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十四章 赌一群元婴奴隶!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一十四章 赌一群元婴奴隶!

    “我同意,老杂种,你呢?”苏真道。

    “别!”

    白虚,镇南侯,澹台永昌想要劝,但苏真根本不听,他早就看明白想要夺下院长之位必须立威,而且要立个大威风,否则后续麻烦不断。

    武者拼到最后还是看拳头!

    狐太藏阴沉不定,他看不透苏真,一个不足六十岁的元婴境已刷新他世界观,可最诡异的是气血道众目睽睽下被击碎,下一刻竟然恢复如常,怎么做到的到现在都不知道。对方秘密太多,身上笼罩着一层浓雾,哪怕明知再妖孽也不可能是自己对手,狐太藏还是下定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一张,一张,又一张,层出不穷的底牌,竟把一个老牌元婴吓住了!

    亘古奇闻!

    “老杂种,问你话呢,同意还是不同意,够胆就放开手脚搏杀一场,没胆子留下九尾妖狐神通修炼之法,滚回嵊州,永生永世别再踏进青州半步!”

    苏真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岳麓书院半祖团阴冷盯着苏真,很不爽他的嚣张态度,低声交换意见——

    “此獠是个无底洞,谁都不知道他的底在哪里,但归根结底不足六十岁,能晋级元婴已无人相信,跟狐太藏拼还差得远,对方可是元婴八重境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认为,可苏真的确诡异,气血道到底怎么恢复的?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看到他用气血道挡住八座太一秘境,一瞬间就被击碎,这是做不得假的,可现在完好无损,未免不合常理。不足六十岁的元婴,瞬间恢复气血道,又主动跟老牌元婴生死战,都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,说不定他还有底牌。”

    鱼姬谨慎推测。

    刚到以前她说这种话都会嗤之以鼻,觉着太胆小如鼠,可现在没人能反驳,甚至都觉着苏真还有底牌,这个无底洞底线下还有底线,如果没有才叫奇怪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大家想法已转变至此。

    “不过他就算底牌再强,也不可能跟狐道友拼吧,这可是八重境的老牌元婴,就连我们都意想不到,我觉着此獠是虚张声势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对,他肯定还有底牌,譬如那个瞬间恢复道的能力,但肯定不是狐道友的对手,他就是虚张声势!”岳麓书院半祖团低声交谈,贵宾席上的元婴也交头接耳的说着,每个人都清楚苏真绝非对手,可他一次又一次的表现,让大家下不定决心。

    元婴孬好还知道情况,围观者则看热闹。

    废墟被清理的差不多,伤员护送出去,留下的十来万继续观战。听到苏真声音后都大声叫喊起来,绝大多数还是浩然书院跟青州修士,对苏真有盲目的崇拜,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喊着杀死狐太藏,声浪一层高过一层,震耳发聩。

    贵宾席后面的则认为苏真找死。

    尤其是狐家的俊男美女,随着狐清风被镇压,狐太藏被指着鼻子羞辱,都跟火药桶似得爆炸了,听到苏真邀战他们老祖,都请求老祖斩杀苏真。

    “都在等你呢,打还是不打?”

    “小畜生,你执意找死,本老祖就成全你!”狐太藏权衡再三,觉着自己胜算更大,苏真八成是虚张声势,转身冲张正和抱拳道:“请礼部侍郎做见证,我跟苏真生死大战,胜者生,败者亡,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广场瞬间炸锅,同意了,终于同意了,最强参赛者跟九州第一天才终于还是进行生死大战,这梦幻一般的时刻还是到来。

    张正和:“苏真,你是否同意?”

    他很喜欢这个天才,可这个天才妖孽的让他看不透,礼部侍郎也不敢轻易做决定。

    “当然同意,不过比赛前先把赌注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张正和随后一挥,那些真器,帝级气功,七品丹药落入苏真怀中,看的参加赌注的半祖心在滴血。尤其是狐太藏额头青筋蹦跳,九尾妖狐神通是家族不传之秘,回到家族必然被母祖重罚。

    “九尾妖狐神通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“虎罡珠……好东西!”

    “真器级渔舟,可飞天遁地,防御力惊人?很好,我刚好差一个飞遁法宝……不过说起来,紫凰舫也是这类,品级看起来更好些……真器不嫌多,用不了可以送人。喏,这份蛛网就不错,可惜我有个更好的代替品,也只能送人了,玄火鼎,雷霆之光都是好东西,《千鹤音轴》,《造化衍生法》,上古七彩灵鹿精血,七品丹药……任何一个都很不错。”苏真翻看着怀中宝物,刺激着诸人神经,岳麓书院半祖团几乎忍无可忍要再次动手,白虚三人在后面警惕着。

    等刺激的差不多后。

    苏真重新送给张正和,道:“张大人,学生希望再帮公正一次,我用这些东西做赌注,谁都可以参赌,只要狐太藏这个老杂种打完还能活着,算我输,反之我赢。”

    又赌?

    虎无敌第一个蹦起来:“我赌,你输了把虎罡珠还给我!”

    “筹码呢?”

    “你必死无疑还要什么筹码!哼,我压我全部身家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剩余身价还值一件真器?既然你认为我死定了,就把你压上吧,输了签订奴契,永生永世做我奴隶。”

    苏真语不惊人死不休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虎无敌眼睛瞪成铜铃:“我堂堂元婴七重做奴隶,一份真器也想跟我比价值?”

    “不敢就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虎无敌恨不得生撕活剥了苏真,但脑子里过了一遍胜率后,还是冷哼同意:“反正你也不可能赢,同意就同意,看你嚣张到几时!”

    第一份加注达成。

    苏真环视四周:“还有谁?”

    想要拿出跟真器或帝级气功等价的东西,绝非轻而易举的事情,上一次都认为乾坤一笑必输,拿出了最珍贵的东西赌,现在想押同价位东西太难。

    “签订奴契就行?好,我也跟你赌。”

    鱼姬下注。

    第二份加注达成。

    苏真嘴角一翘:“还要谁?一份真器你们要积攒上千年,一份帝级气功价值不必多言,真就这样流失在外?不都不看好我么,那么押注吧,上一次诸位可都是很果断的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