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七百一十四章 拍卖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阎罗王很快遁临大荒州,他没急着去十万大山,在平妖城暂作停留。

    兽州王是第一位陨落的异姓王,独孤野继承爵位没几天亦死在妖兽祖庭,平妖城的混乱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也是九州最混乱的地方。

    兽州王府的威严仅存于王府内,整个平妖城混乱成一锅粥,豪门世家宗派纷纷搬迁,就连本州最高学府也人去楼空。

    也有些高手趁乱发财,城内鸡鸣狗盗的事情不断,每日都有无辜惨死者,凶手是谁抓不到。

    阎罗王收敛气息,伪装成普通武者在一座酒楼落脚,随便点了几样小菜,坐在窗边看着乱糟糟的街道。

    他的思绪飘回上古前,那时候天下一派蛮荒景象,每个地方根据掌控霸权的势力性格不同,区域管辖情况也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有道派势力很平静,有大儒山庄管辖区域一派祥和,礼待有加,也有邪神掌控下嗜血残杀的地方。

    今日平妖城的无主情况,就像上古时期绝大多数地方。

    大乾王朝一统天下,废淫祀,封诸神,建学院,设医馆,颁布法令治理江山,倒是维系了很久的和平。

    阎罗王正在感慨,一道声音打断了他思绪:“嘿嘿,客官是外地的吧?”

    阎罗王转头发现是店小二。

    店小二把酒菜摆好,没自觉地退下,反而凑在阎罗王旁边低声说:“近些天来平妖城的人可多得很,都想趁乱发点财,客官是看上哪头肥羊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话都这么直接?”

    阎罗王眉头一挑。“这天下都变了,青,冰,蛮,中四王都死,朝廷被苏真搞得焦头烂额,那还有时间管本就混乱的兽州?这是天高皇帝远的地界,豪门世家早就逃掉,这时候还来平妖城的

    ,哪个不是想趁乱发财的?”店小二嘿嘿笑着,说:“不瞒客官,就连兽州王府内都乱的不像样子,还有强者潜入行窃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?”阎罗王:”那人可曾得手?”

    “得手了,盗出来不少宝贝,听说圣器都有三件,一些象征兽州王地位的印章等都被偷走。”

    “封疆大吏的官印有朝廷印记也有人偷?”

    阎罗王问。“要不说混乱呢,况且那位爷绝非普通强者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能在兽州王府行窃成功你觉着是普通人?”店小二道:“他手里的宝贝多得很,这些日子正委托人私下交易

    。”

    阎罗王瞥了眼店小二,呵笑声:“你说这么多是想卖我东西?怎么,你难道是那位大盗的委托人?”

    “爷说笑了,我就一跑堂的哪能是?不过我们掌柜的跟那位爷认识,我看客官不是普通人,要不引荐一下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阎罗王暂时也没想出怎么潜入妖兽祖庭抓苏真,既然有热闹看那就先看看,他也想知道谁这么大胆子连兽州王印都敢偷。

    在店小二带领下,来到酒楼后院。

    院里有一座假山,阎罗王进去后发现有一名衣着暴露的狐族半妖在等待,从店小二那边接过他,微笑着推开一扇石门。

    石门后是一条通往地下的台阶。

    “爷,里面请,拍卖正在进行。”狐妖主动挽住阎罗王胳膊,傲人的身材软绵绵的靠在他身上,带着进入地下。

    石门关闭。

    经过曲折隧道,来到一座还算宽阔的地下密室,里面已经有很多身影,每个身边都有狐妖陪伴。

    阎罗王坐在后面。

    朝前面看去,礼台上站着一名面色红润,精神状态非常不错的老者,身边一名狐女正用托盘盛着一件东西。

    “第二次,还有没有人叫价?”“好,第三次,成交!”老者砰的敲击桌面,笑着说道:“这件兽州王珍藏的‘万年雪参’由十五号买家收入囊中,接下来这件拍卖品价值更高,乃是一件法袍,诸位看到可别

    慌张,呈上来!”

    捧着雪参的狐女退下,两名狐女推着衣架走出来,衣架用红布罩住,看不清里面东西。老者开始渲染:“这件法袍是圆满真器,但炼制用的材料乃是圣器,只因蕴养时间不够才止步于此,哪位买回去加以炼制,完全可能让其拥有原本的光彩!至于它的特效,

    老夫简单说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台上在介绍,阎罗王坐在台下眉头已挑起来。

    在场买家势力都不错,最弱的都是元婴十重境,还有两个道藏巅峰,那名拍卖的老者乃是道藏三重境。

    按照店小二的说法,他应该是酒楼掌柜。

    一个道藏人族做掌柜,这酒楼看来就是个幌子,甚至才开业不久,纯粹是趁兽州混乱发财的。

    红布罩住的法袍,其他买家都还没看到,但阎罗王在推上来的瞬间就认出来,赫然是一件崭新的兽州王官袍。

    这种官袍无法作假,尤其是胸前的四爪神龙,需要注入龙魂,只有朝廷掌握方法。

    看来店小二说的不错,真有人盗窃了兽州王府。

    “这件法袍大家肯定都听过,但亲眼见的没几个,现在请诸位开眼!”老者说着扯下红布,露出亲王级官袍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一股威压扩散开来,密室变得很压抑。

    瞬间——

    在场买家都陷入凝固,过了好半响两个道藏巅峰之一才反应过来,面色惊震的站起身,指着官袍哆嗦道:“这,这难道是……兽州王的官袍!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这就是兽州王官袍,效果刚才我都说了,起拍价五亿灵石,每次喊价不得低于一千万块。”老者兴奋宣布。

    可等了片刻,一个喊价的都没有。在场买家都很震惊,目不转睛的看着官袍,可没有一个开口的,最后还是那个道藏巅峰颤抖的说话:“这法袍的起拍价的确不贵,可这是兽州王官袍啊,穿上它是大逆不道

    要诛灭九族,谁胆子这么大敢买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这东西是烫手山芋,一个不慎就得满门抄斩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要。”“我也不敢,你还是上其他拍卖品吧。”众买家纷纷表态,都不敢接手官袍,东西再好也得有命享,这个简单道理大家还是懂的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