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发难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发难

    失去元婴后,狐太藏肉身瞬间腐朽,随清风去,一代无上元婴半祖陨落!

    生死搏杀,胜者——

    苏真!

    不过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大道法则已处于爆炸边缘,不能把它镇压就是大败。

    苏真连忙镇压法则。

    一缕缕血色能量回归体内,上古天子龙气本能的缠上去。二者上一次结合是在苏真无意识情况下完成,这一次才真实体会了什么叫凶险万份。每一缕血道归来,天子龙气就缠绕一份,但大道法则可不是束手就擒的,反抗中溢出的一丁点能量,苏真精血开始翻滚,炸的身体七洞八孔,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这还是轻的。

    广场上的大道法则开始翻滚,包括元婴半祖在内感觉气血沸腾,说不出的难受。每一寸筋脉,每一块肌肉都像千刀万剐,剧痛难忍,惨叫声响彻云霄,大家都趴在地上狂喷鲜血。

    嗡嗡嗡……

    虚空能量一阵阵波动,修微弱的跟早就受伤的都昏死过去,剩下的状态亦差到极致,眼看就要大面积死亡。

    “苏真,快自裁!”

    “混蛋,你真想让大家陪葬?你不是要将浩然书院发扬光大么,学生死了,学院直接不复存在,前任院长的嘱托你就这样完成?”

    “你已经赢了,自裁吧!”

    “快死!”

    岳麓书院半祖团叫嚣,穆玄鼎,童若媚亦是叫喊,就连雷长霄,鹿古等也忍不住劝他自行了断,白虚,镇南侯,澹台永昌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苏真,你伪装修为,蒙蔽本官,藐视朝纲,罪大恶极,倘若你现在自裁我可既往不咎,否则……”张正和冷漠出声。

    玄飞:“继续下去浩然书院将不复存在。”

    玄青:“还有你女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骂声,劝声,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打压声苏真充耳不闻,他拼尽全力吸收大道法则,哪怕超出身体负荷还是全力运转。由于大道法则的禁锢,让他无法运用不死血脉,身体伤势不断累加,很快变成了比狐太藏还凄惨的血人。

    筋脉破碎,肌肉破碎,骨骼破碎,内脏破碎!

    身体从细胞层面碎开,进而发展到组成细胞的成分,纵然不死血脉尚在也无法修复。

    吞!

    吞!

    吞!

    明明远超承受范围苏真还在不停吸收,他就像是一个旋窝,充斥天地间的血色能量疯狂灌入其中!

    在这种吞噬下,广场上的人察觉出体内气血沸腾程度减轻,明白苏真在补救,而且是不顾性命的补救。但除了三女无助痛哭外,其他人都面无表情,岳麓书院半祖团还在逼他自裁,他州围观者亦督促自行了断,穆玄鼎,童若媚,雷长霄,鹿古,乃至张正和都一脸冷漠。

    这是苏真惹出的麻烦,就该他解决!

    按照这种吸纳速度,再有几个呼吸便陨落,大道法则也将消除,判断出这点后,大家都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苏真……”

    白虚,镇南侯叹息,澹台永昌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“苏真!”

    三女哭泣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盯着苏真,不是盼着他成功镇压大道法则,而是盼着他早死,而在‘万众期待’下,苏真咬牙坚持着,哪怕血肉模糊也不放弃。

    也许是命不该绝。

    苏真身体已经细胞都破碎掉,可因为血道产生的丝线缠绕了他每一个细胞,乃至真气,神魂,就像是木偶的牵线,这根线是木偶的禁锢,可失去这根线后木偶将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成也那根线,败也那根线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大道法则造成,而现在大道法则成了保护苏真的最后防线,就在这种奇妙的平衡下,苏真竟然吊住一口气不死。

    一个呼吸,两个呼吸,三个呼吸……

    一弹指,两弹指……

    一炷香,两炷香……

    一盏茶……

    本来必死无疑的苏真,居然存活一盏茶之久,而大道法则也在诡异的平衡下一直没爆发,反而效果越来越弱,元婴境率先恢复了真气运转,紧跟着金丹真人,天罡修士,凝煞修士,体内的血线消散,依次恢复了真气运转,充斥天地间的大道法则,消失的一干二净,只留下那具不成人形的尸体。

    死了?

    活着?

    在注视下,那摊烂泥开始重生,渐渐变成了一个人形,最后化作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,赫然是苏真。

    他成功镇压了大道法则!

    不过真实情况比表面还凶险百倍,为了维持平衡他利用天子龙气一点点镇压维持一个度,如同万丈悬崖上走钢丝,一个不慎将摔成齑粉,再让他重新走一次,完全不能保证成功率。

    甚至千分之一的几率都没有!

    这一次是运气!

    “他竟成功镇压了大道法则?”围观者擦着嘴角鲜血看去,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透过投影观看所有过程的南域黎民,虽不明白具体原因也能猜测出其中凶险,都目不转睛的看着苏真,这一位刚刚将老牌元婴斩杀的妖孽将得到何等待遇。

    玄飞,玄青对视一眼,都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现在已确定苏真得到血魔老祖完整传承无疑,可问题此子体内藏着一条大道法则,简直是大杀器,一旦祭出元婴境必死,谁知道下一次有没有那么好的机会能镇压?

    岳麓书院半祖团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穆玄鼎,童若媚等参与第二次赌注的脸色非常难看,尤其是穆玄鼎这一类赌奴契的,阴沉到极点,堂堂元婴半祖做人奴隶绝不能允许,他跟虎无敌,鱼姬等思考要不要出手斩杀苏真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等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冷漠声音响彻广场,将昏迷中的苏真震醒过来,只有六个字,是喝问:“苏真,你可知罪!”

    说话者是张正和。

    礼部侍郎脸色非常难看,一则是被苏真耍了,区区金丹真人竟玩的他滴溜溜转,二则是差点死在大道法则下,任何一个都不能忍:“伪装境界,扰乱比赛进程,藐视礼部规章,你可知罪!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,苏真有难言之隐,还请见……”

    白虚请求。

    张正和:“不要再说了!”

    “张大人,苏真亦是逼不得已,况且他体内藏着大道法则,能演化出气血道,晋级元婴,指日可待,还请……”

    镇南侯,澹台永昌求情。

    张正和:“二位侯爷别说了,金丹境参选院长破坏规矩,何况刚刚差点置大家于死地,罪责不可不追究,本官绝不姑息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