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苏真对战狐太藏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苏真对战狐太藏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气氛推到极点,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,追其原因无非是苏真跟诸多半祖豪赌,骨祖一旦落败他们将亏得血本无归。

    什么夺道大法,什么为民除害,都是借口。

    真正目的就是输不起!

    最明显的就是穆玄鼎,雷长霄,童若媚等选择隔岸观火,而恒光,陶然,七娘,管彤很默契的御空而起站到了狐太藏后面,放出滔天威势压向白虚等人。

    数位元婴半祖联手,气势黑云压城城欲摧。

    玄火鼎是穆玄鼎的本命法宝,几颗七品丹药雷长霄也不想拱手让人,紫凰舫乃真器,童若媚才元婴四重对她来说太珍贵,肯定不能输掉。还有其他元婴,譬如恒光的雷霆之光,七娘的蛛网,管彤的《千鹤音轴》,陶然的《造化衍生法》等,换到平常元婴境身上就是全部身家,输了是血本无归。

    让他们白看《魔焰炼骨大法》行,但输了赌注绝对不行。

    这就是自私自利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是必胜的局面都要插一脚,白学一门帝级气功,当发现峰回路转后,都不想输掉宝贝盼着对方陨落,哪怕刚刚示好过苏真的几尊元婴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,何况他们跟苏真算不上朋友。

    狐太藏得到支持气焰更胜,背后浮现一座橘黄色火海,火焰演化成各种形态,宛如诸天万物在轮回,看一眼就要沉沦:“白家主,赵侯爷,澹台侯爷,奉劝你们不要自误,在场绝大多数元婴都支持废掉夺道大法,你们三个要背道而驰?别用这里是青州威胁我,这里还是大乾王朝呢!何况,就算青州又如何,岳麓书院比你们背景都大,要么跟岳麓书院半祖团扳扳手腕?”

    白虚脸色一沉刚要说话。

    乾坤一笑的愤怒先响彻起来:“我就纳闷了,你们以多欺少就以多欺少,既然当婊子就别立牌坊,口口声声废我神通是什么意思?合着我掌握一个天赋神通还成了大乾王朝的敌人,未免太高看我!”

    “别跟他废话,千手魔道要被炼化没了,我输了你们赌注都要付,快点杀了他!”

    骨祖尖叫。

    这尊老骷髅架子撑不起损失第七个道的后果,竟然撕掉大家的遮羞布尖锐叫喊起来,很难想像一个男人能发出这种声音,更难想象还是一个阴森恐怖的元婴半祖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全场寂静。

    狼狈的围观者本来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,听到这句话瞬间明白,什么为民除害,民族大义都是遮羞布,原来目的就是输不起。

    群殴还说的大义凛然,真是当婊子立牌坊。

    一时间。

    咿,吁,嘘声不断,各种嘲笑看不起,嫌弃丢脸的声音把伤痛声都给掩盖,哪怕岳麓书院过来的学生,还有贵宾席后面那群各大势力弟子都臊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鱼姬喝斥一声。

    骨祖根本听不下去,千手魔道在有几个呼吸就要被彻底炼化,他疯狂的操纵六座太一秘境再次轰击。同时大吼大叫的让其他半祖帮忙,不该说的话也都说了出来,自己人撕掉了自己人的遮羞布。

    岳麓书院半祖团脸色更难看。

    白虚大笑两声:“狐太藏,还有鱼姬,虎无敌,恒光等,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?明明就是输不起,还说的大义凛然,白某纵横至今第一次见,真是明白了什么才叫厚颜无耻!不就是帝级气功跟真器么,输不起白家帮你们点,何必惺惺作态?”

    白家身为上族底蕴丰厚,但一口气拿出诸多真器,还有数门帝级气功,也要伤筋动骨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白家拿不出来,但可以讽刺他们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对方都不好意思出手。

    这时骨祖的六座太一轰杀过来,澹台永昌随手击溃,乾坤一笑趁着宝贵时间炼化掉了千手魔道,骨祖陷入癫狂状态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叫,六座太一秘境攻击愈加频繁。可惜境界跌落后的他,不是澹台永昌的对手,惹恼后者后,被七座太一秘境轰的吐血倒退。

    又因为骨祖说错了话,竟没有人帮他,任凭吐血倒飞摔进碎石堆里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“狐太藏,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    白虚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狐太藏面无表情:“愿赌服输,只要赌注还做数肯定输得起,但夺道大法必须废掉,你们三个别插手,否则别怪我等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听过必废夺道大法的规矩?”

    澹台永昌确定苏真命保住后,阴着脸看向对方,冷声道:“再者,你还别威胁我们,我跟赵侯爷都是朝廷命官,给你胆子也不敢动手,太虚先生身为白家家主,你敢碰他白家太祖立刻降临,一个念头就镇杀你成飞灰!”

    “你们执意庇护这个妖孽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半人半妖的东西少埋汰老子,我还没说你破坏比赛规矩,你就恶人先告状!”

    乾坤一笑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场面十分混乱,一场比赛闹成这副模样也算亘古罕见,白虚知道真打起来肯定对方占优势,目光落到礼部侍郎身上,希望他能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要开口时——

    一道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,哪怕在喧嚣的环境中都十分突兀,围观者跟元婴半祖更瞬间闭嘴,那句话是:“事情摆到了明面上,还想方设法的掩盖做什么,他们要战那就战,想杀我就拿出实力……老杂种,你不是一直想要我的命么,如你所愿,咱们俩提前打一场,以生死定结果,如何?”

    说话的人是苏真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“伤势如何?”

    “狐太藏乃是元婴八重半祖,参赛选手最强者,别跟他硬拼,破坏比赛规则的人是他们。”白虚,镇南侯,澹台永昌连忙劝说。

    其他人亦因苏真清醒感到吃惊。

    道被击碎是伤及本源的事情,寿元都要大减,重伤昏迷肯定在所难免,这才多久时间苏真竟然恢复了意识,他的愈合类血脉也太强了点。

    “跟我生死斗?”

    狐太藏冷笑:“我倒不介意斩杀你,可你道碎境界跌,连元婴境都不是,哪来的资格跟本老祖叫嚣?”

    “谁告诉你我道碎了?”

    “刚刚不自量力,硬撼我八座太一秘境,被我打碎的那道气血虹芒是谁的道?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它?”

    苏真五指张开,一道气血虹芒在掌心盘旋:“八座太一秘境而已,想摧毁我的气血道还差得远……我说话很直白,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,想击碎我道一点希望都没有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