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零七章 海水压城城欲摧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七百零七章 海水压城城欲摧

    天阙省,原蛮力宗大本营。

    曾经矗立黑色石碑,被誉为‘武林’的禁地,此刻被改造成防御前线,一座厚实城墙连山建立,似一条起伏的巨龙。

    在山脊处。

    一座入云高塔傲然矗立!

    塔顶。

    六名学生阴沉着脸,望着正前方百里外一个超级工事,那是一个依托四面山体修建的超巨型湖泊,里面蓄积大量海水,颜色蔚蓝,一望无际,深不见底。哪怕没有风吹过,海浪也不断翻滚着,数以千万计的海妖,在海水里畅游,弄浪,修炼,还有大量海族搬运山石,加固工事。

    这就是鲤亲王的得意之作!

    她称之为——

    ‘鲤海’。

    鲤通里,内陆之意,取意‘内陆的大海’,又刚好用上了她名讳的一个字。

    但在四大学院看来叫‘死亡之海’更合适。

    赵安是问心书院的一名内院学生,凝煞五重,主修王级气功《云霄丹本》,辅修炼丹术,可炼制四品丹药,凭借两大本领,一年多来立功无数,斩杀凝煞海妖凑够七百学分,而炼丹救人赚了一千五,可谓十分厉害。

    本来他大力支持此番援南。

    一则。

    帮助南域平民,浩然书院,镇南侯府等,击退海族大军是功德无量的善行。

    二则。

    两千二的学分,能兑换不少好东西。

    三则。

    战斗经验也得到历练。

    可这想法随着鲤亲王的出现,渐渐转变,尤其是眼睁睁看着超巨型湖泊修建完毕,而朋友接连陨落,让他开始厌恶这场战争,心越来越浮躁。

    今天更达到了新巅峰!

    “超巨型湖泊已进入最后阶段,几头金丹大妖,借助龙江,岷江,渭水等,不断搬运海水蓄积,在十天内,肯定要完成了!”赵安用一个炼器师制作的叫做‘探远镜’的东西,观察着百里外的情况,当看到水位正缓缓增长后,脸色难看到了极致:“该死的,一整座行省被改造成了大海,一旦开闸泄洪,天阙省立刻被冲垮,水势之猛,就算金丹真人都得避其锋芒!”

    气功有根。

    所谓的根,指的就是切切实实存在的东西,譬如大地,树木,山石,海水等。

    其实,论面积——

    超巨型湖泊不如苏真的气血天倾大。

    但论威力——

    气血天倾拍马亦追不上超巨型湖泊泄洪。

    这牵扯到‘真’与‘虚’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超巨型湖泊是真真切切存在的,水是搬运的海水,而苏真的气血天倾是他模拟的一种状态,并不代表苏真体内真的有百万里气血,还藏着一条万米八臂恶龙……那他体形得跟青州这么大!

    这显然不可能。

    气血天倾是神通模仿的形态,就跟有的人气功能演化千军万马,演化一座山,或者是千米巨人一样,不代表对方就是个千米巨人。

    这些属‘虚’。

    因此跟‘真’有本质的区别,在威力上,也完全没法相提并论,正如赵安所言,以超巨型湖泊的蓄水情况,就算金丹境也没法抗衡。

    一旦开闸泄洪。

    那……

    天阙省必遭灭顶之灾!

    问心书院,凝煞四重的李秋风,同样脸色很难看:“天阙省已无法驻守,必须舍弃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早该舍弃了,可高层不同意!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个黄袍青年。

    这是苍云学院的学生,叫武行天,凝煞七重修为,主修极品王级气功《真元霸经》,是在场六人里实力最强的,战绩最高的。

    武行天恨道:“都怪浩然书院的人!”

    他的学妹,凝煞三重的傅芷仪赞同这点:“南域一旦沦陷,损失最大的就是浩然书院,咱们大不了各自回自己地盘,我就不信海族能攻陷整个青州,那样青州王肯定出面,甚至于大乾皇宫都会惊动,海族敢这么做,那就是自杀,攻陷南域,已是它们最大的限度了。哼,浩然书院的陆千秋,青松,剑道君都是自私自利之辈,为了他们利益,拿我们当枪使,实在可恨!”

    “傅学妹别生气了,人死不能复生。”

    长风学院一名凝煞六重,叫禹隋的学生劝道:“傅学长惨死海妖之口,实在令人惋惜,但为今之计,还是想办法离开天阙省才行,再等下去咱们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傅学长是傅芷仪的亲哥哥,一个月前死在强攻超巨型湖泊工事战役中。

    也因此。

    傅芷仪的恨在所有人之上。

    “四大学院,一脉相连,同仇敌忾,倘若南域沦陷,咱们也会唇亡齿寒,一起抵挡倒也无妨。但说回来,南域还有最后一道防线,咱们完全可以退回万圣平原,明知天阙省保不住还强留于此,未免太过分!”

    这个是老熟人。

    曾经在潜龙秘境里照过面,长风学院的领队炼日虚,不过此时他的境界,却跟傅芷仪一样是六人里最低的,也因此话语权很轻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傅芷仪立刻怒道:“什么叫‘唇亡齿寒’?你真被浩然书院给吓到了啊,给海族十个胆子也不敢碰其他三域,何况你们北域?根本就是浩然书院拿我们的命,保护他们自己利益!”

    炼日虚:“咱们身为……”

    他没说完。

    禹隋打断道:“学弟别说了,还是想想怎么离开天阙省吧。”

    武行天扫了眼炼日虚,冷漠道:“不管其他人怎么想,天阙省我绝不再待下去,我参战至今,凝煞海妖杀了都有十五头,贡献足够大,没必要把命搭上,跟我有同样想法的,咱们联合起来,在加上天罡境的学长们,一起去找宗卫主任请求撤离,不想离开的在这里等死。”

    六人都打退堂鼓。

    哪怕态度最好的炼日虚,也仅仅是支持支援,但反对死守天阙省,而跟他们同样想法的还有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天阙省人心涣散!

    一场内部大崩溃,已酝酿完毕,只等引线点燃。

    武行天正在带头。

    这时——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脚步声,两道身影走上了高塔,等看清二人院服后,除了炼日虚外,其他几个脸色都更加不善。

    傅芷仪冷声道:“商学弟,红豆学妹,你们两个过来干什么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