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品地煞!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品地煞!

    幽色小锥叫‘蚀骨夺魂锥’,乃是邪道法宝,品级法器级,但它属于一次性消耗品,所以爆发威力达到了道器级!

    聂衡阳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,岂肯轻言放弃?

    哪怕对手是苏真,他依然要拼!

    “我战斗力不如你,唯一的优势就是‘伪装’,伪装成已经认命的修士向你请教,趁你麻痹大意时,悍然出击,一击必杀!”

    聂衡阳凶芒毕露。

    面对幽锥袭来,苏真脸色一沉,打出了拳之领域,万兽野原笼罩擂台,万头猛兽悍不畏死的撞向幽锥强行改变了其进攻路线。

    而后苏真大跨一步,一拳轰向了聂衡阳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聂衡阳大骇。

    “苏真同学快住手,聂衡阳是我天武学院的学生,你打死了他,就是跟天武学院为敌,别做傻事!”

    外界。

    那群被淘汰的灵泉修士,还有凝煞修士都悬浮在龙虎神山四周,注视着擂台上的战斗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天武学院的学生立刻大喊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总有人威胁我?你们算什么东西,想杀我拿出实力来,没有就闭嘴,人,我杀定了!”

    一拳落下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好大颗脑袋炸的四崩五裂,红白之物洒落一地,比赛以来第一个死的,出现在苏真手下。

    全场寂静!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天武学院的学生才尖声惊叫道:“苏真,你胆大包天,明明聂衡阳已经输了你还敢下死手,你这是把浩然书院跟天武学院拉向对战!”

    他们倒不想一想聂衡阳偷袭在先。

    苏真懒得跟他们辩解,直接冷漠威胁道:“人,我已经杀了,你们想报仇我等着,不想就闭嘴,再敢叽叽歪歪,等我凝煞后把你们统统杀干净,这样天武学院就不知道是我做的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。

    像一只无形大手,掐住了天武学院学生的脖子,每个人都憋得脸色通红,不敢再张嘴。

    “呵,聒噪的小丑。”

    苏真冷笑一声,不再关注,而是把目光投向了澹台璇玑的擂台,这已是第七轮,前十角逐赛,只要赢了对手,便可获得凝煞资格。

    三号擂台上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跟一个叫做梁玉,使用双刀的青年激战正酣。

    后者拥有天榜第一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属于一匹黑马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哪怕祭出了道器级的手镯,依旧被梁玉压制着,可就跟大家联手强杀方煜一样,就算压制了方煜,对方也跟乌龟壳一样,牢不可破。

    梁玉同样。

    其刀法凌厉,快若流光,把彩凤斩碎了一次又一次,交手半柱香,已经在澹台璇玑劈下了一百刀,唯独可惜的是,始终破不开澹台璇玑的防御。

    嘣嘣嘣嘣嘣嘣……

    梁玉主修的是王级气功《螳螂巽风刀》,两口碧色长刀,亦是法器级别,轮番斩杀下,就算凝煞五重修士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但澹台璇玑的护身防御能抗天罡境。

    梁玉苦攻无果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梁玉突然收起双刀,爆退到了擂台边缘,叹着气道:“我认输。”

    不是实力不行,输在了装备上。

    梁玉很无奈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顺利晋级。

    如果说她主要靠外物,澹台星璇则主要靠实力,皇级气功《摘星手》所向无敌,硬碰硬的把长风学院天榜第一炼日虚击败。

    晋级成功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七号擂台上,相思洗红豆跟紫云学院的天榜第一战斗也接近了尾声,七级血脉在同境界里,比皇级气功还好用,一百根青藤围攻之下,对方被轰飞擂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战斗依次结束,前十名出现。

    分别是:

    苏真,澹台星璇,澹台璇玑,相思洗红豆,‘剑少’宁一尘,如意小和尚,‘玲珑仙子’水玲珑,‘问心书院’徐诗霏,青州北域叶家弟子‘叶星河’,来自嵊州的一匹黑马‘武馗’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前十!

    十人都拥有了凝煞资格,剩下的则是角逐进入顺序。

    “武道龙河是一样的,谁先谁后无所谓,我主动放弃。”武馗长相凶悍,脸上还有一道丑陋的刀疤,可他却最看得开,还一副笑呵呵的模样,显得对于自己能凝煞很满意,他抬手朝悬空的卷轴里,打出了一道真气,占据了第十位。

    “我做第九。”

    叶星河也冲着卷轴留下了一道真气。

    “我第八个吧。”

    问心书院的天榜第一徐诗霏留印真气。

    “我第七。”

    水玲珑留印。

    “我第六。”

    相思洗红豆本来自信十足,认为灵泉境无敌手,但剩下的这十个,除了徐诗霏等两三个外,其他的她都没把握战胜,她亦是留下印记。

    “我第……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感觉像是做游戏,小脸满是兴奋的就要朝卷轴打出真气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苏真则一下打断了她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被打断有些恼怒,哼哼道:“做什么啊,十个名额已经出来,谁先谁后还不是一样的么,干嘛还要再等?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苏真摇摇头,目光锁定如意小和尚跟宁一尘,嘴角翘了起来:“在下没猜错的话,二位也感觉出异常了吧?”

    异常?

    什么异常?

    众人不解。

    如意小和尚双手合十,朗诵声佛号道:“阿弥陀佛,苏施主真是慧眼,小僧因太师伯凝练过武道龙河,对其了解很深,所以能察觉出细微的不同,倒是苏施主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转头看向宁一尘。

    微微笑道:“还有宁施主,同样出乎小僧意料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荒废的五品地煞。”

    苏真道。

    “各有各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宁一尘声音很冷,气质卓然,整个人就是未出鞘的神剑,一旦出鞘,必定剑寒九州,他亦在场公认跟苏真,如意小和尚一个级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也对,是小僧执着了。”

    如意小和尚点点头。

    其他人听的莫名其妙,澹台星璇疑惑的问:“到底有什么异样?”

    苏真道:“武道龙河确实进化了,不过由于只进化了很少的一点,只够一个人用的,以至于大家都没察觉到,我跟小和尚,宁一尘都有感应,如果没猜错的话,它的品级应该是——

    一品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宛如一道惊世雷霆砸落人群,龙虎山上的十人,还有外面围观的数千之众,集体失声,瞠目结舌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一品?

    他刚刚说的是——

    传说中,品级最高,罕见至极的一品地煞阴脉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