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十章 苏真怒!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四十章 苏真怒!

    苏真:“延寿的珍奇很多,我在太昊战场见到了天工院的一名副院长,他先天境寿元却过千年,他能做到,院长大人肯定也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俞大师吧?”

    浩然院长显然听过此人,呵呵一笑:“那可是皇帝陛下亲自逆天改命的存在,老朽什么身份?岂能得到皇帝陛下青睐,我很清楚我寿元还剩多少,你是学院一份子,生死存亡之际可愿尽一份力?”

    苏真很为难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是武道巅峰,得奇遇,修神功,战当代天才,败老牌强者,一路逆天而行,浩浩荡荡,势如破竹才是他的目标,一旦成为浩然书院之长,重心肯定要偏移,这不是他喜欢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……

    苏真有自知之明,除了天赋拿得出手,在品行,威望,道德方面,他都没资格做一院之长。

    别说院长,导师都难!

    无视院规,当众杀人,同学导师一缕灭,连陆千秋都冲撞过,这都是品行方面的污点。倒不是说斩杀那些人是错,但身为一院之长,肚量是非常重要的一点,而苏真不能说‘小肚鸡肠’,也绝对是‘睚眦必报’,这种人不适合做院长。

    院长,需以德服人。

    苏真为南域生死搏杀不假,太昊战场功居首位不假,可同样他也杀伐果断,冷酷无情,得罪他的人都被轰杀至渣,以德服人这四个字跟他不沾边。

    相反。

    狠人二字跟他很配。

    苏真有诸多优点,可缺点一样不少。

    “院长抬爱了,但学生有自知之明,此等职务我胜任不起,还是副院长,陆主任更合适。”苏真婉言拒绝,浩然院长亦知道苏真气量是非常大的问题,可如今找不出比他更合适的存在,正准备继续劝。

    咚咚咚……

    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院长大人,学生蓝螭,狐火舞求见。”原来是二女收到消息从镇南侯府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浩然院长适时的中断谈话,和蔼的让二女进来。

    二女一进入,顿时看到了苏真,蓝螭冰山般的冷艳表情中,有一抹难以掩盖的喜悦之情,狐火舞因为相处时间较少,再次相见竟然是‘小别胜新婚’的娇羞。

    “蓝螭,火舞。”

    苏真跟二女打招呼,相隔十几年再与道侣相见,他心情同样激动,若非在大道无上阁,直接抱着二女入洞房了。

    “院长。”

    二女先问候声浩然院长,才看向苏真,两种不同的柔情仿佛能把人融化掉。在太昊战场一直紧绷的神经,这一刻真正松懈下来,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,百炼精钢能化作绕指柔,每次见到自己的女人,苏真就有难言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璇玑呢?”

    苏真发现大小姐不在。

    “在镇南侯府等你好几天,有些耐不住性子,悄悄溜出去玩了,刚刚已经给她传音,估计很快回来。”蓝螭声音多了几分空灵,随着修到天罡八重,龙女的气息更胜一筹,一身蓝色宫装衬托的宛如月宫神女,龙宫公主。

    苏真:“连为夫都不等,看我不教训她!”

    蓝螭:“太昊战场开启数日才出现,还先跑中域,看你拿什么教训璇玑。十几年来璇玑很努力,一到窗口期就拉着我到镇南侯府等你消息,五六天几乎没挪过屁股。”这条冰山蛟龙刀子嘴豆腐心,训澹台璇玑时从来不留情面,但在外人面前超保护璇玑,甚至没能第一时间见到苏真,蓝螭都帮澹台璇玑拉好感,让不明就里的苏真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狐火舞掩嘴笑。

    浩然院长看着三人心中颇是感慨,仿佛回到了曾经意气风发,闯荡修真界的时候,慈眉善目的微微一笑:“小夫小妻的久别重逢,我就不碍眼了,你们先回去吧……至于我的提议,你认真想一下。”

    苏真点点头就要带二女离开。

    而这时——

    嗡。

    苏真的传音符一震,收到了一条消息,打开一看脸色骤变,瞬间阴沉之极,下一刻,一股冲霄怒火陡然爆发,席卷天地!

    呼呼呼……

    怒火在胸腔燃烧,热血剧烈翻滚,化作一股气血风暴宣泄出来,飓风般的将蓝螭跟狐火舞掀出去很远,蹬蹬蹬的倒退数步。

    苏真怒火冲天:“北斗老狗,你找死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蓝螭跟狐火舞搞不清楚状况,好好的突然发火干什么,甚至从来没看到苏真这般状态,怒发冲冠,血灌瞳仁,脸庞涨红,脖颈青筋暴露,因愤怒身体轻微颤动着,一副要把人生撕活剥的模样。

    浩然院长也不清楚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这时。

    蓝螭快走几步,探头朝传音符看去,等看清楚消息内容后,脸色大变,失声惊呼起来:“璇玑被绑架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狐火舞一愣也快步走过去,将内容念出来:“澹台璇玑在我手里,想要救她来南域与西域交界处的长生山脉,记住,你一个人,一旦让我发现白家或浩然院长跟着,做好天人相隔的准备吧,另外,五个时辰赶不到,同样等收尸……”

    落款是北斗阁主。

    “北斗阁主是谁,为什么绑架璇玑?”她们听了苏真在太昊战场的故事,亦是知道斩杀万法归一等人,因时间缘故了解没那么详细,譬如万法归一等人的背景就不清楚,更不知道北斗阁主是何等存在。

    “那个老家伙绑架了澹台璇玑?”

    浩然院长听清了内容,脸色一变,旋即同样阴沉如雨:“老朽知道那家伙阴狠歹毒,多半不会善罢甘休,没想到直接对澹台璇玑下手,这是要引你出洞,斩尽杀绝,他动作这么快,分明是要打个措手不及……”话没说完,看着正朝门外走的苏真,连忙喊道: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苏真:“救人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冷漠至极,充满了死亡气息,就跟骨妖一样,任谁都听得出那无上杀意。

    阴谋?

    陷害?

    暗杀?

    敌对?

    等等等等……苏真都能接受,武道残酷,武者理应踏着尸山血海前进,这些他很清楚,因此那么多人杀他,诸如洪龙鹤,阴六甲等等,他最多是想尽办法反杀而已,绝不会怒发冲冠,火冒三丈,流露出如此强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可,龙有逆鳞。

    苏真最恨祸及家人,谁碰他家人他就杀谁,元婴又如何?

    曾经天罡斩金丹,今日金丹斩元婴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