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《逆天七伤拳》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三百七十三章 《逆天七伤拳》

    距离武道茶会开启只剩两天。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苏真运转《造化衍生法》,伪装成普通青年继续刺探消息,刚刚下楼就听到一群人在议论。

    原来是《潜龙榜》的莫苍穹跟李墨轩一块抵达。

    莫苍穹是中州莫家弟子,李墨轩是中州天道宗首席真传,因为前几届《潜龙榜》一直登记在册,俩人倒也算很熟悉。

    中州被誉为九州之心,一点都不假。

    《潜龙榜》与《雏凤榜》涵盖九州七十二名天骄,超过三十人来自中州!除了莫苍穹,李墨轩外,知名中州天才还包括前记录保持着萧宣等。

    “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参加武道茶会吧?”

    “肯定的,这几个都是半步道藏境,以他们的天赋,下届武道茶会开启时,早已成为道藏人祖,反倒是两位皇室成员会称霸很久。”

    “君御舞公主肯定行,君御苍皇子很难,别忘了还有个苏真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提他,说说猿太子吧,他跟李墨轩可是生死对头,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参赛。”

    猿太子是妖兽祖庭那尊万妖之祖的后裔,被誉为‘妖族年轻一代领军人物’,名头盖过海妖皇的后裔,而妖兽祖庭,荒祖神教,光明圣教,还要南海妖族,作为反抗大乾王朝的四大顶级势力,天下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那天道宗是干什么的?

    天道宗作为跟荒祖神教,光明圣教并列的宗门教派,偏偏成了大乾王朝的走狗,再加上曾配合九大军团攻打过几大势力,早已结下大仇。

    荒祖神教跟光明圣教信奉‘邪神’,一露头就被朝廷攻击,肯定不会来参加,哪怕光明圣女高居《雏凤榜》第三也没用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妖兽祖庭受朝廷攻打较少,跟南海妖族处境颇为相似。

    猿太子偶尔也会现身修真界,他在第二十八届武道茶会上,跟李墨轩碰面,因立场不同大打出手,从而成为生死大敌。

    二者之间的摩擦一直是大看点。

    很可惜。

    猿太子只参加过第二十八届武道茶会,如今第三十一届,也是他能参加的最后一届了,也不知道他来不来。

    “萧宣怎么还没到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肯定会参加!我就是中州修士,早在七十年前苏真打破他记录的时候,萧宣就断言此子必然登上《潜龙榜》,待到第三十一届武道茶会,一定要他切磋下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,有这个看点。”

    “看点多了去了,你们知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食客们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现在的武道镇被称为九州小中心毫不为过,修士从天南海北赶来,随身带着一些消息,相互交流间见识大增,苏真听了一会就收获丰厚。

    “莫苍穹,李墨轩抵达,寒烟尘肯定也到了,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苏真来到街上。

    相比起昨天,气氛更加火爆,热闹的喧哗声不绝于耳,最重要的是一群人争前恐后的朝东街汇集,仿佛那地方有大事发生。

    有人在战斗?

    苏真捕捉到东街方向一缕很微弱,但很激烈的气息波动。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!”

    苏真动身。

    东街。

    半空中,两道身影分别而立,其中一个胸口鲜血潺潺流淌,另一个脸色发白气喘吁吁,而打扮则一个是学院风格,另一个则是宗门风格。

    这是《潜龙榜》第三十四‘易含’跟第三十五‘左丘天昊’。

    前者雷州中域,星象学院。

    后者瀛州中域,百炼神门。

    二者都是金丹巅峰存在,各自势力里的‘第一秘传’‘第一真传’,俩人的交际发生在一个女修身上,对方是《雏凤榜》上的天之娇女。

    故事非常老套。

    两个人同时喜欢上了那个女子,因此大打出手,已经持续了一百多年,此番他俩同时上榜在武道镇碰面,难免又是一番争斗。

    “姓易的,离开珑儿,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左丘天昊眼含杀气。

    “笑话,你中了我的《斗转真功》,就算用百炼神门炼体术冠绝群雄,一时半会儿真气也会紊乱异常,是你离开这里,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。”

    易含丝毫不让。

    二者不仅是死敌,外貌特点亦截然不同,左丘天昊身材精悍,宛如猎豹的完美身形,古铜色的皮肤,棱角分明的肌肉块,就像是一块百炼精钢,而易含则书卷气息浓厚,一眼就能看出是读书人。

    “《斗转真功》虽然厉害,想要干扰我真气运行还差点火候,看我运气!”左丘天昊双拳捶打胸膛,狂喷一大口黑血,随后双拳连番挥动打出一套拳法。

    每一次出拳,他皮肤就红一分。

    第十拳后。

    皮肤通红如碳,毛孔里渗出滚烫鲜血,这是因为血液温度过高,通过排汗已经无法降低,直接以鲜血形态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五行之气调阴阳,损心伤肺催肝肠。藏离精失意恍惚,三焦齐逆魂飞扬。”左丘天昊吼声达到高潮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连续七声闷响从他体内传出,左丘天昊狂喷鲜血,而紊乱的真气却稳定下来,甚至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易含脸色剧变,失声惊呼道:“解战袍的《逆天七伤拳》?他竟然把这门气功传授给了你!”

    “师兄参加完这次武道茶会,将闭生死关冲击道藏境,为避免发生意外将《逆天七伤拳》传授给我,有何奇怪?作为第一个死在我这门拳法下的人,你足以瞑目了!”

    左丘天昊一拳轰来。

    刚才还胜券在握的易含,仿佛看到了恐怖事情,一点战斗意志都不剩,竟然掉头就跑。可左丘天昊没打算放过他,一拳轰出,一道气血拳罡化作奔涌激荡的血色大河,卷起怒浪拍向易含。

    易含运功抵挡。

    刚刚挡住,第二拳袭来,而威力叠加上一拳!

    随即——

    第三拳!

    第四拳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五拳落下时,易含已被打的奄奄一息,眼看就要陨落时,一声叱喝从远处传来,旋即一名靓丽女子眉目含煞的降临,冲左丘天昊喝道:“你们两个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珑儿?”

    左丘天昊本想趁势轰杀易含,可见到女子后立刻停下动作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