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一重吊打七重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五十二章 一重吊打七重

    “品尝下被抽筋的滋味吧!”郑坤右手猛地往后一拽,围观者仿佛已经看到黄金狮子王全身筋脉被抽出来的惨状,而杨万雄无动于衷,他放弃援手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郑坤狰狞一喝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闷响响起。

    黄金狮子王感觉要被拽出体外的筋脉突然停住,然后缓缓地送回原位。他艰难的抬头看去,当看清站在郑坤身旁的身影后,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,露出解脱般的微笑,喃喃自语一声:“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郑坤一惊。

    他感觉右手腕被禁锢,任何动作都不能施展,并且被慢慢压回到生死簿的封面上。

    扭头看去,见是一个青年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敢干涉朝廷命官办案!”郑坤爆喝,运转真气想要挣脱对方禁锢,却发现对方的手就像是老虎钳,任凭他真气翻滚浪潮,依然纹丝不能撼动。

    郑坤震惊起来,这青年力气大的吓人。

    来者自然是苏真。

    他化作流光遁到造化金钟旁,一眼就看到郑坤要斩杀黄金狮子王的场景,关键时刻降临阻止。看着浑身是血,面如金纸的黄金狮子王,苏真没有任何表情,脸色平静的像是一汪死水。可双眼中的杀意,纵然只能看到他后脑勺的围观者都感觉出来。

    不怒则已。

    一怒,伏尸百万!

    “璇玑呢。”苏真声音冷漠。

    “在我太一秘境中,毫发无伤……咳咳……”黄金狮子王捂着胸口咳出两口血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苏真放出一团柔和真气载着黄金狮子王落地,竟没任何一个人敢阻止,哪怕在场还有数位元婴半祖也跟捏死了一样,一点动静都没有,都行注目礼看黄金狮子王被安顿好。

    气势可以镇敌。

    传闻中,大乾皇帝的气势放开后,哪怕九州王都战战兢兢,道藏人祖能直接吓死!而九州王一个眼神,也能把元婴半祖吓得肝胆俱裂!

    鼠看到猫战战兢兢,羊看到狼抖如筛糠。

    虎啸山林,万兽匍匐。

    自从苏真修成气血雷霆道后,三女在他身边都感觉不自在,经历蟠桃圣地一战跟海皇岛一战,元婴无敌给苏真带来的底气,足以傲世群雄。

    在元婴境他就是帝王,就是猛虎!

    如今气势放开,冲天杀意撼霄汉,形成的乌云笼罩半个盛京,纵然万恶之祖,滕家,龙尼庵围攻海皇岛时都尤有不如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快放开我!”

    郑坤挣扎。

    苏真伸手去拿生死簿。

    “大胆!”

    郑坤一怒,刑部真器要是丢了,他这个尚书也就到了头!本名法宝的丢失的危险,帮助他突破心灵桎梏,左手掌心黑光涌动,化作一口月牙形气刃斩向苏真:“刁民受死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轻响,整个潜龙圣院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郑坤傻了。

    杨万雄傻了。

    围观的朝廷官员傻了,参赛的皇族后裔傻了,了尘道人眼睛瞪得几乎要凸出眼眶,透过水晶球关注战况的那群家伙,也如遭雷殛的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宰相,大将军,乃至乐亲王,大永皇帝——

    都傻了。

    刚才刑部尚书被扇耳光了?那个神秘青年扇了刑部尚书的耳光?跟严父对付不听话的熊孩子一样,一巴掌打脸一尊元婴七重的半祖?

    见鬼了!

    这是真的假的?

    “你……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郑坤一张嘴,五颗牙齿卡在嗓子里,剧烈的咳嗽两声后混着鲜血吐出来,腮帮子鼓的跟蛤蟆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!你……”

    郑坤双眼充满血丝,瞪出眼眶,怒火冲霄,而苏真面无表情的继续去拿生死簿。

    “混蛋,给我死!”

    郑坤疯狂催动真气,一拳轰向苏真咽喉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又是一声脆响,潜龙圣院再次万籁寂寥,郑坤的左脸被抽肿,张嘴又咳出五颗牙齿,说话都变得漏风。

    生死簿被拿走。

    苏真冷漠问:“如何清除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郑坤发出尖叫,比服侍大永皇帝身边的那些阉人还刺耳,他彻底被苏真弄疯了。别说他是刑部尚书,单纯元婴七重的身份,也容不得被当众打脸羞辱,哪怕大永皇帝都不敢对他这样做,一个莫名其妙的青年竟然连扇他俩耳光,彻底超出郑坤承受极限。

    身为刑部尚书城府很深,不敢说宠辱不惊,喜怒不言于色是基本素养。

    而现在两个耳光打的郑坤心态崩溃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死!”

    郑坤狂吼着催动背后白蚕虚影喷射丝线,苏真抓着他手腕不闪不避,任凭蚕丝攻击,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蚕丝连他皮肤都刺不破。

    苏真抬脚,一踢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声脆响,郑坤的右膝盖粉碎性骨折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郑坤惨叫。

    “生死簿上的名字怎么清除。”苏真冷漠问。

    “去死!”

    郑坤操纵蚕丝射向苏真眼球,后者头颅微微一偏,再次抬脚踢出去,咔嚓一声脆响,郑坤的左膝盖也粉碎性骨折。

    “生死簿上的名字怎么清楚。”苏真再问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郑坤操纵白蚕虚影朝苏真吞来,苏真右手一扳,“咔嚓”声脆响,郑坤的右手腕被折断,随即右手朝其左肩一打,“咔嚓”声脆响,左肩粉碎性骨折。

    郑坤惨遭断手断脚。

    这时候白蚕虚影吞下来,让围观者目瞪口呆的一幕再次出现,苏真运转《乾坤震荡诀》,气血翻倍后扬手随意一拳,血色拳罡宣泄而出。

    嘭的声。

    白蚕虚影被凌空打爆!

    傻了。

    都傻了。

    潜龙圣院,鸦雀无声,落针可闻,每个围观者都被眼前一幕给惊呆,《天蚕功》可是帝级气功啊,破不开你防御便罢了,随手一拳就打爆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这在你眼里连下乘气功都不如?

    而这时——

    有围观者发现更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个从二品的官员,盯着苏真气息波动,瞳孔猛地缩成了针尖,惊叫道:“他是元婴一重!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此言一出所有人一愣,纷纷从石化状态醒来,去关注苏真的气息波动,不注意不要紧,一注意更加眩晕,对方竟真的是只是元婴一重!

    一个元婴一重吊打元婴七重?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大家是在做梦吧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