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探神寝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探神寝

    当天仙分身冰碎的刹那,整个万圣宫陷入死寂,所有道藏人祖瞠目结舌,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赢了?”

    钟虚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小杂种明明处于劣势,为何瞬间翻盘,秒杀了神灵分身,纵然巅峰道藏也做不到啊!”看着凌空而立,睥睨天下,傲视苍穹,两件圣器悬浮左右,无数碎冰在眼前消融,宛如擎天战神般的苏真,邪心老祖的音调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假的!”

    大衍人祖在万圣宫找到一件奇遇,本以为收获爆棚,看着苏真连天仙分身都斩杀,突然感觉自己很渺小,他声音尖锐的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幻觉!”

    凶冥老祖认同他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可我们都是见证者,神灵分身就是败了,不信看天地异象……”有道藏人祖指向高空,天仙分身凝神威剑,将云层一分为二,可天灾异象始终存在,黑云蔽日,雷霆轰鸣,暴雨倾盆,飓风怒吼,江河倒流,地动山摇,飞沙走砾,断壁残垣,一副灾难降临的场景。

    而现在——

    雷声越来越小,风停,雨停,黑云逐渐散去,摇晃的大地也恢复正常,就跟渡劫完毕,劫云散尽一样,证明苏真就是赢了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凶冥老祖咽口吐沫,心生惊涛骇浪般的骇然。

    “怪物!”

    黄岛主不敢再直视苏真。

    “他难道是一尊神灵转世?”剑潮阁的风御剑君死死盯着苏真,把他列为大魔头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苏真吓到。

    紫苑仙子,斩情剑尊,万乘宗主,仙洞学院,陨星学院等等都不例外,诸天象,冯卿,杨醒狮,丹增喇嘛,慕鹤仙,墨家老祖等环顾四周,想要找主心骨,结果没发现姬长寒。

    去哪了?

    这样的一场战斗,他都没看到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苏真斩杀天仙分身的同时,姬长寒也经历着一场大挑战,他的战斗是从进入河底寝宫开始的——

    踏入寝宫。

    入目是一片极尽奢华的宫殿,雕梁画栋,珊瑚玛瑙,琉璃宝石,五光十色,美轮美奂,宛如仙境,而且悬浮五颜六色的霞光,似道韵,却是神威。

    “哼,能奈我何?”

    姬长寒有国子监祭酒御笔护身,神威对他的影响非常小。

    “神寝必有传承之地,我要先得到传承。”姬长寒环顾四周,发现宫殿是内中外三层的格局,跟皇都一些大官的府邸很相似,有庭院,阁楼,花园,走廊,凉亭等等,尤其是一些光罩凝成水箱,里面有色彩斑斓的各种游鱼,非常漂亮。

    如海底龙宫!

    姬长寒目的明确,不关心风景,直接朝第九重宫殿走去。

    “灵院。”

    这是第一座外殿的名字。

    姬长寒从格局上能看出,这应该是宫殿主人信徒最多的地方,想必鼎盛时期,无数忠实信徒,跪在这里,聆听圣音,每一个都以踏入宫殿而自豪。

    “寒院。”

    这是第二座外殿的名字。

    姬长寒刚踏入,就感到刺骨寒芒,放眼望去发现一条子午寒潮在地上流淌,好在他有国子监祭酒御笔护身,寒潮也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“圣院。”

    第三座外殿的名字。

    姬长寒明白,能踏入此殿的都是信徒中的顶级存在,每一个都必然会受到神灵接见,可以想象,在当年鼎盛时期,此殿里随便抓出一个人,都能一招秒杀他。

    再然后是中殿。

    三座中殿乃是传承之所,每一座都有守护者,然而悠悠岁月过去,守护者已没有当年强大,譬如第一座中殿矗立着一尊身高九米,纯黑色的傀儡兵。姬长寒看了一眼,仅仅是锻造材料,就让他瞠目结舌,然而驱动此傀儡的阵法,早随着时间流逝而坏掉。

    “带回天工院,让那群老家伙复原,必是大功一件!”

    姬长寒将超级傀儡收走。

    第二座,第三座中殿都没看到守护者,姬长寒推测,当年万圣宫遭到巨变,所有成员都离开此地参战,或逃亡,包括守护者。

    这无疑给他提供方便。

    姬长寒畅通无阻的走到内殿,收获抵得上他五百年累积,当他来到最后一座叫‘养心殿’的水晶宫前,心跳忍不住加速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姬长寒朝养心殿走去。

    这座殿最为奢华,内部全都是水,珊瑚,礁石,海草,游鱼等等,而建筑则是纯水晶打造,哪怕在水中浸泡数万年都流光溢彩!

    姬长寒刚要硬闯。

    突然——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一只血盆大口朝他咬来。

    那头大怪!

    姬长寒早有准备,叱喝一声:“大胆孽畜,敢偷袭朝廷命官,按大乾王朝律令,当诛!”翰林院的气功神通,都跟诗词歌赋,朝廷律令有关,随着他话音落下,宫殿中浮现大量金色篆字,组成篇幅,散发着不可撼动的无上威严,仿佛是至高王法,篆字凝成一根文字锁链,缠向道藏精怪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精怪口喷气炮,轰向篆字锁链。

    二者碰撞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气浪炸开,海水翻腾,似滔天海啸拍向八方,水晶宫纹丝不动,但那些游鱼,海草,珊瑚震碎,化作血雾跟齑粉。

    “以国子监祭酒大人为名!”

    姬长寒见篆字锁链奈何不得精怪,生怕后者依仗对神寝的熟悉,制造出变故,直接从身上铠甲里抽出一百个字,凝成一口飞剑,射向精怪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剑气惶惶,浩然神圣。

    精怪察觉到飞剑恐怖,猩红的眼珠子露出恐惧,张嘴狂喷子午寒潮,海水以血盆大口为起始,迅速冰封,并且蔓延向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转眼,九成养心殿化冰坨。

    唯独姬长寒立身之地,还是海水,而飞剑射入寒冰中,宛如削铁如泥的神剑刺向盾牌,势如破竹,直至射入精怪口中。

    由口入,从脑出!

    一剑——

    斩杀之!

    哗啦……精怪一死,养心殿的寒冰重新化作海水,姬长寒看着妖兽尸骸,嘴角冷冷一翘,道:“这可是国子监祭酒大人御笔,袁东道请来对付苏真的,就算是那个小杂种都会被秒杀,何况是你?”

    用王牌斩一头道藏初期精怪,姬长寒并不觉着心疼,此刻他的眼中只有神灵传承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有一个身影紧随其后,也踏入了河底宫殿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