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将计就计,借刀杀人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将计就计,借刀杀人

    一个月前,雷州。

    铜九长途跋涉,终于抵达滕化元的老巢,而当他全盘托出消息后,得到的结果如同玄青等人预料——

    一个字:死!

    滕家根基尚浅,元婴不多,没损失一个都疼得滕化元肝颤,何况连他的精血化身都被毁掉,这种仇不得不报。但滕化元不是鲁莽之人,苏真威名他略有耳闻,尤其是连他精血化身都能毁掉,证明除非他真身亲临,否则派多少元婴都没用。

    而最适合动手的机会,就是武道茶会!

    “姓苏的敌人不少,武道茶会上必然麻烦不断,我得充分利用。”滕化元彻夜钻研苏真情报,发现他有个道侣叫狐火舞,乃是嵊州半妖家族的人,为了狐火舞跟院长地位,他曾斩杀过狐家一尊八重境元婴,而此届武道大会就是在嵊州中域举办。

    他眼睛眯起来,里面充满无尽阴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滕化元前辈一直想回到青州南域,南域已被镇南侯跟浩然书院经营成铁板一块,他强行扎根,对方有资格请青州王府出面。老祖答应帮他重返南域,而作为回报,滕化元前辈将跟家族结为同盟,此番斩杀苏真行动,他将作为最终底牌出面。”

    屋内。

    狐圣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道藏境亲自出手,苏真必无半分活路!”狐藏剑声音拔高三分。

    “别太乐观,武道茶会聚集九州最顶级天才,防范措施很到位,道藏境亦必须小心才行,否则将被群起而攻之,咱们得铺好路……”

    狐圣正说着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一声惊喝:“谁!”

    “有人?”

    狐藏剑跟狐列娜对视一眼,磅礴气势同时爆发,轰碎门窗冲了出去,然后就看到一个狐家弟子冲到花坛旁,但周围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狐真,你看到了什么!”那名弟子隶属狐列娜麾下。

    “禀老祖,弟子巡逻时发现花坛后面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,可冲过来后他瞬间消失,弟子也不知道人去哪了。”

    狐家弟子单膝跪地道。

    狐藏剑脚下一动,下一刻出现在花坛后面,门口的残影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他扫了眼地面,发现泥土有一点暗红,掌心真气倒旋摄取那些泥土,凑到鼻前闻了闻,脸色顿时阴沉如雨:“该死,是一具精血化身,有人潜入了院落!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狐家临时落脚的地方,谁没事潜入打探消息?何况院落被阵法笼罩,元婴境也不能悄无声息的进来。”狐列娜说着取出阵盘查看,确定阵法没有被篡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肯定是他!”狐藏剑猛地想起一个人。

    狐列娜:“谁?”

    “今天离开院落的一共有七个人,两个已死,剩下四个负责把他们尸身送回家族,只有我又回到这里,肯定是我带进来的。”狐藏剑拔下背后飞剑,看向剑身,上面光滑如镜什么都没有,但他已经确信:“我被耍了,那家伙一开始就想潜入院落,跟我交手时用气血化作一尊佛陀,当时轻松被我碾压,如今想起来,分明是故意让着我,趁机将一滴精血附着到了我飞剑上,他知道我是剑修,飞剑肯定带在身上,而不是藏在太一秘境里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追丢了,原来对方实力在自己之上!

    “狐家来这里,除了对付苏真外,就是趁机拉拢双榜天才,谁会来刺探消息,难道是紫凰舫的人?”狐列娜露出不解之色,紧跟着像是意识到什么,失声道:“你说对方用气血凝聚一尊佛陀,难不成是苏真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狐藏剑断然摇头:“对方是个剑修,气血方面很生疏,要不是为附着一滴精血,根本不会用这种招式,这点判断我还是有的。再者,真是苏真的话,我还能活着回来?”

    回忆着苏真性格,狐列娜点头默认。

    那么是谁?

    俩人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时,狐列娜手里的传音符颤动起来,冒出狐圣的询问:“什么情况,人抓住了?”

    狐列娜忙解释。

    听完后,传音符那头陷入沉默,片刻后出声:“无论那家伙是谁,必然来者不善,尤其是听到了不该听的消息,必须把他灭掉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不知道他是谁。”狐藏剑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他杀狐天时,狐天正在狩猎?就从那个猎物身上下手,万一对方跟猎物认识,可以顺藤摸瓜的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狐圣道。

    狐藏剑眼睛一亮:“多谢大兄指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客栈,房间里。

    苏真睁开双眼,懊悔道:“太不小心了,差点暴露身份。”在听到滕化元消息时,他注意力太过集中,导致没发现狐家弟子巡逻。

    万幸关键时刻散掉化身,精血融入泥土遭到破坏,不仅通气血寻踪秘术的人,根本查不到是谁。

    “听到了什么?”元婵问。

    “狐家没打算放过我,此番武道茶会就是他们动手之机,但真正棘手的是另一尊道藏人祖也来了,他就是滕化元。”苏真借助滴血重生的能力,做好准备的前提下,他想要逃命道藏境都没办法,就怕对方也做了万全准备,利用因果线追杀他。

    那样就真不好逃了。

    “师傅,那怎么办?咱们返回浩然书院?”皇甫青青露出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元婵很冷静:“他们什么时候动手。”

    苏真:“具体时间不清楚,但他们说滕化元是最后底牌,让他们先铺好路之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武道茶会结束后。”元婵冷笑起来,仿佛看到一个猎物自投罗网,道:“现在你有两个选择,一条能包你平安离开,一条有机会反杀滕化元,你选哪个?”

    苏真:“还用问?”

    元婵笑出声:“也对,那我直接说第二种。武道茶会有重重保障,以免天才被连锅端,一般情况下最差都有两尊道藏暗中保护,而且每一个都是道藏中的佼佼者,甚至嵊州王都可能暗中看着。咱们可以将计就计,设下圈套让滕化元钻,只要把握好时机,可以在他现身的那一刻,惊动暗中保护的道藏高手,到时他想跑都难!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