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死敌?夫妻?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六十章 死敌?夫妻?

    清晨,空气还略微潮湿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木门被叩响,皇甫青青在外面道:“母亲,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一道柔和的声音响起来。

    皇甫青青推开门,一眼就看到洗漱完毕的皇甫佳人:“母亲,今天感觉如何?蓝师母昨晚又给我了一枚六品丹药,你服下吧。”

    她将怀中一个精致小瓶取出,里面躺着一枚通体晶莹剔透的丹药,上方浮现一片蔚蓝彩云,这是‘海魂丹’,对于蕴养阴魂有极大好处。

    皇甫青青放下丹药走到窗边,推开窗子,让晨曦照进来:“多晒晒阳光对身体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青青过来。”

    皇甫佳人肉身伤势已经痊愈,可阴魂方面还有点小伤,脸色显得苍白,加上一身素色衣裙有些病态,跟当初浩然书院那位一身皇袍,高冷凌厉的皇甫学姐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“母亲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青乖巧的坐到她身边。

    皇甫佳人伸手将女儿额头散落的一缕头发扶到耳后,痴痴的打量着女儿,眼睛里蕴含了上百种滋味。半天月前她就清醒,从皇甫青青跟蓝螭的嘴里得知了整个过程,竟然是苏真救得她,为此不惜孤身杀入龙家,当众斩杀了龙日幡。

    感动?

    不,她一点都不感动,起初还有一点点,可当皇甫青青兴奋的讲述师傅战斗力后,皇甫佳人甚至心中冷笑,那个家伙无非是在做戏!

    当时她想离开。

    可是青青的表现让她下不了狠心,她完全沉浸在苏真带给她的关怀中,甚至悄悄说过‘师傅如果是她父亲就好了’的话。

    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

    皇甫佳人更没法张嘴,只能压下心中滋味强忍着,她希望慢慢的说通皇甫青青,然后一起离开……至于独自走掉?

    一则,皇甫青青会追问原因。二则,她不想把青青留给苏真。

    尤其第二个才是重点。

    “师母跟我说,地下密室里有剧烈能量波动,估计师傅很快就出关。”皇甫青青很兴奋的道:“母亲在浩然书院时,一定跟师傅关系非常好,真期待你跟师傅见面的场景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皇甫佳人笑的很别扭。

    “我三个师母也很不错吧?母亲昏迷时都是她们帮我照料的,清醒后又每隔几天送一枚丹药,真的很关心母亲!当然,师母们也非常照顾我,以前我只跟璇玑师母熟悉,还害怕蓝师母,火舞师母不喜欢我呢,没想到比璇玑师母还疼爱我。”皇甫青青没有察觉皇甫佳人的不自然,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,叽叽喳喳不断说着。

    皇甫佳人内心更加杂乱。

    狐火舞是谁她不认识,但蓝螭跟澹台璇玑太熟了,当年她还想要斩杀过对方,没想到一百年后成为了自己女儿的师母。

    在她清醒的当天,蓝螭就跟她摊牌。

    从苏真顾忌青青承受力,没有坦白身份暂时做师傅,到她们三个不反对苏真收她,并表态以前种种揭过不提等都说明白,最后把选择权交给她。

    走或留全凭她。

    但有一点,青青不能带走!

    一则,青青跟着她们成长环境更好。二则,青青天生劫运命格,皇甫佳人带着她的话,早晚会再次出事。

    劫运命格?

    皇甫佳人完全不同,直至听完解释才明白,回忆当初剑龙门发生的事情,的确都伴随着皇甫青青的成长,而这也成为她最纠结的一点。

    留下?她不想。

    带青青走?对方不同意,而且她也的确没有保护能力。

    咚咚。

    叩门声响起,皇甫佳人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木门推开。

    蓝螭走进来:“刚才陆主任传音,说龙副院长感应到地下能量变化到了最后时期,苏真应该很快出关。”说着把一颗乳白色珠子放到桌子上:“这是陆主任从玄真道场找到的安魂珠,你佩戴在身上有助于阴魂恢复。”看到海魂丹还在后,黛眉微微一皱:“留着干什么,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母。”

    皇甫青青乖巧的喊一声,也督促皇甫佳人:“母亲,先吃药。”

    “注意休息。”

    蓝螭冲皇甫佳人点下头离开,刚出来迎面碰到苏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女人坐在桌前,青丝如瀑垂下,一身素朴的白裙映衬的脸色更显苍白,宛如我见犹怜的病美人,她听到开门声朝门口看去,刚好看到一个剑眉星目的青年。

    青年也朝她看来。

    两道目光在半空中碰撞,好似两口精神箭矢撞到一块,虚空泛起细微的能量涟漪。

    “师傅!”

    皇甫青青兴奋的站起来,很不淑女的挽住他手臂,亲昵的不像样子。

    “学姐。”

    苏真微笑着冲皇甫佳人打招呼,看不出任何异色。

    “苏真……院长。”

    皇甫佳人表情变化则明显的多,连身子都轻微的颤抖着,双眼蕴含的神色更透露着一丝杀意,要不是皇甫青青在场,她能催发无形剑气强攻。

    “青青,你先出去下,我跟你母亲有些话要谈。”苏真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皇甫青青很诧异。

    “学姐当年不辞而别,我有很多话要问,何况还得检查下阴魂恢复的如何,你先出去吧,很快就能谈完。”苏真拍拍皇甫青青的手臂,后者只好松开胳膊朝外走去,小脸上很是诧异,不明白什么话题得让她这个女儿回避,心思细腻的她感觉到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难道说……

    小脑袋里冒出一个念头,但瞬间就被她驱逐出去,暗道一声:“不可能,母亲有道侣的,虽然父亲已死,但跟师傅不会有再结果。”顿了顿,心中叹口气:“唉,如果真的能成也不错,真希望有个人陪伴母亲。”

    屋内。

    只剩二人。

    苏真脸上微笑消失,神色淡然道:“学姐,百年未见,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苏院长挂念。”

    皇甫佳人神色也冷下来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我从未想过有天见到皇甫学姐,更没有想过学姐给我诞下一个血脉,不得不说造化弄人,这一切已经发生,皇甫学姐有何打算?”苏真没有废话,开门见山,两个曾经的敌人在这种情况下重逢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