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十六章 狐家半祖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八十六章 狐家半祖

    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圣祖城灯火通明,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的修士,激烈讨论着新公布的名单,气氛被推向一个高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浩然书院。

    跟圣祖城成鲜明对比的是,这座巨无霸学院寂寥无比,只能听到隐约几声虫豸鸣叫,一团无形的愁云笼罩每个学生心头。

    广场长椅上。

    一些学生面带忧愁的坐着,要么沉默不言,要么三五成群的低声讨论着,声音压得很低,还不如草丛里的蛐蛐声大。

    一些灵峰,宫殿,道场。

    往日灯火辉煌,通宵达旦,如今或漆黑一片,或仅留一盏油灯,跟陷入死寂一样,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杂役院一个大院,隐约有几声叹息。

    “名单公布了,白家主没有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上族家主,地位比浩然院长崇高,肯定不会自降身份争夺院长的。可惜,名单上都是外人,咱们学院一个拿出手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唉,副院长也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岳麓书院半祖团心狠手辣,要把原核心一网打尽,副院长哪敢自投罗网?我现在就想知道苏真学长去哪了,他是青州万载难遇的第一天骄,也是学院唯一的希望!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远走高飞也好,岳麓书院做事太绝,说不定给苏真学长扣上一顶大帽子,当场斩杀。咱们只能盼着苏真学长早日碎丹成婴,王者归来,从外人手里重新夺回院长大位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声叹息。

    院长易位需要青州王府跟礼部双重审批,哪是靠拳头就能夺回来的,外人接管学院已成定局,只希望新任院长公平一点吧。

    不过目前看来很难。

    陆千秋,丘太极,曲华裳,还有不敢归来的副院长大人都是证据,新一任院长必然是心狠手辣的枭雄,野心非常大,出身中域那种崇尚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,又有几个不是铁血之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破军峰。

    山巅殿中聚集了不少人,正手位是一名慈眉善目的老者,一身官袍,正是南海州镇南侯澹台永昌,其他则是跟苏真息息相关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看着名单,惊讶道:“爷爷,玄飞玄青真不参加?”

    澹台永昌:“上面有规定的,再者他俩本就没打算参赛,岳麓书院的团队已经够强,这样还输的话怨不得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浩然书院是我们的,怎能让那群狼子野心之辈夺走?爷爷,你快想想办法啊!”澹台璇玑摇着老爷子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澹台永昌叹口气:“陈副院长我都带不回来,要不是白家家主帮衬,你们都得被镇压。事已至此,只能顺其自然,等白家主跟镇南侯回来,看看有什么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气氛很压抑。

    一种无助感蔓延每个人的心头,明明是自己的地盘,结果一群外人争抢,他们只能干瞪眼,这种感觉很憋屈。

    “火舞,还害怕?”

    一旁角落蓝螭轻轻发生,她面前的狐火舞魂不守舍,妩媚的脸色有些惨白,身子轻微发抖着,像是恐惧某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蓝螭拍拍她的后背,安慰道:“不用害怕,白家主已经帮你挡下,狐太藏那老东西不敢碰你分毫。”

    说起狐家那位老祖,温婉冷静如蓝螭,脸色都忍不住阴沉。

    “那头老畜生色胆包天,明知你已完婚,还点名让你侍寝。口口声声说你是狐家叛徒,这是家族内务,不允许外人插手。岳麓书院那群混蛋竟然视若无睹,一个干涉的都没有?骨祖还戏谑调笑,鱼姬也笑着劝说,让老畜生管好你?这是为人师表?”

    蓝螭心很寒。

    狐太藏就是狐火舞家族的那尊老祖宗。

    狐家——

    嵊州上族之一,半妖家族,太上老祖‘九尾仙姑’乃道藏境!狐太藏是她儿子之一,一身修为早早就元婴七重,有传闻已晋级第八重,是浩然院长之争的大热门!

    狐火舞旁系出身,血脉纯度很高,因此被点名做狐太藏小妾,改善其后代血脉。

    狐太藏是她的老祖宗之一。

    狐火舞要嫁给自己的祖宗?

    这种伦理关系她当然不能接受,随后狐家拿她父母性命相逼,狐火舞被迫接受,然而在大婚之日得知父母双双自尽消息后,狐火舞利用传送符逃走来到青州。

    再后来——

    在培陵郡碰到苏真,发生一系列纠葛后,成为了苏真道侣。

    本以为一切结束。

    可狐火舞怎么也没想到,会在此时此刻碰到家族中人,更没想到是狐太藏本尊,更更没想到狐太藏当中要求她侍寝,而岳麓书院半祖看笑话,督促着事情进行。

    万幸——

    她们随白虚一起归来。

    那时候镇东侯澹台永昌还没降临,仅仅镇南侯根本压不住狐太藏,还是白虚摆平了此事。可狐太藏那阴森一笑,还有最后那句‘等我夺下院长之位再处理此事,身为狐家人,你有自己的义务,逃是逃不掉的’,令她这段时间一直生活在恐惧中。

    当年的心理创伤给她的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白家主,镇南侯,还有澹台爷爷都表明会保护你,在青州这一亩三分地上,狐太藏闹不起风波,”蓝螭安慰一句,心中却很寒。

    寒狐太藏。

    更寒岳麓书院半祖团的态度,那一张张或戏谑,或笑劝,或冷漠的脸,给她留下了深刻印象,她想象不出一个元婴半祖,能把底线践踏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而正是这群人,最可能成为新院长?

    蓝螭心都凉了。

    “嗯,我不害怕,我在想苏真怎么样。”狐火舞强颜欢笑,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你还操心那家伙?”

    蓝螭呵呵一笑:“大家都说他因为害怕不敢回来,我倒觉着是被某些要紧事情缠住了,说不定一降临就是惊喜,晋级元婴都未曾可知。就算不晋级,大不了咱们离开浩然书院,躲进深山老林里,日夜逼着那家伙修炼,什么时候修炼有成再出山,看谁还敢欺负咱们。”

    话说的轻松,她心里也担心苏真。

    苏真从来不迟到的,院长争夺这种大事怎么不出现,难道真出了意外?元婴劫比金丹劫强悍百倍,难道苏真强行碎丹成婴的过程,导致渡劫失败,身死道消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