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七百一十八章 阴兵虎符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前些年几大灾劫横空出世,祸乱九州,闹得沸沸扬扬,谁都知道镇魔圣物镇压着一群上古凶魔。

    所以道藏青年话一出口,就引起混乱,参加拍卖的众人都惊恐的看来。

    拍卖台上,狼魂走到炼尸门主身旁,低声耳语,猜测说的是朝廷混进拍卖恐生变故,应提前退场。

    但炼尸门主饶有兴趣的看着阴符道人跟道藏青年,一点想离开的迹象都没有,甚至看起来比道藏青年更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最忐忑不安的反而是阴符道人,看着道藏青年摸不清底细,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。

    “我收到的命令是带回兽州王印,你不归我管,别找不自在。”道藏青年不想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阴符道人朝四周探望,除了炼尸门主没有让他感到威胁的,其他最强也不过元神初期罢了。“小辈,你唬我?”既然身份暴露,阴符道人不在伪装,山羊胡脱落,红润的皮肤变成深青色就像是死人,银灰色头发变得枯燥不堪,仿佛镇压在牢笼里无数年刚刚逃狱一

    样。

    最大的变化在于境界,从元神初期一路暴增至元神巅峰,万里晴空随他彻底暴露,变得昏暗很多。

    这是劫云。

    渡劫三重天,天罚降临并不受控制,阴符道人身上发生的现象证明他已触摸到渡劫门槛,或者说半只脚已踏了进去。

    第一重天罚都要聚集成型。“阴符道人,你确定要吃罚酒?”道藏青年脸色终于变阴沉,看向炼尸门主,道:“这位朋友,你拍卖兽州王印是想发财,阴符道人刚脱困身无分文,你觉着他会靠什么办法

    得到王印?”

    “你是朝廷的人,你呢?”

    炼尸门主反问。

    道藏青年:“能用钱解决,自然犯不着拼个你死我活。”“哈哈,道理一点都不错,你要不点明他是阴符道人,本门主还真会帮你,可阴符道人面子还是有点的,只要愿帮本门主的忙,此印送给他算什么?”炼尸门主看向阴符道

    人:“本门主这杯敬酒,你可吃?”

    “门主愿给面子,贫道自然愿意。”阴符道人见风使舵,立刻跟对方站一块。

    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道藏青年既然是朝廷的人,那就是在场的共同敌人。

    “不识抬举那就一块死。”道藏青年冷哼一声,看向其他买家:“我以朝廷身份下令诛杀俩魔头,跟尔等无关,不想趟浑水的滚。”

    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都懂,没人愿意趟浑水,主要是害怕道藏青年不放人,既然愿网开一面他们当然愿意走。

    一句话都没说,朝着四面八方逃遁,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原地只留下炼尸门的人,还有阴符道人跟道藏青年。

    道藏青年这时一挥手,命令道:“两位副宗主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从极远的天际边遁来两道身影,落地后化作两名仙风道骨的人,赫然是天道宗的太生,清玄!

    天道宗跟朝廷里的谁走得近是众所周知的,能够命令这两位,道藏青年背后的人是谁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后台的阎罗王眼睛眯起来,他感觉自己被摆了一道。

    “那家伙竟能推衍出本座行踪?”阎罗王不满的同时,生出些许警惕。

    天道宗作为天下第一宗派,两位副宗主的大名谁人不晓?炼尸门主跟阴符道人都认出来,反而嘴角一翘露出嘲讽讥笑。

    搞半天原来是这两个,阴符道人一个人就能对付!

    “小辈,你对强者真是一无所知,这俩家伙还不够贫道炼化的。”阴符道人双袖一摆,两枚长满铜绿的金属符篆掉出来,落地阴风骤起,煞雾弥漫,凝聚出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二者面无表情,神色冷漠,从身上感受不到一点生机。

    阴兵虎符!

    阴符道人的招牌神通,巅峰时候麾下有数以百万计的阴兵,虎符一出,万尸咆哮,征战沙场,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阴兵中的大统领是一尊尸皇,其次才是这对被叫做‘虎符双煞’的男女。

    不过尸皇在他上古时期最后一场战斗中被毁掉,百万阴兵同样折戟沉沙,只有虎符幻化的这对鬼夫妇活下来。

    论威力远不如巅峰,可对付太生,清玄两位不在话下。虎符双煞男尸的嘴里长出獠牙,脚下生风,瞬间移动,出现在太生道祖面前,一拳轰出去。女尸指甲生长,锋利似剔骨钢刀,同样瞬间消失,然后出现在清玄道祖面前,

    一爪抓去。

    两位道祖反应也快,立刻抵挡。

    一番短而急促的交手,山谷被波及的粉碎,只剩下白骨台跟髑髅头矗立着,而两大道祖已明显落下风。

    阴符道人哈哈大笑:“凭这两个废物撑腰也敢威胁我?哈哈哈,小辈,你真是愚不可及,看贫道把你炼成一具阴兵!”

    言罢,单手结印凝聚一枚符篆,隔空印向道藏青年,连亲身去炼化都懒得做。

    面对符篆来袭,道藏青年依旧云淡风轻,甚至动都不动任凭击中,体表绽放刺目金光,一头张牙舞爪的巨龙出现,一巴掌拍碎符篆。

    金光收敛后,发现是一件法袍,跟炼尸门拍卖的王袍相仿,但这个显然更高端,真正意义上异姓王穿戴的。

    古朴无奇的道藏青年这时候外貌也产生变化,赫然是口碑奇差的中州王世子‘墨城雨’!

    以他的身份,调动天道宗两大副宗主,背后主使到底是谁,彻底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炼尸门主跟阴符道人意识到可能不妙,还没等有所准备,一股至阴至邪,连他俩都感到阴森恐怖的气息在背后猛的爆发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墨城雨的声音响起:“阎罗王大人,奉太子殿下命令,请协助我拿回兽州王印。”

    在这句话说的过程中,至阴至邪的气息已展开行动,轰的声,巨大的髑髅头被震碎,一道身影瞬间遁到炼尸门主身前,翻手盖落一记掌罡。很显然,阎罗王猜到君御真不会让他看热闹,赶在墨城雨道破身份前,先一步偷袭,强抢兽州王印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