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二章 两个女人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六百三十二章 两个女人

    在龙珠与千鹤灵金丹的帮助下,蓝螭伤势缓缓恢复着,精神在澹台璇玑点燃的‘蕴神香’的滋补下,亦是充盈起来。

    看起来有清醒的迹象。

    苏真打扫完战场,做到兽皮旁边陪着她,看着这张沉睡中的精致容颜,心中不知道是怎样滋味。对于蓝螭的感情,跟澹台璇玑不一样,相比之下,他无疑跟蓝螭更加熟悉,在某种程度上,当初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虽然蓝螭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再后来。

    海底事件发生,那时苏真认为澹台大小姐自讨苦吃,对她愧疚之心很小,但始终觉着对不起蓝螭,尤其蓝螭性格刚烈,发生了这种事情,比杀了她还难受。

    苏真想尽办法弥补。

    但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再到后来海族大战,机缘巧合下与澹台璇玑的关系发生了变化,最终走到一起,而跟蓝螭关系一直冷如寒冰,直至四个多月前解除契约,二者分离。

    分开的那天苏真就说过——

    “一定会跟蓝螭再见面,因为她也是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但何时能见?

    苏真不知道,也不知道蓝螭对他的态度是什么,欲杀之而后快,还是掺杂了特殊感情?他想找回蓝螭,但又担心蓝螭的态度,生怕自己冒然出现会引起反感。

    譬如。

    蓝螭努力忘掉了他,结果他又出现揭伤疤,这无疑是非常错误的。

    自分开后。

    苏真就陷入两难境地,哪怕面对学生会的压力,他也从未忘过蓝螭。

    到后来。

    姜天元被杀,危机解除,苏真实在不想再等下去,跟澹台璇玑商量后,立刻出来找蓝螭,结果就收到了求救信。

    说实话。

    在看到日期是三天前时,苏真恨意滔天。

    一是恨学生会耽搁他,二是恨内院自成一片天地,阻隔传音消息,三是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滚出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点,是最恨的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跟澹台璇玑赶到了长生山脉,在看到蓝螭变成一条龙,躺在染红溪河里的一瞬间,苏真大脑就跟炸开一样,轰的一声,全被杀意充斥,目的只剩下一个,那就是打死所有人给蓝螭报仇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苏真也是这么做的。

    现在风平浪静,只剩下最后一个天罡修士玉虚子没杀,那一个等蓝螭醒来不迟,看着沉睡的玉人,回想着几年的点点滴滴,苏真眼神变得柔情无比,最后伸手轻轻抚摸起蓝螭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这道伤……周天舟!”

    苏真轻轻碰触着蓝螭脸上的那道剑痕,眼中又是凶光一闪,好在周天舟已死,否则他还会轰杀至渣一番。

    碰了下脸上的剑痕,有挽起衣袖,看了胳膊上的伤痕。

    这些外伤都没好。

    苏真眉头皱了皱,随后冲储物戒指里取出铜盆,凝聚一捧清水灌满,又取了毛巾,药膏等物放好,先用毛巾擦了擦蓝螭的脸后,把药膏轻轻涂抹在剑痕上。

    “水凝仙蕊膏?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被他动作吸引,闻了闻散发在空气中的清香味,眨着大眼睛道:“这种四品灵膏是专门修复外伤的,据传在丑陋的疤痕,都能药到病除。你的天赋血脉那么强,胳膊断了都能长出来,怎么还准备了这种灵膏,本大小姐都没有呢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战利品。”

    苏真身上的东西都是战利品,由于杀得人太多,水凝仙蕊膏从谁身上得来的都忘了。

    不过效果的确不错。

    剑痕显著变淡着,估计一个时辰内就能完好如初。

    见状。

    苏真解开了蓝螭的扣子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眼睛一瞪,一巴掌拍开他大手,半个身子扑到蓝螭身上,保护道:“喂喂喂,你这头大色胚别无法无天啊,蓝螭姐姐还昏迷着呢,这你都要碰也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真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好,好一会儿才把澹台大小姐拎开道:“你的小脑袋里天天净想些什么?我是给蓝螭抹药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用怀疑的眼神盯着他,道:“以本小姐对你这头色胚的了解,我很怀疑真实性,把水凝仙蕊膏给我,我来帮蓝姐姐。”

    她一把夺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后吩咐:“大色胚,把头转过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苏真没反应,澹台璇玑催促道:“大色胚还愣着干什么?转过去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真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大暴走:“啊,你这个该死的色胚子,竟然真的想要做那种事情,不行,不行,不行了,本大小姐实在对你忍无可忍,我要,我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给我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先是一愣,下一刻河东狮吼:“滚!”

    看到她真的有生气迹象,苏真不再开玩笑,而是正色道:“璇玑,你是我女人,你姐也是,这个你也是接受的。我让蓝螭从我手中走掉过,现在她回来了,我不想再失去你们任何一个人,说到底,你姐也要成为我道侣,这些嫌我不想避,也不会避。也许在你看来我有些霸道,我也知道,但这是因为我害怕,我害怕蓝螭再走掉。可能你认为我趁人之危,可能有其他的想法,但这一次,我想霸道一会,我不想给蓝螭离开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完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陷入了沉默,片刻后,小声问道:“你是这想法?”

    苏真点点头。

    澹台大小姐仿佛下定了某种决心,重重的点点头:“既然是这样,我支持你,一定要把蓝螭姐姐留下!”

    伸手。

    递过了水凝仙蕊膏,跟忠肝义胆的小士兵一样,道:“你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真看着澹台璇玑,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,最后哈哈笑了起来,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,看了眼她,有把目光投向昏迷中的蓝螭,心中在这一刻,进入了完美的平静中。

    心中再次放空。

    全世界只剩下两个人,一个蓝螭,一个澹台璇玑,两个在苏真看来都是完美无瑕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,很幸福。

    解开蓝螭的衣服,将水凝仙蕊膏一点点的涂抹上去,那些丑陋的伤痕,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着,那具羊脂玉一般的雪白玉体,重新恢复。

    而这时。

    “嘤。”

    一声低吟,蓝螭幽幽转醒了过来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