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六章 原来,是你。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六百二十六章 原来,是你。

    尸破天,天叟,地叟的心沉入谷底,周天舟的话摆明是要抢战利品,令他们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

    就战吧!

    尸破天大跨一步,挡在周天舟面前,道:“四百年前,你纵横青州西域被誉为斩情剑尊,糅合数门王级气功创出来的《斩情剑诀》,更拥有剑刃,剑气,剑魂三大方面杀伤力……不过本王乃僵尸得道,灵魂早死一千年了,剑魂对我无效,剑气更破不开我防御,唯独这口‘斩情剑’乃下品道器,可对我肉身造成破坏……我本不欲跟你交手,奈何你欺人太甚,说不得本王要讨教一二了!”

    说罢。

    一股阴森邪恶的力量,从他身上悍然爆发,贯入长空形成了一团恶鬼脸形的黑云!

    呜呜呜。

    恶鬼低吼声从黑云里传出来。

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尸破天冲天地双叟吩咐道:“我缠住他,你俩把龙珠取走!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尸兄小心。”天地双叟立刻行动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周天舟冷喝一声,右手驭使斩情剑攻击尸破天,左手催发两道剑气攻击天地双叟,一人战三人。

    大战拉开序幕!

    “尸王拳!”

    “陨仙战鼓!”

    “地狱魔钟!”

    “三只蝼蚁也敢猖狂,统统给我滚!”双方悍然交手,拳罡纵横,战鼓擂动,魔钟乱响,飞剑破空,剑气激射,打的不可开交,每一次碰撞都有大量气浪炸开,美轮美奂的百蝶谷,瞬间变成一片废墟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空气震荡,虚空炸响,气功横空,剑气轰鸣。

    周天舟以一敌三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甚至于——

    天叟有意挡住两道剑气,给地叟行动时间,可剑气滑如泥鳅,他竟然拦不住。

    转眼。

    交手数十招,周天舟力压三人,青面獠牙的尸破天气的暴吼连连。

    这时候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道身影落入谷中,浑厚气息漠然扩散出来,交手双方脸色都一沉,扭头看去,见是一名眉毛雪白,宛如得道仙人的老者出现。

    凝煞十重后期大修——

    上官云!

    他朝谷中扫了一眼,顿时看到了倒在血色溪流里,奄奄一息的螭龙,眉头微微一挑,便明白了前因后果,当即后退几步,一言不发,作壁上观。

    几息后。

    上官云像是感应到了什么,扭头朝西边看去,一只水猿脚踩河水凝成的螭龙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凝煞十重后期大妖水猿王落到山谷,脚下水龙‘哗啦’声碎掉,它先看了眼激战双方,又朝螭龙扫了眼,旋即选择跟上官云同样态度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嗖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渐渐的,越来越多修士降临,有‘魔火神拳’烈山,‘鬼幡道人’于坤,还有各大势力组成的多人大队,都来到了百蝶谷中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交战双方也明白再打下去无意义,纷纷住手,落到了螭龙附近,跟上官云,水猿王等后来者,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上官云与水猿王对视一眼,同时谷中心迈步而去,烈山,于坤,还有众多势力之主跟上。

    追杀小队在百蝶谷齐聚!

    总数——

    二十五人!

    上官云呵呵一笑:“多余的话不说了,谈谈怎么做吧,我的建议是大伙平分。”

    很明显。

    每个小队都想吃独食,结果造成了蓝螭重伤垂死,大家不急着杀她,反而相互动手铲除异己,这种情况很搞笑,但却很常见,因为每个人都有私心,他们大多邪派出身,私心更重一点罢了。

    水猿王道:“我同意。”

    烈山应声附和。

    于坤阴笑道:“说起来追杀这条螭龙,大家都劳苦功高,单凭一个人的力量,她借助龙珠早逃脱升天。既然如此,吃独食本就不该,我也建议大家平分。”

    势力之主们纷纷应和。

    周天舟凌空站着,斩情剑在他身前上下翻飞,吞吐着剑芒,他面无表情,看不出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尸破天三人则气炸!

    “该死的,我们先抓住的螭龙,凭什么跟你们平分?”可是这种话只能在肚子里说,一旦开口,必然成为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压下怒火。

    尸破天问:“周族长,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平分。”

    周天舟有魄力一战三,但还没疯狂到一战一群,事已至此,只能各退一步。

    简单商量后。

    追杀小队达成协议,共同上报玉虚子大人,平分奖励!但为防止有人出鬼,周天舟,尸破天,上官云,水猿王,天地双叟,于坤,烈山都不可拿龙珠,从势力之主里挑选了修为最差的‘风魔观’观主去取龙珠。

    风魔观主一脸嘿笑的落下去。

    追杀小队里他最弱,才初入凝煞一重,从任何一个角度看,龙珠都跟他无缘,但倘若有他斩了螭龙,贡献上龙珠,玉虚子大人说不定会额外重奖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喜从天降。

    鹬蚌相争,他这只小虾米得利!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风魔观主长得丑陋,笑起来露出一嘴大黄牙,嘴里喷着臭气,落到蓝螭面前,反手一抓,一口法器弯刀出现在手中,狞笑道:“小贱人,你真是胆大包天,连玉虚子大人的东西都敢偷,你没想到最终是爷爷杀你吧?能死在爷爷手中,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!”

    说着。

    弯刀举了起来,一团黑青混合的刀芒,越来越亮。

    要结束了么?

    蓝螭望着刀芒,心中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绝望?

    不甘?

    平淡?

    解脱?

    还是伤怀,依恋?

    她不知道是什么,是悬空水镜里看着外院学生凝煞,是初临无尽大陆的风景,是南海州的激战,是潜龙秘境的风光,还是这段时间她游历青州的见闻?

    每一个地方的风景,都像是记忆水晶球一样,在她脑海里快速闪过。

    但这些都不是。

    那些风景突然变成了浓郁的白雾,蓝螭什么都‘看’不清了,但她心底却突然明悟,她想得到的‘东西’,就在白雾深处。

    散开。

    散开。

    快散开。

    蓝螭奋力的挥手播散白雾,想知道藏在白雾深处的到底是什么,可白雾太多,让她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而这时——

    “嘿嘿,小贱人,爷爷的刀很快,你去死吧!”风魔观主阴笑一声,一刀斩下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刀风刺骨。

    蓝螭即将殒命,但也是在这时,借助这股刀风,吹散了她脑海中的白雾,露出了藏在最深处的‘东西’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青年。

    一个她恨得刻骨铭心,时时刻刻都想杀掉的人,但心底却有种莫名情愫,令她无法下手。

    到这一刻。

    看着那青年的身影,蓝螭才明白,恨之深情之切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,是你。”

    蓝螭眼中露出了淡然之色,神色变得很平淡,就像是一汪平静的海水,那样清澈,那样美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刀,斩落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