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九十六章 苏真的‘第一次’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八百九十六章 苏真的‘第一次’

    岩岭外围。

    一座丹削崖壁上,一名白衣中年双眼散发青芒,运用一种瞳术朝山岭内层看去,当看到一条星辰神龙以一敌二,力压两殿阎罗时,震惊的不轻。

    “一品法相真厉害!”

    白衣中年惊叹。

    他是牧家的牧白云,隶属白家势力,来此是为了支援苏真,发现苏真战斗力强悍后心中安定不少。当看到荒古联盟,云香道观,点星门,李家一同出手,脸色阴沉如雨,咬牙就要加入战圈。

    他得到的命令是支援。

    如果一对一,他不用插手,如果敌人一起上,他就得提供帮助,哪怕明知冲进去是死,亦得给苏真争取逃遁时间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要现身时——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一团金光照耀九霄,紧跟着,毁天灭地的黄金风暴席卷岩岭,以极快的速度扩散到丹崖。

    “金丹自爆!”

    牧白云瞳孔缩成针尖,来不及多想,立刻朝后面遁去,心脏沉入谷底。

    完了。

    这下全完了。

    阎罗殿的杀手太狠,对敌人狠,对自己更狠,明明占绝对上风竟然还自爆,炸死自家人同时,苏真也扛不住。

    一位绝世天骄就此陨落。

    昙花一现。

    “白家还是托大了,如果派家族高手护送,肯定平安无事……不过,也行这是太虚先生的考量,避不开这种程度的劫杀,也不配做白家上宾。算了,那些大人物的想法太复杂,我先躲开黄金风暴,尘埃落定后先看战场。”牧白云施展天赋血脉,背后生出一对宽大翅膀,扇动间,化作流光离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爆炸中心。

    在一片虚无中,有几样东西存在,分别是:六颗金丹,一个光罩,一具汉白玉骷髅。

    光罩里是狐火舞,骷髅精是苏真。

    前者有南域之殇保护,一点事情都没有,甚至因幻术加催醒毒素大爆发,已彻底沉沦,在光罩里胡乱撕扯着衣服,露出大片雪白肌肤,傲人身材,额头,脖颈,美背一层细汗,皮肤是诱人的潮红色,双眼迷离,嘴里吐着兰气,不停发出嘤嘤之音。

    她倒好。

    面对金丹自爆,一群金丹真人都陨落,她一个天罡五重小辈,处于爆炸中心却沉浸在幻术中不能自拔,做一些尽量让自己舒服的事情。

    纵观无尽大陆,当属独一无二。

    作为她‘享受’的代价,苏真可是很凄惨,差一点就身死道消,一身骨骼亦布满裂痕,像是一件不小心摔过的精致玉雕。

    好在风暴渐止。

    不死血脉运转,骨骼裂痕一点点修复着,然后是骨膜,筋脉,血肉,脏腑,皮肤一点点长出来。

    一炷香后。

    自爆风波终结,苏真亦重生为人,只不过非常虚弱,金丹法相被撕碎两次,身体被摧毁,不死血脉超负荷运转,严重消耗潜能。

    此刻的苏真虚弱如凝煞修士。

    但是唯一的赢家!

    他穿上一件衣服,演化一只真气大手,将六个金丹收进储物戒指,扭头看了眼已失去南域之殇保护的狐火舞,用真气带到身边,一起遁离此地。

    转眼。

    离开岩岭数百里,他们前脚刚走,牧白云后脚抵达,发现任何生命迹象都没有后,用万里传音符发回一条沉重消息:任务失败,苏真陨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苍翠山脉。

    一条层峦叠嶂,植被茂密,苍翠欲滴的山脉,也是岩岭的发源地,一片山林上方,苏真带着狐火舞飞遁。

    受金丹自爆影响,渝城的传送阵暂时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为防止第二波劫杀到来,苏真决定转道北域的边缘城池,从那里进北域中心地带,再坐跨域传送阵回南域。

    绕个远路安全点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苏真关注点不是这个,甚至不是身体状况,而是天狐公主狐火舞!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那状态在哪见过。

    不就是乾坤境兽界,海问香中了蟠谷六仙催情毒药的状态?而狐火舞更糟,一则浸玉粉末融入体内,药效远胜海问香中的,二则还沉沦在古秦天的幻术中。

    第三条是最重要的……

    苏真处于虚弱状态!

    看似二者不挂钩,实则是一码事,海问香中毒后苏真靠境界帮她镇压祛毒,而苏真现在凝煞级战斗力,狐火舞虽中毒很深,但境界没损失,天罡五重力压苏真,导致女强男弱。

    造成的结果就是……

    譬如现在。

    苏真本来演化一只真气大手,抓着狐火舞飞遁,结果半路上天狐公主就震碎气手八爪鱼似得贴到苏真身上,甩都甩不掉,一双柔软小手探入苏真衣领,嘴唇胡乱吮吸苏真脖子,留下一个个潮湿的草莓印。

    这一幕何其相似?

    “醒来!”

    苏真爆喝一声,鼓荡真气想震开狐火舞,左手掌心冒出一朵微弱的青色莲花,拍进其体内。

    然后——

    “嘤嘤嘤……”

    “吧唧!”

    “吧唧!”

    狐火舞压根没变化,反而嫌弃苏真反抗,影响了她亲吻,释放一股真气镇压苏真,强行带着朝一片小树林落去。

    苏真一脸吃了猪肝的颜色。

    心中五味俱全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不止一两个,某些事情在无法避免的情况下发生,他不是不能接受,甚至仔细想象,从海底洞府一箭双雕,再到皇甫佳人,都是在失控状态下发生的,他算老手一个,不能说驾轻就熟,起码深有心得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。

    以前都是他主动,还是失去理智后,像今天这种大脑清醒,被女方强压的戏码从未发生过,出于心理上的一些大男子主义,苏真非常之不满意。

    “狐火舞,快醒来!”

    苏真祭出王级气功《精神穿刺》,一口精神飞剑刺入狐火舞眉心,结果石沉大海,一点波纹都没泛起。

    他目前等同凝煞修士。

    区区王级气功,想要影响到主修媚术,精神力极强的狐火舞,根本是无稽之谈,反而激起狐火舞不满,臀部凝聚六条狐狸尾巴,将苏真禁锢在草丛上。

    再然后……

    狐火舞除去二人衣服,坐到了苏真身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缕春风暗香渡,柔情似水百媚生。

    就这样——

    苏真生平第一次惨遭女人蹂躏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