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九十章 如你所愿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八百九十章 如你所愿

    渝城。

    隶属太青省,拥有一座短程传送阵,通过它可以抵达一座跨域传送阵,然后直接回到万圣平原。

    一路御风而行。

    很快抵达一座叫岩岭的地方,岩岭蜿蜒绵长,植被茂盛,风景独好,但由于青州这种景致太多,苏真懒得驻足,直接遁向传送阵。

    结果刚走一半。

    “道友请留步。”一声喊声从背后传来,一名瘦小老者冲天而起,一脸堆笑的拦下苏真。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苏真打量一眼,瘦小老者外貌如一位落魄修士,但修为颇高已达到天罡五重,属一方强者。

    “阁下可是苏真人?”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小老来自中域魏家,家族数次邀请苏真人而不得,特命小老在此等待。”瘦小老者笑的有点谄媚:“九霄境一行,苏真人力斩雷万鹤一鸣惊人。乾坤境一行再攀高峰,杀灵王,灭小神腿,斩不败战魂,横扫土著,听闻最终一战,与一名巅峰土著硬撼千拳,让对方力竭而死,更拥有两地煞,两天罡,四门神通,最终结一品金丹,成为最大赢家,仅仅是听听故事就热血沸腾,真恨没亲眼得见啊。”

    苏真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瘦小老者继续道:“魏家一直想结交苏真人,却也知道真人时间金贵,所以准备了一份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说着,拿出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“区区薄礼请笑纳,权当给二位夫人的小礼品了。”瘦小老者嘿笑道。

    苏真没有接。

    瘦小老者有些尴尬:“苏真人?”

    苏真:“你到底是谁。”

    瘦小老者一愣:“在下魏山图,魏家一名管事,这是小老证明,苏真人可要看看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手中多了一份令牌,后背写着一个铁画银钩的魏字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苏真嘴角一翘。

    “我离开中域的时候,太虚先生曾提醒,此行肯定会碰到麻烦,不乏其他家族的暗子出动,你就是其中之一吧。我拒绝魏家邀请不假,但太虚先生给我讲过中域各大势力主事性格,魏家之主绝不会做半路拦我的事情……何况这份令牌。”

    “令牌?”

    魏山图不理解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令牌是真的,你身份亦是,可你太急躁,我只是怀疑下你身份,你就迫不及待的拿出来证明,好像早准备好一般,这跟正常人先用言语证明可不一样。”苏真认定魏山图是刺客,懒得废话,直接道:“说出你真正身份,我考虑是杀是放,不说的话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是魏家……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金丹一重的磅礴气势放开,雄山一般镇压到魏山图身上,后者压得喘不过气来,连维持飞遁都很难。

    “苏真人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气势再涨,雄山暴增。

    魏山图感觉周围天地灵气被禁锢,他体内真气亦被封印,浮空能力失去,断了翅膀的鸟儿般朝地面坠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惊骇大叫。

    “住手,苏真人快住手……”魏山图求饶,以他目前状态跌落五百米高空,非得摔成肉泥不可。

    苏真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住手啊,我是魏家管事,是来邀请你的!”

    苏真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魏山图急速下坠,距离地面仅剩百米,眼看就要摔成肉泥时,他终于忍不住的惊呼道:“我说,我说,我是第三方势力派来的,目的是拖住苏真人!你快住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哪个第三方?”

    “你先收起威压,我摔死就没人能告诉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真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距离地面仅剩三十米,猎风刮的魏山图脸庞生疼,而那根在瞳孔中不断放大的尖锐凸起岩石,令他心中惊骇到极点,终于扛不住压力喊道:“阎罗殿,是阎罗殿指使我的!”

    苏真一收威压。

    嗤啦。

    一声刺破血肉的声音,尖锐岩石刺进肌肉三寸,鲜血飙射出来,魏山图疼的闷哼一声,好在这时真气恢复运转,连忙护住小腹重新御空而起。

    这一次,没了谄媚表情,只剩苦笑。

    身为暗子,暴露身份只剩一个下场——

    死!

    但魏山图没选择余地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吐露身份,不是害怕死亡,而是阎罗殿的惩罚手段,阎罗殿跟其他杀手组织不一样,第一目标,也是唯一的目标只有一个,那就是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只要能完成任务,可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暴露身份也罢,假投诚也罢,甚至出卖十大杀手,乃至坑杀十大杀手都行,只要能完成任务,一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完不成……

    诛灭九族!

    魏山图身为魏家人,九族到不至于全灭,但他那一脉肯定完蛋,所以哪怕暴露身份,只要能拖住苏真就行。

    苏真:“时间,人数,境界。”

    魏山图:“我收到的只是拖延命令,只能确定一位金丹杀手,至于境界不清楚。阎罗殿规矩森严,超出接收任务的信息一点也不能问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苏真信。

    一个杀手组织把任务分成几部分,每个人做规定部分,最高指挥掌控全局,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的回答我很不满意。”

    相信是一码事,满意是另一码事,苏真气势再次外放,宛如远古凶兽的威压升起,笼罩魏山图。

    “苏真人可否再听我说一句?”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计划的一部分涉及到狐火舞,金丹杀手以她做饵儿,地点就在岩岭。”魏山图见无法蒙蔽,只好把知道的部分全盘托出,用‘阳谋’留住苏真:“苏真人如果不出现,狐火舞必死无疑,是去是留全看苏真人。”

    狐火舞?

    苏真眼睛微微一眯,对于这女人他并不熟,但很显然阎罗殿在利用他性格特点,他杀伐果断,但不冷酷无情,哪怕萍水相逢的人他都会出手相救,譬如乾坤境里的海问香。

    狐火舞的话……

    就在苏真权衡利弊之时,一声惊叫,隐隐约约的从远处传来:“你不是秦十,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来了!

    “哈哈,苏真人,我任务已完成,是去是逃看你了。”魏山图露出解脱表情,不等苏真说话,真气逆转,灌入心脉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声闷响,鲜血飙射,魏山图自绝而亡。

    尸体落向山林。

    苏真瞥了眼死尸,又把目光投降狐火舞惊呼的地方,表情冷漠:“既然硬逼着我现身,那么如你们所愿,我倒要看看阎罗殿的阵仗如何!”

    言罢。

    御风遁向那片山谷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