

    柳菲菲挣扎变得虚弱了。

    “你!”墨雀双眼喷出怒火来。

    大半年前苏真刚入内门,那时还是个先天境的小杂鱼,而自己堂堂脱胎五重,亲自降临去威压他,却被他一番言语击退了。那时候苏真的表情就是这样,看自己像是在看跳梁小丑。明明自己更厉害,却被人家鄙视?墨雀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再看到这种表情,墨雀几乎暴走,催的剑芒大作,就要攻击。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这时候康鹏率领君子阁成员降临到了擂台上,挡在苏真身前,无视绿色飞剑,冷冷看着墨雀。

    “想碰苏真,先过君子阁这一关。”

    说完康鹏扭头看向刑罚堂执事,语气很不满意的问:“敢问执事,为何比赛没结束就撤掉了阵法?墨雀破坏规矩,干扰比赛又算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的话也说出了所有围观者的心声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向刑罚堂执事。

    被数千只眼睛盯着,中年刑罚堂执事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看向康鹏的眼神,充满了怨恨。语气不善的重重冷哼道:“我是裁判还是你是裁判?比赛有没有结束我说了算!相反,墨雀破坏规矩我没看到,你们君子阁全部降临生死擂台是想干什么?全部参加生死斗,还是想造反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