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七百一十三章 出手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地狱大熔炉乃是阴界重中之重,你竟敢拿做私用,胆子倒是不小。上次纳兰宰相警告过你,转眼再犯,你在挑衅朝廷威严?”

    君御真声音冷漠。

    “下官不敢,是熔炉内确有异象出现,下官才敢进入,至于这种情况是……”阎罗王想要解释。

    “够了,先跟我回东宫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君御真没给阎罗王解释时间,身影从双脚开始消散,化作金雨消失在阴曹地府,阎罗王紧随其后离开,整个过程俩人没看君御舞等一眼。

    阎罗宰相跟僵尸精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这时,幽冥军团已赶到,穿着墨绿色制式服装,脸上带着面具,数量超过五万,一动不动的站在附近。

    为首是带骷髅面具的左副军团长,也是幽冥军团武力最高的存在。君御舞被赐为幽冥军团长后,修为突飞猛进,在前几年证道元神,背后必然有大乾皇帝帮助。可即便如此,她只是元神初期属于最弱的那种,幽冥军团武力最高的还是两

    个副军团长。

    尤其是左副军团长,兼荣誉军团长的这位。

    他原本身份乃是前幽冥军团长,君御舞空降后被迫退位让贤,可他的修为绝对傲视群雄。

    “公主,让我们做什么?”骷髅面具男问。

    “麻烦已经解决,可能存留隐患,你们配合阎罗神朝的人排查,然后把损坏的东西重新修复。”

    君御舞指挥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骷髅面具男接管此区域,作为前军团长在阴界时间跟阎罗王相同,大小事务,一应俱晓,接管这些问题非常熟练很快就安排妥当。

    此人很忠心。原因简单,一则他是臣君御舞是公主兼长官,地位上不同。二则君御舞空降阴界有其他目的,等结束了她会离开,军团长位置还是他的。三则陛下对君御舞太宠爱,不仅

    帮助君御舞证道元神,还赐下诸多宝物给他,让他修为亦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君御舞把烂摊子留给骷髅面具男后先一步离开,没有像往常一样忙自己事情,而是回忆着君御真跟阎罗王的对话。

    这两人太神秘,神秘到恐怖。

    前有君御真截然不同,后有阎罗王至阴至邪,她可以不管君御真情况,可阎罗王显然拿地狱大熔炉做了私事。

    身为代天监察阴界的她,非得把此事查清楚不可!

    “御芊姐姐好像知道些什么。”君御舞决定暂离这个她生活上百年的阴曹地府,重返无尽大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皇都,天下城附近,太子居所:东宫。

    书房内。君御真坐在太师椅上,冷漠看着面前站着的阎罗王,上下打量几眼,道:“朝廷大官公认精于算计的有三个,前内阁成员梁帝,九州王之一的青州王,再有就是你这位阴界

    之主。

    梁帝跟域外邪魔勾结已被斩杀。

    青州王默许青飞龙收集上古天子龙气,意图不轨,到后来也无非竹篮打水一场空,俩父子都死在苏真手里。

    倒是你,活得潇洒。你明面上的境界是元神巅峰,实际早有渡劫修为,偏偏压着境界不肯晋级,去修炼第二元神。第二元神死在苏真手里后,又打地狱大熔炉的注意,看你现在这幅鬼模样是

    小有所成?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瞒不过殿下。”阎罗王尴尬一笑说:“一成渡劫,天罚不可随心,下官虽有渡劫修为,也无法保证能闯过三重天罚位列仙班。天罚之下身陨,可是连兵解重修的机会都没有,下官怕死才做

    两手准备,殿下不也一样么?”

    “区区天罚也想杀我?”君御真冷笑。

    阎罗王:“是,殿下炼化一座小型大陆,天罚自然不可能伤的了殿下,但下官没此奇遇,只能一步步慢慢走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我不管你有什么借口,私用地狱熔炉就是死罪!”君御真不想再多说,直奔主题:“但我可以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阎罗王:“杀苏真?”

    君御真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阎罗王疑惑:“殿下真身在此,碾死苏真跟碾死蝼蚁一样,何须下官出手?”

    “我被打断炼化星核,修炼上有些许隐患,暂时不宜出手,你把苏真给我抓来。”君御真面无表情根本不知道他说的真假。

    “根据情报显示,苏真跟炼狱城凶魔勾结在一块,元神数十名,渡劫也有五名,还有一个散仙丁简,下官不好对付啊。”

    阎罗王为难。

    “上次围剿你若全力出手,根本不存在后续麻烦,而且你现在这幅模样不是很强么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君御真冷漠的双眼跟阎罗王对视,后者明白这是在报复上次他没有全力出手,只能咬牙咽下苦果。

    “下官一定把苏真抓来献给殿下!”“很好,你可以走了。”在阎罗王要离开书房时,君御真喊住他丢过来一份榜单,说:“这是万重楼的【真榜】,一旦你对苏真有所行动,整个过程都被公布出来,失败的结

    果你是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下官明白。”

    阎罗王接过榜单心情变得更差。

    ……书房里只剩君御真,他面无表情的敲击着扶手,冷漠道:“原本只想让这条狗付出代价,没想到他胆大包天私用地狱熔炉,把自己炼成这幅鬼模样,看来只靠他也有希望把

    那个叫苏真的小东西给我抓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东宫外。阎罗王拿着【真榜】脸色阴沉如雨,回头瞥了眼东宫,一言不发的离开,直至离开中州范围,把【真榜】收进储物带封印起来,确定没有被监视后,才重重冷哼一声:“什么东西,敢命令本座!要不是出身好,在本座面前你连蝼蚁都算不上,一座小型大陆送给你,炼化至今都炼化不完,还敢命令本座?本座在上古阴界时,已位高权重,执

    掌判官笔生死簿,阴界本就是我等说了算,今天用一下地狱熔炉算什么?敢对我呼来喝去,早晚有天本座会要你好看!”

    阎罗王显然对君御真非常不满,可他没有丝毫办法,咒骂一番后遁往大荒州。他得出手了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