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揭穿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揭穿

    冢林?

    糟糕!

    柳相猛地站起来,因动作过猛嘴角溢出鲜血,二长老手忙脚乱的搀扶,大家都吓得不轻,这可是永恒国度第一高手,竟然虚弱到这种程度。

    “随我去冢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柳相立刻改口:“不,二长老留下,其他人去冢林无论什么情况都压下。”

    雷长霄等去而复返,如果不能将他们吓退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宗主,冢林究竟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三长老不解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解释,先过去。”柳相取出一枚血晶晶的丹药,上方盘着两条血蛇异象,张嘴吞下后一股狂暴的气血力量在体内炸开,金纸般的脸色变红润起来,紊乱的气息亦恢复平缓。

    猛一看,好像处于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而五大长老看到丹药时,就想阻止可惜慢了一步,二长老脸色非常难看:“七品双蛇血丹虽能短时间内恢复气血,可药效一过,气血直接进入枯竭期,对肉身有不可逆转的伤害。”

    随着气血的枯竭,服用者会变成耄耋老翁,不仅仅是外貌上的变化,寿元亦会缩减从本源变成老人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都说修士外貌不重要,可寿元很重要。

    柳相正常情况下还能活四百多年,一颗双蛇血丹能让他折损起码三百载寿命,在此过程中不能晋级道藏的话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而永恒国度禁制大道法则,谁能晋级道藏?

    “速去。”

    柳相冷哼一声,其他几位长老见他连双蛇血丹都吃,明白情况严重性连忙遁往冢林,而柳相则带着二长老遁离悬空山在半道上拦住青铜宫殿。

    青铜宫殿中,七尊元婴站立,威压实质般的凝成龙形黑云,宛如一条孽龙咆哮天空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一道剑光从天而降,将孽龙一斩为二。

    雷长霄等联合威压散开,同时眉头一皱的朝正前方看去,在万众瞩目下两道身影缓缓出现,为首那个身穿道袍,仙风道骨的男子,赫然是天一道宗宗主柳相。

    “刚才让你们逃了,还敢来送死?”柳相背后凝聚一片祥云,垂下万道祥瑞霞光,沐浴在霞光中的他宛如天人合一。

    “柳相?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被一个元婴九重缠住了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姓白的小子呢,难不成是天一道宗的细作!”

    “抓住姓白的!”

    “撤!”

    一个生死大道打破了诸元婴的胆,见到柳相降临一个个都如临大敌,御灵教主更想擒拿白石严加拷问,若非雷长霄知道白石乃青州白家世子都怀疑中了圈套。

    那群贪婪散修更吓得心惊肉跳,调头呼啦啦的逃窜。

    “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把天一道宗当成什么地方了?留下性命!”二长老催生万道剑气,狂风暴雨般的射入散修群中,顿时斩杀数千修士,残肢断臂横飞,血雨纷纷洒洒。

    他受到柳相指示,装出强硬姿态恐吓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青铜宫殿元婴的瞳孔都缩了起来。

    柳相声音冷漠:“念在都是永恒国度修士的份上,我可以网开一面。御灵教主,梵静仙姑,还有天河正宗的三位,你们斩杀雷霄宫二人,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御灵教主跟梵静仙姑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雷长霄,唐元屠脸色微微一变,移动脚步靠近一些,同时道:“诸位别被蛊惑,别忘了天一道宗历年来的欺压,咱们一旦内斗反而正中下怀,诸位也免不了惨遭秋后算账。”

    御灵教主跟梵静仙姑慢慢站到一块。

    “永恒国度是个囚笼,我们都是囚犯,雷霄宫跟咱们不同,乃是来此找奇遇的邪魔。凭什么大家都是元婴,咱们要被圈养,而他们就是猎人?我知道诸位心中不满,天一道宗的确数百年来忽略了各大门派感情,但归根结底咱们才是自己人,与虎谋皮不仅挑衅天一道宗,更违背永恒国度所有生灵的意愿,诸位考虑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柳相言语蛊惑。

    御灵教主跟梵静仙姑明显有动心迹象,两派损失惨重明明应该是恨意最重的,可正因为损失惨重导致底气不足,面对绝对力量的威压,心理防线也最容易垮塌。

    “如果就此罢手,天一道宗可会秋后算账?”御灵教主眼中阴谋酝酿。

    “天一道宗损失惨重,可御灵教跟焚香阁更惨,只要你们斩杀雷霄宫二人,我可以既往不咎。”柳相声音平淡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保证?”梵静仙姑问。

    三言两语,青铜仙宫阵线垮塌,面对能衍化生死大道的存在,实在没骨气抵抗。

    “御灵教主,梵静仙姑别自乱阵脚,我们先撤,从长计议。”雷长霄连忙喝道。

    柳相:“我的话,就是法。”

    御灵教主已经铁了心:“好,我相信以柳宗主身份不会骗我们,不过斩杀雷长霄有困难,尚需天河正宗帮忙,为表诚意,我愿缴投名状!”

    话音尚未落下,御灵教主祭出一颗黑葫芦,啵的声拔开塞子,葫芦嘴喷吐烟雾,形成一头金丹巅峰厉鬼,把猝不及防白石摄过来。

    “正是此子妖言惑众,让我等反攻悬空山,在下拿他立信!”

    御灵教主一掌拍下:“死!”

    “住手,这是青州上族世子……”纵然雷长霄恨极白石谎报军情,也知道一旦放任御灵教主杀人,青铜宫殿的阵线算彻底垮了,更何况白石身份尊贵,只要这一幕传到白家耳朵里,雷霄宫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雷长霄连忙制止,可惜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一声闷响,白石被拍成血雾。

    “柳宗主,可够?”御灵教主跟梵静仙姑快速遁离青铜宫殿,不敢站到柳相身旁,却也避开了雷长霄等人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柳相点点头,又看向武魁:“天河正宗选择灭门绝户还是弃暗投明。”

    “愚蠢!”

    雷长霄跟唐元屠低喝一声,也不敢跟天河正宗站一块,这座青铜宫殿可是武魁的法宝,连忙遁了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天河正宗三人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武魁扫了眼御灵教主跟梵静仙姑,又看了眼咄咄逼人的二长老,最后目光落到柳相身上,神色恢复平静,道:“别人不了解你,武某可一清二楚,以你的性格真有绝对优势不会在这里废话,强行衍化生死大道代价不低吧。只有你跟二长老出现,代表天一道宗内部的确有问题。不要再装了,你,外强中干,色厉内荏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