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暗藏杀机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暗藏杀机

    圣毒教被灭是震惊永恒国度的大事,尤其出手者不是苏真,更被传的沸沸扬扬,声称藏着一个神秘高手虎视眈眈,有说法是苏真的帮手,有说法是他的大敌。

    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哪一个是真的没法确认。

    不过苏真在检查暗鸦毒皇伤势后就明白是万恶之祖动的手,那家伙要逆转神功参悟万毒道,而永恒国度毒功最强者就是暗鸦毒皇,为缩短进程把目标放在此人身上很正常。

    这就是另一种吃人练功,苏真闭着眼都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打扫战场,整理玄阴聚兽幡,又联系白石问情况,最重要的是把第一目标放在天一道宗浪费时间太多,导致万恶之祖虎口夺食成功,这是我逻辑上的错误。”

    苏真认清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一秒都不耽搁直接横扫圣毒教,万恶之祖肯定没机会杀人,只是没料到潜伏十年的老鬼这时候横空出世,不得不说对方心理素质过人。

    不过无妨。

    净琉璃菩萨身给苏真绝对底气,先天立于不败之地,剩下的都好说……再者,之所以目标放在土著元婴身上,是为了祭炼玄阴聚兽幡。

    万恶之祖跟其他人不同。

    他曾是道藏巅峰,半步元神,没有万全准备很难斩杀此獠。

    防御有了。

    攻击有了。

    但怎么斩杀还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最好的办法就是多祭炼玄阴聚兽幡,借此禁锢万恶之祖,剩下的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且让你多活几天,先灭柳相,再灭龙尼庵跟滕家。”苏真撑开残破太一秘境,命格无敌的皇甫青青出现在身边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尸骨洞最深处。

    凄厉的惨叫响彻洞窟,一团幽芒忽明忽暗,伴随着是狰狞的阴笑,好像是一只夜枭在吃人!

    实际情况则是,万恶之祖在炼化暗鸦毒皇的元婴,双手翻飞间,一缕缕墨绿丝线射入元婴体内,像是寄生血管般摄取能量,汇入万恶之祖的体内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看起来痛苦无比,暗鸦毒皇的元婴叫声凄惨,难以想象是一尊元婴九重大魔头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乍一听。

    以为是个受屈辱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,杀了我,快杀了我!”暗鸦毒皇的元婴凄厉跪求着:“求求你给我个痛快,打得我神魂俱灭也行,不要再这样折磨我,啊啊啊!”

    “我的目标是你元婴毒素,杀了你谁给我?”

    万恶之祖阴鹫笑着。

    从暗鸦毒皇的元婴里摄取毒素,好比是拿根粗钢针扎入凡人骨头里吸骨髓,疼痛难以想象,尤其是元婴娇嫩的很,神经元丰富,一点点痛苦都放大百倍,可想而知数十根墨绿丝线扎入体内的痛苦。暗鸦毒皇惨叫不代表弱,恰恰相反,代表神经坚韧无比,换成普通元婴早已疼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,求求你给我个痛快……”

    暗鸦毒皇求饶着。

    万恶之祖无视,继续摄取能量,元婴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着,像是一个青壮年被吸血蝙蝠吸干净精血,化身一具干尸一般。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在一声最恶毒的咒骂中,暗鸦毒皇元婴化作齑粉,万恶之祖体内一团能量不停扩张收缩,仿佛要撑破身体,毛孔里喷射剧毒,道袍被腐蚀干净。

    “好浑厚的毒素,足以神功大成!”

    万恶之祖眼中一喜,连忙开始炼化毒素,圆满《万毒蚀心》,问鼎元婴十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水三十六国之晋国。

    一个衣衫褴褛,蓬头垢面,神色落魄的中年男子在街头苍蝇馆子里吃饭,点了一碗清水汤面狼吞虎咽,几个醉醺醺的泼皮,摇摇晃晃的走进饭馆。

    “老板,上菜!”

    为首的络腮胡大吼一声,一屁股坐到落魄中年身边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陆续坐下。

    “冯家的小娘皮长得真白嫩啊,那脸蛋,那屁股,那双长腿,尤其是皮肤,简直能掐出水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惜成了孙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孙少爷鬼点子就是多,真不愧是秀才,冯家拒绝媒婆提亲,换咱们肯定明抢,而孙少爷却请咱们演出戏,大街上桥西冯家小娘皮,他则英雄救美。还用了苦肉计,没派家丁,没使钱,就用小身板挡在前面,被咱们狠狠教训一顿,博取了冯家小娘皮的同情心,真是得人又得心,一箭双雕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人家是秀才呢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悄悄告诉你们,调戏冯家小娘皮时,我狠狠摸了几把,真是嫩,真是大,那弹性手感是真好!”

    “老四你不要命了?孙少爷阴面秀才一个,小心被他知道!”

    “冯家小娘皮脸皮薄肯定不敢说,你们不说谁知道?”

    几个泼皮无赖乌乌泱泱的说着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络腮胡注意到落魄中年,重重哼了一声:“喂,对面那个,大爷看你眼生,可是邹城本地人?”

    “小,小人是过路的。”中年男子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络腮胡哼道:“吃完了就滚,邹城不适合谋生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连面都不敢吃完,生怕被殃及池鱼放下一文钱就离开,而络腮胡冲叫做‘老四’的家伙使个眼色:“跟上去盯着,这种穷酸最喜欢下阴绊子,别悄悄给孙少爷打了招呼。你说你嘴巴够大,有外人也敢乱说话,孙少爷手段咱们是清楚的,容不得有闪失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哪有这么夸张。”老四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跟上!”

    络腮胡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别看他生的粗狂,心思却极细,否则不能在邹城一亩三分地上混的风生水起,江湖外号‘毒蛇蟒’不是白来的。

    老四只要跟上去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步履蹒跚的朝城外走去,老四抱着膀子跟在后面,在大后面同样有一个青年跟着,其身穿灰衣,古朴无奇,跟邹城普通居民一样,只是一双眼睛紧紧盯着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这是苏真。

    施展《造化衍生法》伪装成平民百姓,之所以跟着中年人不是保他安危,恰恰相反是要斩杀他。

    原因简单。

    那家伙就是曾经永恒国度第一高手,天一道宗宗主柳相伪装的!为逃避追杀,竟然化身落魄凡人行走三十六国,以至于被一群泼皮欺辱,苏真想要知道他底线在哪里,到底能承受多大欺辱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