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七百一十七章 阴符道人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阴界生灵死亡后,多半魂飞魄散,大凶大恶之徒会跌入九幽冥狱不得入轮回,还有少部分会被地狱大熔炉摄取送去转世投胎。

    除非生前就做好接引手段,否则一旦被地狱熔炉炼化,纵然前世是元神也照样沉沦在轮回中。

    换而言之,炼尸门主肯定去过阴曹地府,并且在水蛟身上做过手段,才能接引成其弟子。

    “在本座眼皮底下完成着手段,还能完整保存前世魂魄,这家伙大有来头。”阎罗王暗安夺取令牌的想法,等炼尸门主现身再说:“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神圣。”

    拍卖还在进行。

    越到后面拥有竞拍资格的越少,最后剩下的四个都是元神高手,喊价的灵石早已是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持续三个时辰后,天色渐暗,拍卖终于进入尾声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是第一百件拍品,也是今天最后一件,因其重要性由我师尊主持。”狼魂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四名狐女护送着‘七师妹’走上来。

    这头水蛟端着一个托盘,用红绸盖住能清楚看出形状是枚方印,足有婴儿头颅那般大。

    在场买主早收到消息知晓这是兽州王印,里面更镇压着上万载的兽州气运。

    对于普通武者而言,乃是烫手山芋得到只会引火烧身,可在场敢来参加拍卖肯定都有处理方法,每个买主看向王印呼吸都变急促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团白烟从拍卖台地面升起,一名裹在白袍的身影出现在原地。

    身后狼魂立刻跪地,毕恭毕敬:“恭迎师尊。”

    此人便是神秘的‘炼尸门主’!

    在后台的阎罗王一直等待着炼尸门主现身,直至狼魂说出最后拍卖时,他都没看到有身影出现,没想到对方竟然从台面以一股白烟的方式冒出来。

    阎罗王微惊,因为他竟毫无察觉。“以本座境界,即便渡劫三重天都难瞒过我,这家伙难道是仙人?”阎罗王精神紧绷起来,凝目细看炼尸门主,发现对方的确只是个元神道祖,境界略高一点罢了,元神八

    重境的道祖。

    阎罗王看向拍卖台,立刻顿悟原因。

    拍卖台光滑雪白,阎罗王起先没有留意,以为是汉白玉垒砌,现在看来分明是一堆森森白骨。

    他所站身的后台,赫然是一颗髑髅头伪装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个骷髅精。”阎罗王搞清楚来历,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,原来是虚惊一场。

    倒是炼尸门主藏匿在拍卖台下,窥视整个拍卖过程,让阎罗王高看几眼,这家伙是警惕有买主杀人越货黑吃黑。

    “本座要强抢令牌,此獠必然逃掉。”阎罗王庆幸没急着出手。

    他决定再等等,等拍卖结束开始交接时在动手。

    “一个元神八重,麾下一群道藏,也算是一方霸主,对于金银财宝早已看淡,这家伙大肆拍卖兑换灵石,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阎罗王看不懂。

    难道真如重馗想的那样,炼尸门主想趁乱建立一个超大型宗门,广收门徒,割据称雄?

    炼尸门主登台后兽州王印拍卖直接开始,起拍价是恐怖的二十亿灵石,每次不得低于一亿。

    这起拍价对元神而言都是天文数字,不是那些喜欢积攒钱财的元神,把身价倒腾干净都凑不够。

    在场买家早有准备,价格立刻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二十亿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一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三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四。”除了明面上的四个元神买家,几个道藏都搀和进来,他们不是元神伪装就是背后站着元神。

    价格一路攀升。

    很快,突破三十大关。

    这价格只有顶级势力才能承受,岳麓书院巅峰时候都拿不出来,皇家学院也得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可在场似一群喜收集宝物的龙族,身价如瀚海不见底,短暂停歇后继续攀升,达到四十亿。

    这时候还在坚持的剩下两个。

    一个是山羊胡老者模样的元神,一个是古朴无奇的道藏青年。

    “四十一亿!”山羊胡老者再次开口,脸色已阴沉如雨,表情变的非常狰狞,显然这已超过他底线是咬着牙喊出来的。

    然而道藏青年不紧不慢的跟价:“四十二。”

    山谷气氛变凝固。

    所有目光都集中到俩人身上,想知道这两位会发生什么碰撞,其他道藏买家早已离远点,幸灾乐祸的坐山观虎斗。

    山羊胡老者终于忍不住,扭头看向道藏青年,声音阴森恐怖:“小辈,这件东西对老祖有重用,你真要跟我抢?”

    “我背后的那位也给我下了命令,一定要把兽州王印带回去,阁下确定要跟我抢?”道藏青年脸上一点惧怕之色都没有。山羊胡老者被惹怒,砰的声拍碎茶桌站起来,杀意升腾:“大胆小辈,不管你背后是谁,在老祖面前的只是个道藏蝼蚁,碾死你不费吹灰之力,你还敢威胁我?三岁小儿抱

    金砖是找死,识时务者为俊杰!”

    “呵,阴符道人,你从镇魔圣物里刚逃出来,不想办法藏匿还敢来竞争兽州王印,谁给你的胆子?”道藏青年不紧不慢的吐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山羊胡老者脸色骤变,失声惊喊:“你是谁!”

    山羊胡老者赫然是上古凶魔之一的阴符道人,前段时间镇魔圣物再次剧变,有两名凶魔逃脱,其中之一就是阴符道人。

    可此事隐蔽,一般人根本不知道。

    再加上都关注炼狱城的事情,寻思着朝廷会不会围剿妖兽祖庭,即便万重楼也只知道有两个镇魔圣物剧变,逃出来的是谁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道藏青年能一口道破显然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在后台的阎罗王同样被此话惊到,一则没料到山羊胡老者是阴符道人,二则道藏青年来历不凡。

    “我身为阎罗王都不清楚此事,这家伙一口道破,肯定是朝中有人,起码是内阁级别。”

    阎罗王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朝廷大员参合此事对他而言不是好事,唯独道藏青年以‘竞拍’为第一手段而不是明抢,似乎说明朝廷并没大张旗鼓。

    这是唯一的好消息。“我是谁不重要,阴符道人,你确定要跟我抢?”道藏青年胸有成竹,云淡风轻的看着对方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