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三十三章 冲击九重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六百三十三章 冲击九重

    “嘤。”

    伴随着一声轻轻的呻吟声,蓝螭幽幽转醒,她感觉身上一阵阵舒服的清凉之意,睁开眼发现正躺在苏真的怀里,而低头一看,却发现自己正赤着躺在苏真怀中。

    而苏真却将一种膏药在她身上涂着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蓝螭的脸变得通红,甚至雪白的脖颈都成了粉色:“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苏真冲她一笑,一副很自然的模样继续游走,娇嫩的肌肤,给他带来异样的触感。

    他感觉触感完美。

    蓝螭则羞愧欲绝,尤其是碰触小腹伤口时,她眼中都出现了雾气,不自然的扭动下身体,想要抽身出来,结果一活动差点惹火,吓得瞬间不敢动了,身体僵硬的像是木头,结结巴巴道:“你,你把手拿开吧,我,我,我没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真继续自己动作,像是帮妻子的丈夫,一点别扭都没有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这只是表面现象,实则苏真心跳亦是很快,倒不是因为少女的酮体,而且害怕蓝螭突然翻脸。他知道这样太强势,一旦引起反感,后果不堪设想。但按照蓝螭的性格,不强势一点,与她的关系难以有所进展,苏真只能兵行险招。

    霸道一点,强行占有!

    看着苏真不听话,大手继续游走,蓝螭几乎要哭出来,身子更是僵硬的像木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凑上来:“姐姐,你醒了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蓝螭这才发现旁边还有个人,一想到自己现在的模样,脸腾的下彻底红了,眼中雾气凝成泪滴,眼看着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她感觉又回到了海底洞穴中。

    一幕幕委屈涌上心头,眼泪终于滚落下来,无声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模样。

    别说苏真就连澹台璇玑都心中一紧张,连忙转移话题,询问起蓝螭的伤势,还把苏真斩杀周天舟等人的故事说了一遍,直至最后苏真问起玉虚子,蓝螭才从停止无声抽泣,从委屈中出来,神色紧张道:“玉虚子是天罡修士,我们快点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苏真问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蓝螭想要从他怀中出来:“你,你先放下我,这事情要从十天前说起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苏真应了声,但还是将她身体全都擦拭一遍后,低头亲吻一下,随着双唇碰触,蓝螭大脑轰鸣一声,一片空白,眼睛瞪得很大,不敢相信是真的。

    而苏真倒是很‘自然’。

    亲吻一下后,帮她穿好衣服,询问起了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蓝螭却久久不能被强吻中回神,直至苏真喊了数声后,才愣愣的反应过来,瞪着大眼睛,长着小嘴巴,一连呆滞的看着苏真,原属龙女的冷傲冰霜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苏真道:“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装的很自然。

    实则,心脏砰砰砰的乱跳,跟动用唯我真意后,心跳如擂鼓一样,掩藏起来的手掌心里全是汗水,‘随意’的眼光,紧紧盯着蓝螭的神情变化,生怕后者突然暴走。

    霸道占有上演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时暴走的话,想要再弥补,成了不可能的任务。

    苏真紧张等着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也紧张的偷偷注意着,生怕她蓝姐姐愤而离去,如果真这样的话,小丫头已经决定抱住蓝螭的大腿,做个腿部挂件,死乞白赖的强留了。

    好在事情朝好的方面发展。

    蓝螭两腮深处一团红晕猛然化开,脸色变得潮红,宛如能滴出水来,眼睛躲躲藏藏不敢注视苏真,低着头看着地面,轻轻嗯了声。

    一股柔情从少女身上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。

    纵然苏真反应迟钝,亦是感觉了出来,紧绷的神经,终于得到放松,暗中长舒了一口气,终归还是好了,蓝螭归来,一大憾事解决。

    剩下的则是大敌玉虚子。

    蓝螭则轻声讲起了这段时间的故事,随着叙述明白了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听完后。

    苏真冷笑一声:“宝物有德者居之,龙珠落到你手里,是你的机缘,玉虚子算什么东西,大义凛然的硬抢?就凭他破除了太古虚龙遗迹的机关禁制?呵,按照他的理论,以后有人掉崖捡到宝贝,得交给那些闭关苦修的,因为后者‘付出’的多,前者是意外所得,就应该交出去……或者说,气运这东西不应该有,只能有‘勤奋’。”

    跟蓝螭认为玉虚子的确有资格不同,苏真认为后者连看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是苏真不理智。

    而是蓝螭的遭遇,让他不想理智,对方条理清晰的争辩罢了,凭什么直接下死手?

    就凭他是天罡修士?

    “很久没有跨大境界杀人了,都有点手生,既然有人主动送上门来,那就成全他好了。”苏真心中冷哼一声后,追问:“你说玉虚子愤怒之下,碰到了遗迹里的阵法,此时被禁锢在里面?”

    蓝螭点点头:“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能肯定。

    但十天来只有周天舟等凝煞修士追杀,而不是玉虚子亲自出现,就说明了问题。

    一个被困的天罡大修?

    苏真嘴角忍不住冷翘起来,看起来这是个机会,不过毕竟是天罡修士,万一保命手段很强,一路强攻连对方防御都打不破,那可是大遗憾。

    为了保险起见。

    苏真决定先把境界冲到凝煞九重:“第九重的我,战斗力将凌驾在姜天元之上,再配合气血天倾,轰杀天罡修士大有希望,一旦击杀成功,我将得到质的飞跃。”

    危险与机遇,永远在一块。

    蓝螭遭追杀是危。

    天罡境大敌是险。

    现在解决了‘危’,资粮能让苏真冲到凝煞第九重,再解决‘险’呢,得到的奖励,又将是怎样的丰厚?

    等到蓝螭恢复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苏真带着二女离开,他本有意先把二女送回浩然书院,但二女声称要么一起走,要么全留下,没办法,便寻了一处偏僻洞府落脚。

    趁夜。

    苏真独自前往密林深处,找了一株大树,坐在树冠上冲击第九重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