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五十四章 对师傅的承诺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四百五十四章 对师傅的承诺

    笑声跟夜枭一样,渗人头皮,哪怕是青天白日,苏真与安尊照样感觉一阵刺骨的寒冷。

    什么东西?

    二人脸色同时一变,一边暴退,一边朝着黑洞看去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注视下——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团浓郁黑烟冒了出来,滚滚翻涌,如漆如墨,朝着北方就遁走了,隐约间,苏真好像看到黑雾里有一张扭曲狰狞的面孔,不是实体,而是阴魂般的存在,仅仅是看了一眼,就觉着灵魂都要被冰封。

    他骇然一惊。

    心中暗道:“这到底是什么存在,以我的武道意志强度,居然都感觉如坠冰窟?”

    扭头看向安尊,他好像未曾察觉。

    安尊看着黑烟遁走,心有余悸道:“那到底是什么东西,竟然被镇压在山下面,他一出世会不会造成严重灾难?”

    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苏真亦在考虑着这个问题,不过相比起安尊一无所知,他倒是从黑烟阴笑的那句话里,听出了一些信息,不过正是因为这个信息太过恐怖,他反而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但如果是真的,他就作了大孽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真的,那种级别的存在,整个青州都不多,怎么会在蛮力宗封印这一尊?何况,看他模样连肉身都丢了,就算是真的,实力也大减,不会造成太大影响的,大不了通知学院一声,让他们派高手镇压。”大脑转动间,苏真思考到了可能性与应对之法。

    当下。

    不再那么在乎,毕竟就算真的是,也绝非现在的他能抗衡,眼下黑烟主动遁走,苏真也不深究,冲安尊说道:“不管是什么东西,看样子暂时没事,如果有麻烦我会通知学院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只要浩然书院出手,就算黑烟再诡异,也翻不起波浪。”

    安尊很相信学院实力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苏真从废墟里找出石碑,收进了储物戒指,然后分别降临阴煞教,百毒门,竹山教,有蛮力宗的前车之鉴,苏真不敢多惹是生非,仅仅是打出上百次屠戮式,把三大势力传承灭了后,就返回了万象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万象宗,真龙圣地,通天大殿中。

    万剑一,华剑道,花寒,鹤万年,容芷,剑五,魏公输,玄彩娥,水烟一,唐毅,楼拜月,李霸天,徐鹭鸢,项梵天,明无极,温子然,沙天香等等都在,甚至天剑派跟天音教,又有一批人过来,其中包括跟苏真相熟的沈枫,幽蓝,还有天音教的李若桃,凰彩霞。

    相当于三大势力,七成核心都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苏真与安尊一降临,众人就迎了出来,万剑一道:“荡平他们传承用了两天时间,我还以为出了意外,但转念一想,整个青州南域,除了浩然书院外,已没人有资格威胁到你,就知道是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就像是当初的苏真一样。

    认为整个青州南域,浩然书院凌驾于所有之上,是唯一的王者,但只有到了万圣平原才知道,圣祖城里能毁掉十大势力的数之不尽,凝煞强者并不稀罕。

    更别谈,名义上比浩然书院还厉害的‘镇南侯府’。

    苏真也不解释这些,只是道:“蛮力宗,阴煞教,百毒门,竹山教传承自此中断,你们商量一下,把它们地盘接管掉,防止余孽死灰复燃。同时给我准备一个静修之地,我要在万象宗呆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留下?”

    所有人顿时一喜,就连接管地盘问题,都给抛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要处理,需要呆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苏真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这就去安排!”万剑一连忙说道:“你的竹海峰,我一直吩咐婢女时常打扫,你可以直接回去住,或者是留在通天峰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就去竹海……云霞峰可有人住?”

    苏真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自从柳琮离去后,云霞峰也一直空着,你要住到那里?”

    “嗯,陪陪师傅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话题,本来热烈的气氛,变得压抑起来,看出苏真兴致不高,大家不再多说,反正苏真要住一段时日,来日方长,过几天再讨论些问题不迟。

    就这样。

    大家各自散去,苏真独自一人去了云霞峰,安尊没有陪着。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场景,物品,师傅音容宛在,柳琮慈善的模样,又浮现在了苏真眼前,后者眼圈忍不住发红起来。

    找了一个铜香炉,点上三柱清香,拜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前方放着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这枚玉简便是当初柳琮赐给他的第一门气功,也是他掌握的第一门上乘气功,对他帮助极大的《伏龙神拳》。

    重重的磕了三个头,悲呼一声:“师傅!”

    苏真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,徒儿学成归来,师傅却撒手人寰,再也看不到徒儿风光的模样,再也无法让徒儿尽孝。

    苏真长跪不起。

    这一夜。

    他守护在香炉旁,清香燃完,立刻重新点上,他一直喃喃自语,讲着在浩然书院的所见所闻,经历过的各种危机,与得到的奇遇,而且还诉说着武道,他现在的武学经验,已经超过了柳琮,他在向师傅讲着经验。

    徒儿成长起来了。

    应该给师傅回报。

    苏真恍惚间,仿佛看到师傅重新活了过来,就坐在他面前,一脸慈祥笑容的看着他,听着他讲故事,脸上露出的骄傲的笑容,为自己培养出了这样的徒弟而骄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过去了。

    清晨,苏真冲着铜炉再磕三个响头,然后起身来到了外面,迎着晨曦,脸上说不出的平静。

    仿佛心灵得到了一场无形洗礼。

    看着晴空,最后喃喃自语一声:“师傅,您放心吧,徒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,我会活出个样来,我会踏上武道的巅峰,我会坐上那至高无上的王座!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,您是我第一位师傅,也将永远是我的师傅,我不会让您失望的。而且师兄也不用您担心,我会照顾好他,我发誓,不惜一切代价,我一定让师兄最差也得凝结金丹!”

    这是誓言,是承诺,是对一位慈祥老人的许诺。

    他,一定会做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落霞山脉深处,曾经召开武道大会的地方,一团滚滚黑烟遁过,它好像突然感应到了什么,望着化为废墟的山谷中心,一下停住了身形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