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五章 做证人可是会死的!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三百二十五章 做证人可是会死的!

    万象宗,取自包罗万象之意,同时宗门的镇宗神功叫《象甲神功》,也是应了这个象字。

    象,寓意吉祥。

    同时在远古神话中,象据说是镇守地狱的神兽,因为它们力大无穷,拥有长长的象鼻,尖锐的象牙,粗壮的四肢,能够很好的镇压恶鬼造反。

    《象甲神功》乃王级气功。

    施展之后,身上出现一层白象铠甲,就算灵器亦根本打不破,天空也会出现一个远古巨象虚影,从天而降,能够镇压万物。

    眼下,天空中就有一只远古巨象虚影快速凝聚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是万象宗主向正雄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宗主救我!”

    看到远古巨象虚影后,本来吓傻的广元,突然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眼里重新燃起希望之火,神情激动的跳动着,张牙舞爪的求救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样,苏真脸色一寒,眼神露出一抹狞色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的人,谁都救不了!”

    苏真猛扇雷霆之翼,不仅没有住手,反而速度更快,瞬移一般出现在广元身前,包裹着金色拳罡的拳头,拳出入龙,一下轰中了广元脑袋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好大一颗脑袋炸开,红白之物溅了一地。

    一拳。

    万象宗真传弟子,灵泉六重,广元,死!

    无视宗主的警告打死了广元?

    围观的真传长老,弟子,还有婢女们这会已经不是佩服苏真的战斗力,而是佩服他的勇气了,这真的是胆大包天!

    但同时,也有人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柳琮跟安尊,心脏瞬间沉入底谷不用多说,而长孙无忌,魏公输,玄彩娥,水烟一四人,同样冒出了糟糕的念头,为苏真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其中长孙无忌更是劲灌全身,一股似有似无的剑意,吞吐不定,随时都准备援手。

    “放肆!!”

    一声巨雷爆喝在真龙圣地上空豁然炸响。

    向正雄彻底暴怒。

    他难以相信,一个区区万象宗弟子,视他这个宗主的话为耳旁风不说,还敢无视自己警告,当着自己的面,打死另一个真传弟子,甚至远处还躺着一位长老的无头尸体。

    无论哪一个,都让他彻底暴怒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纳命来!”

    向正雄统领万象宗百年,从未受到过如此挑衅,被一个区区小弟子,无视面子,蹬鼻子上脸,要是不拿出点教训,日后如何服众?他瞬间就下定决心,判苏真死刑!

    苏真不死,宗主威严尽失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空中巨象虚影成形,狠狠的镇压下来,所经之处,不仅仅是空气被撕裂,连空间壁障都被撕出无数黑色口子,每一道口子里,都散发着毁灭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神象镇狱!

    远古神象就是这样从天堂落下,靠着自身重量,坠落到地狱中,一下镇杀海洋般多的恶鬼。

    躲!

    打死广元后,苏真没有任何迟疑,把雷霆之翼最后一点时间压榨出来,化作一团雷光朝着远处遁去。

    他刚刚离开——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远古神象虚影就落到了地上,广元身死的地方是一块丘陵,而在远古神象镇压下,丘陵瞬间崩塌,地面剧烈塌陷,直接化成了一个山谷!

    其中四个粗壮深洞,更是像沟通了地狱冥府。

    呼啦!

    猛烈的冲击波,从远古神象虚影与地面碰撞的地方,爆发出来,波纹般扩散到各个地方,所经之处,山石崩裂,树木摧倒,百花折断,满目疮痍。

    苏真距离冲击波最近,他感觉像是被一头巨象,硬生生顶了一下一样。

    撕裂身体的剧痛,从后背传来。

    好在他修成了百劫混元身,身体坚硬如防御灵器,冲击波虽然强,但没能给他造成实质性伤害,反而让苏真接着冲击力,迅速躲出去了数百米。

    站稳后。

    苏真冷漠的看了眼远古巨象虚影,然后取出把补气血的丹药就吞下去,然后远转起不死血脉,加速恢复,不停施展雷霆之翼,消耗了他太多气血,想要跟向正雄斗,必须拿出最佳状态。

    他这边正在恢复。

    头上天地灵气开始剧烈颤动,朝着一个方向汇集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凝聚出一颗巨大的真气头颅。

    而头颅模样,正是向正雄!

    真气头颅是向正雄投射过来的,脸上表情跟他现在的状态,一模一样,一脸的暴怒,怒目圆睁,咆哮如雷:“大胆苏真,你竟然敢在本宗的眼皮子底下残杀同门,果然已入魔道,理应当诛!”

    真气头颅足有五十丈大,大嘴张闭间,气吞山河,威势惊人。

    “宗主说笑了,弟子奉公守法,谨遵宗规,何来入魔之说?难不成是说广元?我打死他是因为真龙战,按照开派祖师爷定下的规矩,双方约定了真龙战,只要有一方不放弃,另一方必须登场,而且分生死,任何人,包括宗主在内都不可干涉。如果你说的残杀同门,指的是这件事的话,我劝宗主还是回去好好查查典籍,免得悖逆了祖宗。”

    苏真声音朗朗,态度坦然,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而听闻他这段话。

    所有围观者,连大长老长孙无忌都包括在内,统统惊掉了下巴。

    竟然敢这么跟宗主说话?

    说宗主悖逆了祖宗?

    这是当着面打宗主的脸啊!

    本来苏真无视警告,打死落紫霄跟广元,已经犯下大错,此时不仅不主动承认,还打起宗主的脸,大家都不该说苏真是大胆,还是疯狂,还是蠢极了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

    巨型真气头颅连道三声好,怒极反笑,看了眼广元的无头躯体,又看了眼落紫霄的无头躯体,阴声道:“你竟然拿着宗规教育起我来?真是有意思!既然你这么精通宗门规矩,那我问问你,你杀广元是真龙战,那落紫霄的怎么回事,你还敢不承认你残杀同门的事实!”

    “我没做错当然不承认,至于落紫霄……”

    苏真也看了眼那具无头躯体,淡然一笑:“开派老祖说过,任何人不得干涉真龙战,落紫霄以为自己比开派老祖还厉害,想要改祖宗规矩,硬保广元,弟子深明大义,为了保护开派老祖的尊严,为了保护万象宗的荣誉,为了保护宗主您的威信,只好勉为其难的把他一块杀了。事情,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哗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围观的长老,弟子,婢女们都全场哗然,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他们想象不到苏真这么胆大包天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苏真,说实在的本宗见你第一眼,还觉着你有点培养价值,但怀疑你心底不纯。果然不出本宗所料,你就是个养不熟的狼崽子,时时刻刻都会反咬万象宗一口。幸亏本宗当初没传你衣钵,否则万象宗还得被你弄得何等乌烟瘴气。连打死了人,你都敢信口雌黄的狡辩,你难道以为在场的人都是瞎子?随便拽出一个,就是证人,铁证如山!”

    巨大的真气头颅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苏真微微一笑,旋即把头转向了长老,弟子,婢女们,尤其是在楚非欢的脸上停留最久,然后声音冰冷如寒铁,威胁意味十分明显,道:“你们谁想做证人?做证人……可是会死的!”

    最后五个字,声音极大,陡然炸响在真龙圣地上空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