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二章 大小姐的委屈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四百八十二章 大小姐的委屈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这是澹台璇玑醒来的第一句话,而事实上,她的确是这么干的,她连衣服都不穿,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口法器飞剑,一剑刺向苏真。

    但跟对待蓝螭不同的是——

    蓝螭是苏真理亏。

    而跟澹台璇玑,苏真是倒霉者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自然不会任她打,苏真随手拍飞她的飞剑,冷哼道:“别大呼小叫的了,杀我之前想一想,这件事情到底怪谁。”

    叮。

    法器飞剑刺进洞壁三寸,剑柄嗡嗡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你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气的俏脸赤红,语无伦次,最后用手在肚脐处乱戳起来,随着她动作,纤细的腰肢小腹上,逐渐出现了一副金色图案,她戳点的越多,颜色越来越深。

    紧跟着。

    还有一团恐怖的能力从上面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解开封印?”

    苏真想起了魏少松的提醒,此女丹田封印着一滴上古异兽的精血,一旦解开战斗力起码凝煞级别,万一达到凝煞后期,苏真现在没了蓝螭做底牌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他连忙制止。

    飞身扑过去,半空中先打出一团真气减缓澹台璇玑动作,然后一把捉住了两条玉臂,其动作顿时停止。

    金色图案的颜色开始变淡。

    见此,苏真松了一口气,心底忍不住笑了一声:“澹台家族给她提供了各种好处,丹田里还有上古异兽的精血,可却忘了此女战斗经验是零,这么漫长的解封步骤,就算碰到脱胎境也晚了三春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拼命挣扎,奈何苏真正常状态都有一龙半之力,远非她能抗衡的。

    如蜻蜓撼铁柱。

    苏真禁锢的很轻松,但一个未着寸缕的小美女在怀中不断扭动娇躯,带来的异样感,反而让他吃不消,忙用左手捉住两个皓腕,右手从储物戒指里取了件袍子给她裹住,然后冷哼:“闹够了么?够了的话,坐下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澹太玄机像头发怒的小母豹,嗷呜一口咬住了苏真肩膀,可……苏真主修肉身,论坚硬程度灵器都比不过,岂是她能咬动的?

    咔吧一声。

    牙齿差点蹦下来,疼得澹太玄机眼里泪水滚滚,再加上刚才发生的事情,满心委屈,竟然泪如泉涌,呜呜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真也无奈。

    看着呜呜哭泣的澹台璇玑,他骂也不是,安慰也不是,冷着的脸也无法再保持,眉头皱成川字,一脸忧伤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?

    说到底,他也是受害者啊!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难道让澹台璇玑对他负责?

    这就是性别上的悲伤吧,哪怕错不在自己身上,也无妨质问别人,只能把语气软化几分,劝道:“这种事情咱们都不想发生,可木已成舟,与其争吵,不如冷静下来谈谈,你先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越听越委屈,哭成了泪人,那还有半点澹台家族大小姐高傲的模样?

    “我放开你,你冷静一下。”

    苏真松开手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精神彻底崩溃,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,跟中了石化魔法般,只知道呜咽的哭,眼泪哗啦啦流淌。

    披在身上的袍子,因没人拽着,从她羊脂般光滑的皮肤上,滑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绝美酮体暴露在空气里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不为所动,继续呜呜呜的哭泣着,心中的委屈已经剥夺了她的思维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苏真叹口气重新给她披上,陪着她坐到了地上,一边听着澹台璇玑呜咽,一边皱着眉头,拿右手食指叩击地面,思考这事情该如何解决。

    怎么解决?

    能怎么解决!

    这比发现一条一品地煞阴脉,还超出苏真预料范围,他一点准备都没有!

    提上裤子不认人?

    说实话,苏真是有这种想法,他跟澹台璇玑压根不熟,相互还有敌意,最重要的是,这事情罪魁祸首不是他!但……看澹台璇玑哭的伤心模样,他真的很难做出这种事情,违背良心。

    再者。

    就算澹台璇玑能这么解决掉,蓝螭呢?

    也提裤子不认人?

    这事情苏真可真做不出来,他跟蓝螭的关系,与澹台璇玑完全是两码事,更重要的是,与蓝螭发生关系,错误完全在他。

    绝不能这么解决。

    头疼啊。

    苏真宁愿被一个凝煞修士追杀,也不愿面对这种事情,实在超出了他控制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女人真是水做的,澹台璇玑哭了这么久,眼泪还断线珠子般的涌出来。

    苏真道:“行了,别哭了,说说你想怎么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不听。

    苏真皱眉:“你就算哭到明天,事情也已经发生,不如想想怎么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委屈欲绝。

    苏真无奈了,尽量温柔的劝道:“你哭的眼睛都红了,不漂亮了,咱能不能先镇定点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真杀人擅长,劝人能力是零,他嘴笨,索性一句话不说等澹台璇玑哭个够。此女持续能力远超他预料,足足哭了两个时辰,声音才渐渐小了下来,变成了断断续续的抽噎声。

    这是哭累了。

    苏真从储物戒指里取了一枚回气丹药,一瓶水,递给她:“休息下?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看了一眼递东西的苏真。

    下一刻——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又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真头要炸了。

    又等了近一个时辰,澹台璇玑才逐渐停止了抽噎,这一次苏真学乖了,一句话也不说,静等她彻底平复,足足等了又一个时辰,澹台璇玑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。

    苏真尽量轻声的问:“你认为应该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红着眼睛看他。

    这是等苏真说话。

    然后苏真又很作死的,把自认为最好的两个解决办法说了出来:“第一,咱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我绝不跟任何人说。第二,结为道侣。”

    “你,去,死!”澹台璇玑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这条件我做不到。”苏真一本正经的摇摇头:“你觉着提议如何?我个人认为第一个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瞪着哭红的眼睛死死盯着苏真!

    她恨。

    她怒。

    她委屈。

    身为澹台家族的大小姐,整个南海州的掌上明珠,澹台璇玑常人难以企及的生活,但在优渥的生活条件下,她也有着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跟绝大多数的少女一样,澹台璇玑也怀着一个美好的爱情梦想。

    她希望有朝一日,与她的真命天子相遇,谱写一段刻骨铭心的梦幻般爱情故事。

    为此。

    她离家出走,来到洞庭岛,就是因为讨厌家族跟镇北侯的联姻策略,哪怕小侯爷方煜再优秀,再喜欢她,她都不希望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,她要自己去寻找爱情。

    结果——

    爱情没找到,却跟一个讨厌的家伙,在海底发生了这种荒唐事情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委屈的要死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