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七百三十六章 浴火重生,王者归来!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澹台璇玑抱着孩子出来,引起朝廷几位内阁注意,等万妖之祖护送她跟蓝螭遁向炉鼎时,纪胤等就了然是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杂种的孽种。”纪胤讥笑。

    万古蟾看去冷笑道:“可惜,刚出生就面对苏真死亡,一生一死,一喜一悲,真是难得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是男是女。”

    “斩草除根,永绝后患,阎罗王完事后,召集朝廷大军踏平永恒国度,跟苏真有关的统统灭掉。”

    俩人相互表态。

    楚歌,君御芊,君御舞没有说话,看着澹台璇玑表情有些复杂,即便苏真是敌人在这种场景下,难免有几分感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炉鼎旁。

    蓝螭轻扶着澹台璇玑,轻声道:“我们到了,让小元跟他父亲说句话吧。”

    澹台璇玑低头看着婴儿,眼中泪水止不住的滴落,一滴滴落到婴儿脸上。婴儿不知道母亲为什么哭,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一副迷茫表情,伸出小手想要给澹台璇玑擦泪。

    澹台璇玑有些泣不成声,强忍着伤心道:“宝宝,你父亲被关进熔炉里,你跟他说句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咿呀——”

    婴儿只想用小手给澹台璇玑擦泪,完全听不懂母亲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宝宝乖,跟你父亲说句话。”澹台璇玑再靠近些炉鼎,有部分身子已碰触到黑烟,以她的境界根本无法抵挡,肌肤出现点黑色,脸上露出痛苦表情。

    感受到母亲受到侵犯,婴儿迷茫的表情瞬间变愤怒,咿咿呀呀的乱喊着,挥动肉乎乎的双手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八臂水猿虚影被召唤出来,直接把黑烟给锤散。

    这八臂水猿跟北海那头略有不同,周围隐有一层红光缭绕,似乎蕴藏着另类的异能。

    圣体仙胎丹能脱胎换骨,赋予苏元八臂水猿血脉,但他自身也拥有苏真跟澹台璇玑的血脉。

    正如皇甫青青接受凤凰传承,原本跟元婵一样是浴火涅槃的能力,可配上苏真的不死血脉,成为更强的不死神凰。

    苏元的血脉神通还没彻底展现,但可想而知,绝非八臂水猿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八臂水猿击碎黑烟,让璇玑更加靠近炉鼎,她轻声跟苏元说着,让他跟父亲说句话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她的举动吸引,只感觉很伤感,没人认为真能跟炉鼎内沟通,毕竟这是金仙都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然而却没有人注意到,八臂水猿虚影锤散烟雾的同时,有部分身形被烟雾卷走,随空气被吸进炉鼎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炉鼎内。

    阎罗王召唤魔焰一次次冲刷着苏真躯体,苏真被禁锢在半空中,身体只剩骨架,不屈的意志在焚炼中也越来越虚弱。

    太强了。

    地狱大熔炉太强,强的让苏真无法反抗,就算五龙画戟能动用都打不破此炉,更何况还在镇压星核,无法取出。

    他所有奇遇,所有神通都无法跟此炉抗衡。

    “这次,我是真败了。”苏真无比虚弱,意识像是沉沦进无边无际的深渊里,满炉的魔焰就像沼泽,深陷其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“桀桀,这就不行了?本王还没玩够呢!”阎罗王鼓荡真元,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拳罡砸到苏真骨架上,打的被焚炼脆弱的骨架直接断开数根,而苏真模糊的意识,也受此攻击而清醒一点。

    “还没结束,继续享受魔焰的折磨。”

    阎罗王狞笑。

    他召唤一条魔焰孽龙,将苏真一截腿骨直接烧成飞灰,苏真的意识很快再次陷入沉沦。阎罗王重复着前面动作,以拳罡唤醒苏真,想让他在不断折磨中死去。

    很快,苏真只剩下半截白骨身躯。

    他的意识就像是黑暗森林里的一缕烛火,越来越暗淡,终于变得像是萤火要彻底消失掉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魔焰携外界空气进来,其中夹杂一点红光。

    阎罗王看出苏真油尽灯枯,召唤魔焰准备送他上路,而那点红光也被掺杂其中,冲刷向苏真身体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魔焰冲体,半截白骨快速化齑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界。

    不管是永恒国度众人,还是朝廷六位都目睹着烟雾场景,心皆是一沉,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苏真!”

    “师傅!”

    “师弟!”

    “院长!”

    “苏兄!”各种悲呼响起,天地似乎都在恸哭。

    “咿呀——”在蓝螭跟澹台璇玑的痛哭中,苏元似终有明悟知道要发生什么,张着小嘴发出声音,似乎是一声呼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炉鼎内。

    阎罗王负手而立,狰狞看着武道神话的陨落,这朵三百年来最耀眼的新星,就像是昙花般刹那间绽放刹那间败落。

    苏真,终结在自己手里!

    就在他欣赏着杰作到最后一刻,突然,‘杰作’像感应到什么猛地一震,强行减缓了魔焰的焚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暗的森林里,最后一点萤火变暗淡,世界即将永远陷入黑暗中,而就在这时候一缕红光附着下来。萤火像感应到什么,微微一怔后,爆发出强烈的求生欲。

    它奋力燃烧,疯狂挣扎,越来越强逐渐变回烛火。

    ……“都这样了还能抵抗?哼,小杂种的意志的确强,就算天道宗主在此炉这么久,也早该魂飞魄散,但你再抵抗也是垂死挣扎。”阎罗王惊叹苏真的意志坚韧,可大局已定,

    他并没放心上。

    双手翻飞结印,包裹苏真的魔焰暴增一倍,愈发的凶猛。

    黑暗森林里奋力燃烧的烛火,像被浇了一盆冷水又要熄灭,而在这时候,一声若有若无的呼唤直达苏真灵魂深处。

    谁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阎罗王没有,万妖之祖没有,丁简没有,天道宗主也没有,就连蓝螭跟澹台璇玑都没有听到!

    而苏真却听到了。

    那是世间最亲切的呼唤,是孩子对父亲的称呼……黑暗森林里烛火在听到这声音后,一瞬间——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变成了焚天烈焰,撕裂黑暗,让光明普照大地。

    “苏元!”骷髅眼窝里猛然燃起两团幽焰,熊熊燃烧,愈发旺盛,就连腐朽的半截骨架也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强烈的求生欲就连地狱魔焰都无法压制。

    苏真苏醒了!

    肉眼可见的白骨在重生,骨膜,筋脉,血肉,肌肤,毛发,在魔焰的焚炼中快速重生着,就连地狱大熔炉都无法抑制!他,重新活了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