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激战血河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激战血河

    古苍真君遁速极快,空气被撕裂成一条条气流,抽击虚空,发出噼里啪啦巨响:“这位真君,请留下一叙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五指虚空一抓,整个幽暗深渊的魔云被抓住,压缩成钢板一样。

    苏真遁速顿时降低。

    “抓住他,本太子要亲手斩杀他!”尸妖太子在后面怒喝,皇袍上的幽冥骨龙游动起来,随时都要浮现出来,融入拳法中一拳轰杀出去。

    “镇!”

    古苍真君体内真气,奔涌激荡,仿佛龙渊河在怒吼,随着他出招幽暗深渊彻底陷入禁锢,飞遁中的苏真停在空中。

    一招,镇压苏真。

    但古苍真君没有兴奋,反而眉头紧皱:“此獠可以斩妖王如屠狗,尸妖太子都奈何不得,怎可能被轻松镇压,难道说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刚想到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深渊下方的骷髅精,已炸成一团黑气。

    果然是分身!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我们上当了。”古苍真君抬头看去,察觉到幽暗深渊上空有一股隐晦能量破空离去,那才是骷髅精的真身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尸妖太子携滔天凶威降临,看着自爆的骷髅精,无法相信:“我的真实之眼能洞察一切,他怎么能蒙蔽我?”真实之眼能成为阴鬼真宗十大神通之一,威力之强,毋庸置疑,阴界罕有能蒙蔽它的手段,他明明看出这具骷髅精就是本体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。

    古苍真君心中怀疑更强烈。

    “当日神秘真君,连斩二十二妖王,逼得尸妖太子消耗寿元,实力之强,绝对是真君级别,偏偏跟我交手没几招就被斩杀,连渣滓都没剩,难道那也是一具分身?”阴界气功神通相比起来,远远没有无尽大陆丰富,但罕见手段也是有的。

    骷髅真君能够金蝉脱壳,尸妖真君就做不到?

    而且——

    二者战斗风格很相似!

    “罢了,此事主要堕的尸妖太子威严,眼下寻找魔骨重要,猜测先不多言。”古苍真君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,没有说出猜测,俩人追捕之行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空中。

    阴风呼啸,煞气弥漫,黑云蔽日,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阴云中。

    苏真化身骷髅精御空而遁。

    精血化身跟滴血重生相互配合,妙用无穷,调虎离山计施展的天衣无缝,因为诱饵就是本体,只不过被抓住时自爆掉,利用化身重生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逃跑,道藏都留不下。”

    苏真瞥了眼幽暗深渊方向,冷笑一声,环顾四周确定没有妖魔后,运转《造化衍生法》变成了一尊肥头大耳,满脸横肉的妖僧。他身穿僧袍,项带骷髅念珠,手持亡灵禅杖,身后三团幽火悬浮,忽明忽暗,邪恶森森,高唱声佛号,朝阴火城方向大步走去。

    第三次降临阴火城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悬空界跟阴雷州搭界处,一条横跨万里长空的血河上,正上演着一场生死搏杀。

    交手双方——

    一方是数千血河生灵,为首一头血河煞鹰,它人身鹰首,背生双翼,身穿血色长袍透露着邪恶残忍的气息,修为乃是半步道藏。

    它每踏一步。

    血河都跟着翻滚,扬起万丈血浪,怒击长空,数以千计的血猿,血虎,血狮,血蟒,血鼍,血尸,血鸦等等,站在浪头上施展神通,凝出千道血光砸下。

    另一方则是两个人类。

    一个身高近两米,膀大腰圆的粗狂青年,一个身穿白衫,面容清秀的青年,赫然是雷破虏跟林琅風。

    俩人传送进阴界,出现在悬空界范围,唯一的好处就是没分开。他俩花费数天时间熟悉阴界,而后想办法联系张御龙,楚傲姗,苏真等人,奈何万里传音符在阴界无法用,一直两眼抹黑。

    直至数天前。

    阴雷州传来消息,一个神秘真君出现在阴火城,连斩二十二妖王,逼得尸妖太子消耗寿元迎敌,引起了俩人注意。

    通过分析战斗风格,确定那就是苏真。

    俩人决定前往阴雷州。

    作为中州顶级世家跟宗门的弟子,隐藏身份的手段很多,奈何对阴界了解太少。通天血河是悬空界跟阴雷州的分界线,想要通过必须有谕令,而俩人什么都没有,在血河妖魔盘问下露出马脚,从而引发这场厮杀。

    “伏魔神雷!”

    雷破虏双手翻飞间,召唤水桶粗的雷霆劈落,跟漫天血光撞到一块。

    轰隆。

    血光被炸出一个窟窿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雷破虏化作雷霆,林琅風御剑乘风,想通过窟窿逃之升天。

    “嘎嘎,人类,你们逃不掉的!”血河煞鹰阴鹫鹫一笑,双翅扇动间血海跟着翻滚,浪花不断攀升,化成滔天海啸填补窟窿。

    “血羽杀!”

    血河煞鹰双翅疯狂扇动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咻!

    血羽宛如一口口飞刀,激射出去,狂风暴雨的淹没二者。破虏狂催雷法制造出雷网,挡住身前血羽,林琅風则催动飞剑,绽放万千剑气,狙击血羽。

    一番激烈碰撞后,危机化解。

    然而血河煞鹰趁机近身,右手化成鹰爪,指甲如钩,抓向林琅風……它察觉出来,这个人类明显弱一筹,先镇压他剩下的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“极光剑遁。”

    林琅風化作剑芒,隐入虚空,激射向远方。

    “滚出来。”

    血河煞鹰虚空一踏脚,血河翻滚,浪花炸开,像是无数拳罡砸入虚空中,震的林琅風跌落出来,而鹰爪则趁势抓来。

    “身剑合一!”

    林琅風见避无可避,跟飞剑融为一体,斩出惊天一剑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鹰爪被一剑斩开,血洒长空,血河煞鹰痛苦闷哼,表情变狰狞:“人类,本妖王一定要镇压你!”

    “先从我这一剑活下再说吧!”飞剑中传出林琅風凌厉冷喝,剑修施展身剑合一,对真气消耗极大,再加上在阴界无法吸收灵气,一剑后,林琅風将再无战力,他传音雷破虏:“速去找苏院长,张御龙,楚傲姗他们,要是有机会,一定记得给我报仇!”

    传音完毕。

    飞剑绽放最璀璨的剑芒,宛如一颗流星坠向大地,携带粉碎虚空的毁灭能量,轰入血河妖魔之中,嗤啦一声,斩落上千妖魔!

    一剑平妖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