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六百七十八章 神秘夏长青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熔道人携十大元神御风腾空,望着阵法中的君御真一行,笑眯眯的抱拳拱手:“没想到老道有生之年还能见到太子殿下,跟上古相比殿下是愈发风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熔道人?”君御真眼睛一眯。

    这家伙他认识。

    本名‘公羊荀’,乃是上古名家学派弟子,因翻阅典籍误得《祝融道法》,自此弃文从文武,成为一方豪强。

    君御真之所以认识是因他踏平兽州南疆时,曾剿灭一个拜火邪教,从那个天仙嘴里得知熔道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那天仙正谋划让下属擒拿熔道人,因为他怀疑熔道人得到了祝融大神的传承。

    但行动还没展开就被君御真统领的下属踏平,而君御真也因此得知了熔道人的存在,后来还特意寻找过,有过一次交手经历。

    那时候熔道人是元神后期,君御真初入元神,利用神器之威跟熔道人打个平手,可没能镇压。“你也要学那俩凶魔跟我作对?”君御真声音低沉道:“当年我跟你约法三章,亲自跟你打而不是派下属出手,你应该知道这是本太子是惜才。现在那些条约依然奏效,只要

    你肯服从我,我给你荣华富贵,更给你自由之!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的好意老道心领了,作为报答,老道不出手,你只要闯出此阵,任凭你离去。”

    熔道人笑眯眯。

    “不识好歹!”君御真低骂声。

    他知道多说无益,环顾四周探查此阵法威势,冲冰州王使个眼色,后者很不情愿的祭出纯阴冰壶。

    壶嘴倾斜——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湛蓝色的寒冰倒出来,落到地面化作冰层蔓延,迅速朝铜柱覆盖而去,但就在要接触到铜柱时。

    嗡。

    嗡。

    嗡。

    铜柱震颤起来,出现十幅不同图案。

    代表雷霆的那根,周身紫色电弧缭绕,噼里啪啦作响,感受到寒冰的覆盖,电弧汇集到一块化作一条雷蛟扑出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巨响,那片冰层被劈碎。

    代表烈焰的那根,周身橘黄色烈焰升腾熊熊燃烧,在寒冰靠近的同时,催发出一片火海直接化冰为水。

    十根铜柱各有千秋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一番激烈碰撞后,寒冰全都被销毁。

    这时候,山脉撕裂连接着铜柱的锁链,从地表被拽出来,尽头缠绕着一座巨鼎,随着锁链的紧拽悬浮至半空中。“太子殿下,此阵精髓在这口炼心炉鼎中,所谓‘炉炼心猿化圣佛’。一炉炼心,驱魔性,斩劣根,渡妖成佛。想要破除此阵法,需打碎此炉鼎或有‘心猿’跳入炉鼎甘愿被炼化

    。”熔道人笑着提示:“太子殿下不妨从这方面着手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!”

    青,冰,血主朝他看来。

    这摆明是分而治之。

    “先风魔,后鬼妪,现在来个熔道人,每次都留下一个人,摆明是分而治之。此阵之后,必还有埋伏,与其按照他们步骤走,不如拼个鱼死网破。”

    冰州王提议。

    “冰州王,你入炉鼎。”君御真道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不止冰州王愣住,青州王跟血主都愣住。

    炼狱城的打算再明显不过,继续做活着离开的大梦不现实,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拼个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太子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继续?

    青州王看着君御真阴沉的脸色,猛地意识到原因。太子殿下不是怕死,而是怕丢掉永恒国度,在大荒州连续受挫天子剑都丢过一次,若是再丢掉永恒国度,他是储君都无法交代。他们四大异姓王无妨,但太子的包袱太重

    ,重到没有半点退路。

    念想至此。

    青州王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冰州王在智谋上不如青州王,可看着君御真的脸色也意识到原因所在,当下不再多言,收起纯阴冰壶朝炉鼎冲去。

    铛啷声,炉鼎打开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冰州王冲进去。

    “哐当!”炉鼎闭合。

    远处的熔道人哈哈大笑:“既有心猿主动入炉,老道遵守承诺放太子殿下离开,请吧。”说着操纵一根铜柱没入地中。

    君御真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,带着仅存两个朝前方遁去。

    他们刚走。

    轰隆隆……虚空撕裂一道豁口,苏真降临到熔道人身前,拱手问:“前辈,君御真他们呢?”

    “冰州王主动入炉,他带着剩下两个逃向夏长青那边了。”熔道人指着那座悬空炉鼎道。

    “辛苦前辈,苏真先走一步。”苏真马不停蹄的赶往下一站。

    渡劫强者携十大元神,布下绝杀大阵守株待兔,可谓万无一失,苏真在不在没有半点影响。

    但他不放心。

    正如他每次都能绝境逢生一样,君御真身为储君,大乾皇帝的嫡长子,手段秘法底牌数之不尽,谁知道会出现怎样变故。

    只有亲眼看着他才放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四处大阵是青天阵,乃是夏长青布置。

    夏长青此人是散修,无门无派,靠奇遇成就今日武道,在炼狱城里亦是特立独行的存在,他麾下没有半个追随者。

    不是没有,而是他不要。

    按照他的说法,他生来是散修,闲云野鹤一般,行走于世无牵无挂,无师徒,无道侣,无亲朋,无子嗣,孑然一身,以天为父,以地为母,以武为己。

    此生,只为武道。

    他在炼狱城里绝对是‘孤家寡人’,连他出现在此地都充满巧合,炼狱城自无尽大陆崩离时,他正好在恶人谷附近。

    然后,就成了现在的模样。

    跟风魔,鬼婆婆,熔道人,绝灭剑尊,恶人谷诸强还有盘丝大仙等不同,夏长青在上古时期的故事就很少,像是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青天阵布置在一片湖泊上。

    湖泊蔚蓝倒影着天穹,白云朵朵,海立云垂,水天一色,分不清双方的界限。

    夏长青凌空而立在湖泊上方。

    在他的注视下,远方天际三颗黑点映入眼帘,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,赫然是狼狈逃窜的君御真,青州王,血主三人。

    看到三人——他嘴角翘起一道弧度,眼神变得玩味十足:“真是一头蠢货。”夏长青发出一声冷嘲,等到三人及近时,嘲弄之色收起,表情重新变得淡然,负手而立,云淡风轻,道:“太子殿下,夏某有礼了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