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九十九章 狐火舞的故事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八百九十九章 狐火舞的故事

    天青平原,北域核心地带,镇北侯府与长风学院坐落于此,论繁华程度不亚于万圣平原,高手方面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天青城。

    一条繁华街道上,客栈里,苏真开了两个紧邻房间,与狐火舞一人一个落脚。

    这已是赶路第七天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速度,早该返回南域,可俩人不知是否出于同种的尴尬,很默契的拖延时间,到现在才抵达天青平原。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苏真布置隔绝阵法,盘膝修炼,亮光从他体内冒出,忽明忽暗,形态万千,最终变化成一黑一白两条鱼,以首尾巴衔接的方式在他面前游动着,每游动一圈,他气息就浑厚一点。

    《观阴阳鱼图》。

    这是苏真前几天挑出来的一门皇级气功,本来是给天罡巅峰准备,用来熟悉阴阳法则的,现在被他拿来安定心神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很见效。

    一番修炼后,苏真内心放空,杂念祛除,从储物戒指里取出隶属李戟的金丹把玩一番,准备炼化掉。

    刚要运转《大吞噬术》……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,紧跟着狐火舞的声音传了进来:“苏真在么,我能跟你聊一会吗?”

    聊一会?

    俩人七天说的话,加起来超不过十句,全程在尴尬的沉默中,怎么大晚上的狐火舞主动找来?

    苏真不解。

    但还是收起金丹与阵法,打开房门请她进来,坐在桌边沏了一壶茶。

    狐火舞品茶。

    一杯茶喝了两炷香,苏真续上后,再次浅浅的品味起来,不知道的还以为顶级名茶,实则是客栈的赠品,连一品废丹都不如。

    全程沉默。

    转眼又要过去两炷香,苏真只好打破尴尬道:“火舞姑娘找我有什么事,修炼方面的问题,还是说其他的?”

    阴阳调和,功力大增。

    苏真这次双修收获不大,狐火舞却很恐怖,在两天前一次中途落脚中,突破到天罡第六重!

    本来她卡境界长达七年。

    那一夜——

    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“没,我修炼没问题。”狐火舞脸色微微一红,她突破的契机实在不好说出口,心里暗啐一声苏真哪壶不开提哪壶后,说出了来意:“我刚刚听一位住客讲,最近前往南域的跨域传送阵很空荡,不需要排队,明天就能乘坐,咱们明天就去南域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想问一下蓝螭与澹台璇玑的性格……”狐火舞声音很小,为了保持外表平静,端起茶杯抿了一口,但游离的眼神,显示出她内心真实情况。

    原来是刺探情报的。

    也难怪。

    明天就要见另类‘公婆’,说不担忧是假的,苏真完全能理解,实际上他也无法确定二女的态度,万一跟他吵闹,乃至不能接受狐火舞该怎么办?

    跟狐火舞交流一下也好。

    当即。

    苏真详细说了二女情况,从悬空水镜,一直到南海大乱,再到长生山脉杀敌,一起抵抗南域之乱等待,详细叙述一边,尤其是跟二女关系的转折点,还有她们态度变化,说的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“她们真好。”

    听完后狐火舞冒出的第一句话却是这个。

    讲真的。

    狐火舞的确被故事吸引,二女的遭遇跟她差不多,都是被动状态下先发生关系,然后一步步走到今天,收获了一份完美的爱情。

    也许起因很差,但结果很好。

    她有些羡慕。

    如果她也能有这样的结局该多好?

    “蓝螭跟璇玑都不是尖酸刻板之人,她们心地善良,哪怕澹台璇玑表面色傲娇,实则心很软,在寻回蓝螭的过程中,她付出很大。同样,我想她们能接受你。”

    苏真道。

    狐火舞:“嗯,但愿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再然后苏真又讲了一下他的成长经历,除却不死血脉,《大吞噬术》等不能提的,其他都简略的说了遍,以此快速跟狐火舞彼此熟悉。

    狐火舞亦讲了下她的。

    听完后,苏真才明白她为何对男女之事看得那么重。

    简单讲——

    狐火舞并非青州本地人,乃是嵊州一个大家族的旁系女孩,属半妖一族,拥有天狐血脉。她虽然是旁系,血脉纯度很高,再加上天生媚骨,比大多数嫡系女子都强。

    这本事好事。

    奈何,一个‘出身旁系’,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。

    大家族都有联姻的习惯,通过裙带关系,维持家族之昌盛,狐火舞的家族也不例外,很多嫡系女子都从小就被教育为家族做牺牲,嫁到其他势力做正室,侧室,小妾等,狐火舞也是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如果说让她为家族嫁给某势力的少爷做小妾,她不会反抗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还有一种。

    大家族人丁兴旺,旁系开枝散叶,分化出上千支都正常,族内通婚略见不鲜,而且不存在血缘近亲的担忧,毕竟都分出数十代人了。

    让狐火舞嫁给某嫡系少爷,她还是能接受。

    甚至说……

    在未离开家族前,这是她向往之一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她没被派去联姻,没有嫁给嫡系,而是被更高层看重,家族一位老祖点名收她做小妾,要诞下一群血脉纯度高的后代。

    那位老祖已经一千三百多岁!

    而那时狐火舞才二十多!

    从传承上将,她这一脉的直系祖宗就是那位老祖,狐火舞是其上百代后的孙女,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同意?

    狐火舞抵死不从。

    那位老祖却说,正因是他的后代,才应该为这一脉做贡献,诞下一群血脉纯度高的后代,她就是未来的太祖奶奶。

    家族其他人也都劝,可狐火舞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最终家族失去耐心,威胁她如果不做老祖小妾,就杀掉她父母,狐火舞被迫同意,然而就在张灯结彩,准备嫁过去的时候,跟她关系不错的一位小妹带来一条噩耗,她父母已自尽身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宛如一道惊雷,震的狐火舞大脑嗡鸣作响,空白一片,等清醒过来后,穿着鲜红的新娘衣服,哭泣着用老祖送来的聘礼之一,一枚保命用的传送玉符逃离了家族,最终流落到青州。

    再然后。

    就是众所周知的天狐公主钓凯子的故事了。

    谁能想象。

    在狐火舞妩媚放荡的外表下,却有这种惨痛的经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