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零五章 意外降寒螭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四百零五章 意外降寒螭

    大道传诵,圣贤讲课。

    一片片盖世华章传入二者脑海,苏真跟寒螭同时一怔,不由的停止了各自动作。

    这次讲的文章是:动物。

    上古时期人族划分天下动物时,分为五虫,为蠃鳞毛羽昆。

    蠃,为无毛无鳞无羽无甲之虫,譬如蛙类,蚯蚓等。鳞,为长着鳞片的水族,譬如蛇,鱼等。毛,为背负毛发的走兽,譬如老虎,野狼等。羽,为长着羽毛的飞禽,譬如老鹰,大雁等。昆,为仗着甲壳的虫类,譬如螃蟹,灵龟等。

    根据《大戴礼记》记载。

    鳞之虫三百六,神龙为长。毛之虫三百六,麒麟为长。羽之虫三百六,凤凰为长。甲之虫三百六,玄龟为长。蠃之虫三败柳,圣人为长。

    人亦属蠃虫。

    那名儒衫中年讲述着五虫,又讲五虫关系纲常,向苏真跟寒螭灌输着道理。

    苏真听课已久,能保持常态。

    而寒螭性情狂暴,哪有那么容易安静,顿时开始作乱,张口朝着七大圣贤喷出一股寒流。

    咔嚓嚓。

    寒流袭卷,把七张石椅冻成了冰坨。

    但七大圣贤只是留存天地间的一点意志,没有形态,受不到任何攻击,依旧往端坐在变成冰坨的石椅上,朝寒螭脑海灌入纲常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

    寒螭讨厌这种东西侵入它大脑,咆哮着,腾云驾雾着,张牙舞爪的扑向石椅,要把它们都拆掉。

    眼看要抓中石椅——

    那个佝偻老妪的虚影,扬手打出了一道金光,没入寒螭躯体内,苏真恍惚间好想听到了“放肆”二字。

    金光一入体。

    寒螭动作登时迟缓起来,跟套上了无形枷锁似得,动作施展不开,就连身下的白云都散掉,嘭的声,二十五丈长的湛蓝躯体摔到地上,砸碎了好几张石头长案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那名儒衫中年站出来冲着寒螭说了些什么,随后也打出一道金光没入寒螭体内,后者就用前爪抱着脑袋,痛苦的在地上扭动龙躯,庞大的躯体撞碎了一张张石桌。

    “学海无涯,达者为先。”

    一道正气惶惶的声音,响彻在大儒峰顶,苏真闻声看去,发现正中央的那个白发老者正看着寒螭:“你久居冰魄寒池,受煞气入脑,神智错乱,凶性大发,今天我等为你传道,并给你找个主人,结主契约。你主人听课已久,意志坚定,借助契约可帮你压制凶性。借助他人学识,帮你压制凶性。”

    言罢。

    扬手打出了两道金光。

    一道没入寒螭体内,另一道没入了苏真体内,两道金光之间连接着一条金线,随着双双没入二者体内,金线闪烁一下后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而苏真却感觉,心中跟某件东西,有了牵连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搞明白,七大圣贤就停止授业,渐渐消散在了天地间,那条寒螭亦是在七大圣贤消失的同时,脑袋不再疼痛,一下变得生龙活虎,重新腾云驾雾的遁到了高空。

    先是朝着四下看了看,确定七大圣贤都消失后,发出了愤怒的嗷呜声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张嘴朝苏真喷出了一道寒流。

    面对能冰封天地的寒流,苏真脸上没有任何惧意,只是在疑惑某件东西,直至寒流要碰到他时,才在心中下达了“住手”的命令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

    寒螭的脖颈,四爪同时露出金色枷锁,枷锁被一根金线牵连着,另一头连接到苏真体内,随着苏真心念一动,金线猛地一拽,那五个金色枷锁顿时剧烈收缩,狠狠地禁锢住了寒螭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

    寒螭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,体内妖元霎时被封禁,身下的白云,空中的寒流瞬间消散,然后它重重的摔倒地上,再次砸碎了一大片石头长案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苏真大喜:“竟然是真的,这条寒螭被七大圣贤强行与我签订了主仆契约,成为了我的灵宠?”

    那道金光入体,就给他带来了很多信息。

    主要说的就是借助他的意志,帮寒螭压制凶性,与它签订了主仆契约。

    苏真本来不相信,现在却信了。

    这条纵横悬空水镜,凝煞境里近乎无敌的寒冰螭龙,居然机缘巧合下,变成了他的灵宠?

    简直是神迹!

    嗷呜,嗷呜……

    寒螭显然不相信这点,挣扎着爬起来要攻击苏真,但随着苏真念头一动,那个金色枷锁收缩,勒的它脖颈,四肢都变细了,动作不协调,噗通声,再次摔倒了地上,疯狂挣扎不停。

    巨大的龙躯,扫飞大量石头长案。

    苏真眉头皱了皱,暗忖:“这家伙灵智被冰魄寒池破坏,陷入癫狂,就算有主仆契约我可以限制它伤我,但想要驾驭它也根本没可能,一条疯掉的螭龙,对我来说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白发老者说的,借助他意志,帮寒螭压制凶性。

    便暗想到:“如何才能帮它压制?”

    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,他就感觉自己意志力一下剥落了一大块,从脑海,掉到心上,然后顺着金线传到了寒螭身上,没入了后者脑海。

    随着‘意志力’入体。

    寒螭挣扎渐渐放缓下来,大约半柱香后,就像是从梦游中一下睡醒,漂亮的大眼睛恢复了清澈。

    它静静的趴着看向苏真。

    眼睛像是在说话。

    苏真领悟了它意思,慢慢的松开了金色枷锁,寒螭获得自由后,重新腾云驾雾飞到空中,但这次它没有攻击,而是悬浮着不断的看向苏真,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恢复清醒了吧。”

    苏真保持着警惕,一旦寒螭再暴动,立刻将其镇压。

    寒螭并没再陷入疯狂。

    它神色复杂的盯着苏真看了半天后,像是很无可奈何的朝地面落下来,下落的同时,躯体不断缩小,然后身下白云变成了一团蓝烟,笼罩的它严严实实,等到即将落地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只雪白如玉的小脚,从蓝烟伸出来,踩到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紧跟着。

    另一只如玉的赤脚也踩到地面上,身影渐渐站稳,蓝烟逐渐收缩,化作了一件蓝色宫装,套在了身影上,而此时身影的主人也彻底显露出来,赫然是一位满头湛蓝齐腰长发的绝色少女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