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四十章 两个外号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六百四十章 两个外号

    不多时,二女降临。

    望着崩塌的走廊,蓝螭心生震惊,虽然苏真三言两语就把经过说完,但她知道战斗肯定异常凶险,哪怕电光火石间结束,亦是游走生死边缘的交锋。

    再看苏真。

    心中莫名心绪更甚,眼神柔情似水。

    随后。

    三人一起寻宝。

    遗迹四通八达,玉虚子破掉大部分机关,但一些支线道路上的还有,三人不想徒增麻烦,直接进入正殿。

    上一次。

    蓝螭取了龙珠离开,玉虚子随后追杀,正殿都没仔细搜,随着三人一番寻找,果然又找到了一些东西,但因年代久远,跟大禅寺地宫的一样,全都腐朽不堪了。

    忽然——

    一道欢呼声响起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举着一套战甲道:“快看,快看,我敢肯定这在当年是个仙器,本小姐送给你了!”

    说着。

    要把战甲扔过来。

    这套战甲生满铜锈,破破烂烂,还挂满蛛网与尘土,一点灵气都没有,别说它现在的模样,就算颠峰时期,苏真也敢肯定最多是宝器级。

    炼丹要草药。

    炼气要材料。

    几钱一株的草药,别想炼出入品丹药,破铜烂铁,也别想炼出灵器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说的就是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譬如伏魔链。

    因年代久远,再加上锁魔佛的消耗,从仙器跌落为下品道器,论等级显然很一般了,但论炼制材料,苏真对它的判断是价值数十本皇级气功!

    也因此。

    苏真才一直没抽它的地煞禁制。

    这套战甲看材料,就是大路货,连一本上乘气功都不如,还谈什么仙器,澹台璇玑说着玩而已。

    “接着!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玩心大作,抓着战甲就扔,结果因腐朽的实在厉害,受力下竟哗然一声碎开,各个部件啪啦啦的掉了一地,尘土飞扬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。

    头盔非常巧的扣在了澹台璇玑的小脑袋上,还是反着扣的,一下把她脸罩住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

    澹台大小姐呛的流泪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苏真则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,笑声响彻宫殿。

    蓝螭亦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气得够呛,她恼怒的摘下头盔,呸呸的吐了两下后,绷着小脸恶狠狠道:“笑什么笑,谁都不许笑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威胁惨遭无视,苏真笑的更没心没肺,因为头盔实在太脏,弄得澹台璇玑成了小花猫,灰头土脸发狠的模样,令他更开心。

    “啊,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发脾气把头盔扔到地上,嘭的声,摔得四崩五裂,她冲苏真恶狠狠道:“再笑这就是你的下场!”

    苏真:“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一瞪眼:“你找死!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蓝螭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气的跺脚:“姐,你也笑我,咱们应该一起欺负苏真,战线要统一!姐妹齐心,其利断金!”

    蓝螭摆手:“好好,我不笑。”

    苏真:“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攥的小拳头咔咔作响,凶神恶煞道:“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你这头牲口越来越无法无天了,连主人都敢嘲笑,快点跪下让我打一顿出气!”

    苏真:“的确有这情况。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一愣:“什么?”

    苏真:“不过是你,也不是打,但你的确在叫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一愣,片刻后想,起在在洞府中多次发生的一幕,脸腾的一下变得通红,恼羞成怒,张牙舞爪的就扑来:“啊啊啊,你这个大色胚我受不了了,我一定要打你一顿!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看着突然暴走的澹台璇玑,蓝螭不明所以,不过本能告诉她,这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,也跟着恶狠狠的剜了苏真一眼。

    死牲口!

    蓝螭心中跟着低骂一句。

    武道一途,逆天而行,一步不慎,万劫不复,像是这三天,苏真前后斩杀周天舟,尸破天,上官云,水猿王等一系列大高手,今天更越级轰杀天罡玉虚子,每一步都充满荆棘,乃至有殒命风险,他神经始终紧绷着。

    或者说。

    自从遭韩云峰暗算后,神经就一直是拉成满月的箭弦,都快绷断了。

    唯有一种情况能放松。

    那就是——

    跟二女在一块。

    无论是蓝螭还是澹台璇玑,只要单独跟她们在一块,苏真能发自内心的轻松,一切压力都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他还发现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符合了‘松弛有度’,对修炼竟然有所帮助……当然,面对《大吞噬术》这种妖孽气功,效果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左妻右妾,齐人之福,苏真有意跟二女调笑一番,不过探索遗迹要紧,他四下看着想转移话题,结果落到破碎掉的头盔时,忽然发现有一点亮光在闪。

    玉简?

    苏真一愣,忙凝神看去,果然发现一个拇指大的玉简正插在头盔夹层里。

    真的有发现!

    苏真眼睛一亮,快步朝头盔走去。

    这时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杀来,她似一只灵敏的小野猫,助跑几步后,一个飞踢踹向苏真脑袋,嘴里叱喝一声:“大色胚受死!”

    苏真一把抓住她脚踝:“别闹,头盔里有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想得美,受死吧!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见挣脱不开,左脚点地跳起,不停地踢向苏真,还叫嚣道:“大色胚,尝尝本小姐的专踢色胚脚!”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苏真一手抓着澹台璇玑右脚,一手不断打落左脚,朝某处扫了几眼后,郑重道:“作为你的男人我有必要提醒一句,以后穿裙子不可跟人打架,尤其是不喜欢穿长裤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不动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——

    大爆炸:“啊,死色胚,快把你爪子松开!”

    一旁的蓝螭看着二人打闹,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,不是嫉妒,而是一想到以后自己也会跟苏真这样,脸就潮红起来,跟着低哼一句——

    “死牲口!”

    这下倒好,苏真得到俩外号,一个叫‘死色胚’,一个叫‘死牲口’,哪个都免不了一死啊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

    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何况是两朵专属自己的牡丹花?苏真笑了一声,松开大小姐的脚踝,为防止她咬人,连忙闪身来到头盔前,取出玉简。

    入目的几个字,令他瞳孔骤缩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