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兴师问罪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:至尊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兴师问罪

    “多谢几位好意,青青炼罡之事我会亲自处理。”

    苏真婉拒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龙长眉三人神色微微一变,他们从苏真语气中听出,对方是真看不上三品天罡阳脉,也就是说他的目标是二品乃至一品天罡。

    “此女深得苏真重视啊。”

    龙长眉,龙虚鹰,龙海晨相互对视一眼都清楚了皇甫青青的重要性,态度更加亲切:“只顾着说话了,苏院长里面请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。

    华灯初上,龙家招待贵宾的殿内喜气洋洋,殿内高台正手位坐着龙雅,下方左起第一个位置就是苏真跟皇甫青青,他对面则是龙长眉。

    然后依次十三张桌子。

    除了一些在外悟道或闭死关的元婴外,其他半祖级人物都在场,纷纷向苏真举杯问候。

    在殿堂中间一群舞女载舞,琴师抚琴,优美的舞姿跟醉人的音乐把气氛烘托到极致,好像世俗界凡人庆祝新年一般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。

    龙雅突然起身冲苏真端起酒杯:“苏院长,龙雅代表龙家向你赔礼。”一些长老露出差异之色,搞不懂这是哪出戏,而龙雅继续道:“鬼府身为龙家下属势力,得罪了苏院长与这位姑娘,龙家存在失察之责,这杯酒算是赔礼。”

    说着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龙族长误会了,在下并非因此事而来。”苏真站起来同样饮尽杯酒,解释道:“不过的确跟小徒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龙雅眼露疑惑。

    在见到苏真后她就一直觉着,为了区区芝麻大小的事情,苏真亲自登门问罪未免有失风度。由于龙雅想通过交好苏真,把根系伸入青州南域,脸上一直挂着亲切微笑,刚刚更主动道歉,算是做足了姿态,没想到对方不是因为这事情。

    那因为什么?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是……”龙雅神色凝重的打量起皇甫青青,再见面的一瞬间,龙长眉就给她传音消息,她知道此女在苏真心中地位很高,并意图给她找一品天罡阳脉。

    但这跟龙家半点关系都没有。

    她可以眼都不眨的用三品天罡交好苏真,如果有二品天罡阳脉,权衡之后也能割舍。可龙家根本没储存二品天罡,更何况苏真目标是一品,别说龙家还是没有,就算有也不可能给他。

    一品天罡跟二三品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苏真身为元婴半祖,不可能连这点都不清楚,他要是狮子大开口,龙家绝不会结交这种骄傲自大之人。

    “青青。”

    苏真目光从龙雅身上离开,落到下手位,一个满身戾气的红发青年身上,吐出全名:“皇甫青青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那个戾气红发青年眉头一皱觉着有些眼熟,他抬头看向皇甫青青,发现那少女也在盯着自己,眼里全是仇恨之色。

    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戾气红发青年暗道一声,一边看着皇甫青青,一边搜索脑中记忆。突然间一个关在四方剑院水牢里的女囚犯,样貌跟皇甫青青重合起来,他猛地发现俩人眉宇间竟然有七分相似:“龙剑天跟我说过,那个女囚有个软肋,她的女儿叫什么青青,难道就是她?”

    “苏院长想为青青姑娘办什么事?”

    龙雅直接问。

    龙家非常庞大,嫡系跟旁系交综复杂,二十五尊半祖,外加三位外姓半祖各自组成一方势力,相互之间,明争暗斗,摩擦不断,跟宗门派系内斗一模一样,每个半祖的事情就是他单独的事情,其他半祖根本不知情。当年覆灭剑龙门,在瀛州北域看来是天塌地陷的大事,可龙家很多人都不知道,更别谈龙日幡囚禁皇甫佳人一事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苏真一说,全都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小徒曾是剑龙门的人,其母亲皇甫佳人是剑龙门的一位长老,此刻就在龙家,我想带走她。”苏真道。

    “剑龙门?”

    “皇甫佳人?”

    “这是谁?”

    在场半祖都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唯独龙长眉略知此事,解惑道:“剑龙门的创建者就是龙战南,当年他因为跟老祖闹矛盾离家出走,在瀛州北域创建了这个门派。不过他已陨落千年,剑龙门也成为一个不入流的小门派。我记得六十年前,剑龙门有一个龙家后裔求见,好像是日幡接待的,后续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说着看向戾气红发青年。

    他就是龙日幡。

    “六十年前的事我已记不太清……”龙日幡打个哈哈。

    可他还没说完,一声愤怒的叱喝突然响起——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皇甫青青一脸愠色的站起来:“当年是你亲自毁掉的剑龙门,我母亲也被你亲手抓走,你怎么可能不记得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殿内陷入震惊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?”

    “剑龙门我是有点印象的,本来想拉拢它入我麾下,后续听说被毁掉,就没在放心上,怎么成了日幡毁掉的?按照长眉的说法,剑龙门归根结底有龙家血脉,日幡不可能做出毁灭龙家血脉的事情吧?何况剑龙门的一个长老能强到什么程度,顶天是天罡境,他没理由亲手抓走这种存在,那个小姑娘搞错了吧。”

    在场半祖各抒己见。

    从惊讶的表情还有议论的话语可以看出来,他们不相信皇甫青青的话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元婴半祖,尤其是龙家的半祖,龙日幡在任何地方都深受尊敬,如今被一个凝煞小辈打断话,让他露出不悦之色,眼睛微微一眯凶芒爆射,阴沉着脸道:“在座都是元婴半祖,你一个区区凝煞小辈有什么资格胡言乱语?苏院长,你这徒弟的礼仪……”

    “礼仪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不等他把话说完,苏真同样打断他,斜着身子脸色淡然的望着他:“青青的礼仪非常好,是我见过最有礼节的晚辈没有之一。相反,能让青青愤怒到这种程度,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人,我还要问问你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龙日幡:“苏院长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声干什么,当我是聋子么?”苏真声音沉下来,殿内气氛瞬间跟着凝固,气温降到冰度,那些载歌载舞的舞女冻得瑟瑟发抖,优美的曲调戛然而止,取而代之的是肃杀之气。

    他一步不让。

    双方气氛剑拔弩张,陷入一触即发的状态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