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九十七章 不哭的女人最吓人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八百九十七章 不哭的女人最吓人

    苍翠山脉。

    一座灵峰的山脚下,茂密的树林里。

    草坪上。

    一个五官精致,容貌上佳,身材傲人的大美女,披着一件衣服,抱着双腿蜷缩在树下,脸色苍白,目光呆滞,像是遭受了某种无法接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此女正是狐火舞。

    此刻的天狐公主失魂落魄,目光呆滞的蜷缩着,跟受到极大侵犯一样,令人既恨那个侵犯她的畜生,又心疼她的遭遇。

    而实际情况是……

    先朝对面看。

    一名剑眉星目的青年,脸上写满无奈的站在不远处,几次张嘴,话到嘴边却不知道怎么说,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化作心中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苏真很郁闷。

    看着狐火舞失魂落魄的模样,他都恨那个侵犯她的畜生,可实际情况……他才是受害者啊,狐大小姐疯狂索取的时候,可完全不是这表情。

    不过能说什么?

    苏真脑袋里乱糟糟的,不知老天故意整他还是什么,细数跟他发生关系的女人,蓝螭,澹台璇玑,皇甫佳人,狐火舞四女,那一个不是被动情况下出现的?

    要么中毒,要么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两情相悦的一个没有!

    “这都叫什么事,我怎么没听说过其他道侣是这么一步步走到一块的?贼老天故意整我吧!”苏真腹诽连篇。

    烦躁啊。

    皇甫佳人没解决,又冒出个狐火舞。

    前者是敌人,发生关系后主动离开,下落不明,苏真也采取了拖字诀,只要蓝螭跟澹台璇玑不发现,他就一直瞒下去,没必要给自己找罪受啊?

    但狐火舞不行。

    他跟此女不熟,哪怕他是受害者,提上裤子不认人的事情,苏真还是办不出来,尤其狐火舞还是第一次,现在失魂落魄的模样更令他大男子主义泛滥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心中又是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命吧。”苏真苦笑,贼老天爱玩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。

    他怨不得没‘两情相悦’的经历,一则他从未主动追求过某女,二则很多女人追求他,他都冷淡处理,一点机会都不留,还能怪没两情相悦过?

    若非几次意外,苏真到现在孤家寡人一个。

    再说了。

    苏真并非霉运当头,皇甫佳人先不谈,蓝螭跟澹台璇玑他不喜欢?不,苏真很爱二女,哪怕为二女付出生命代价也在所不惜,在这一点上他感激海底事件,若非那场意外,怎能得到二女?

    对二女同样。

    以她们角度看,就是上错花轿嫁对郎。

    想到这。

    苏真看向狐火舞的眼神,有了一些变化,也许这是命中注定的第三个女人?

    “算了,先不想乱七八糟的,转身走人我肯定做不到,先听听她的意思吧。”苏真压下烦躁,走到那株树前,靠着狐火舞慢慢坐下,帮她披了披衣服。

    陪着坐了一会后。

    轻声问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狐火舞抱着双腿蜷缩着,一脸失魂落魄,目光呆滞,根本没听到他的话。

    苏真:“狐姑娘?”

    继续没反应。

    苏真:“狐姑娘?”

    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苏真不再说话,等了三炷香后,再次轻声询问,结果狐火舞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,她这副模样让苏真更加纠结。

    很明显。

    这个名声不好,喜欢钓凯子的姑奶奶,实则对最珍贵的东西极其看重,哪怕像蓝螭动手杀人,澹台璇玑哭闹,皇甫佳人转身就走都行,只要给点反应,说明还有救,眼神呆滞,一动不动,喊不喊半点反应都没有才最可怕。

    “狐姑娘。”

    苏真再次轻声呼唤,这一次他将真气夹杂其中,可狐火舞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要出事。

    苏真心中冒出不好的念头,指尖冒出一朵微弱的青色莲花,通过狐火舞后背钻入她体内,在炼魔心焰守护心神的帮助下,终于听到了苏真的喊声。

    扭头看来,梨花带雨!

    狐火舞还是一句话都不说,两行泪水却止不住的从眼睛里流出来,顺着脸颊从下巴滴落,跟断了线的珠子一般,哪怕哭得这么厉害,还是一点声音都没有,甚至呼吸声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狐姑娘,你,你……”

    苏真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本来就没想好说什么,转头第一幕就是哭,还是无声落泪,就算情圣都懵圈,何况榆木脑袋苏大官人。

    一脑抽。

    一把将狐火舞抱在怀里!

    刚抱住,苏大官人脑袋里就炸响一道惊雷,冒出‘你在干什么!’五个大字,连忙就要松手,结果还没松……

    “哇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狐火舞泪水狂涌,呜咽成一片,身体跟没骨头似得瘫在苏真怀里,脑袋靠着他肩膀痛哭,泪水很快沾湿衣服。

    这次轮到苏真石化了。

    松到一半的手停住,放开不是,不放开也不是,一脸尴尬的僵硬着任凭狐火舞哭泣,但心中松了一口气,起码她会哭了。

    狐火舞哭了足足一个时辰,饶是天罡修士都体力不支,最后呜咽声断断续续,变成抽泣。

    “狐姑娘?”

    苏真再次轻喊一声,这一次狐火舞有了反应,她推开苏真坐起来,一言不发的穿起衣服,一边穿衣服,一边抽泣。

    苏真:“狐姑娘?”

    狐火舞泪珠从眼角滚落,抽泣中快速穿衣,遮挡春光后,要御空离开。

    她刚御空。

    已经恢复六成状态的苏真,放出一团真气拦下她:“狐姑娘先等一会再走吧?”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啊!”

    狐火舞眼睛哭的通红:“你要嫌我脏,你就杀了我啊,要不然别管我行吗。”

    苏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狐火舞挣开禁锢,就要御空离去,然后又被苏真拦下,没等她说话,苏真道:“培陵郡现在很乱,中域估计亦有大动作,你这状态回去必出事,何况……归根结底,你因我受牵连,我不可能不管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管啊!”

    “那也先冷静下,我们谈一会儿再说,等你恢复平静,是去是留我不管,在此之前不能放你走。”苏真强行留人,心中万分无奈,嘴上表现的强硬:“此事起因在我,发生在你,双方都有责任,于情于理都该谈一谈,狐姑娘坐吧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