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九百六十四章 我是谁?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朝阳初升,晨曦到来,石门镇的空气中还有着潮湿,村民已陆续起床,今天是打猎的日子。

    庞博是狩猎队队长,一个三十五岁的汉子,身高一米九,一身腱子肉,乃是石门村第一猎手。

    他最辉煌的战绩是有陷阱,捕猎到一头先天境的野猪精。

    石门村皆凡俗。

    先天境对他们而言已是恐怖存在。

    那次战绩后,庞博就荣膺狩猎队长,在他的带领下石门村每次狩猎都比以往收获更丰厚,日子愈发繁荣。

    一间茅草屋门口。

    一名朴素的女子给一名粗犷汉子整理装备,绑紧箭袋,一遍又一遍的检查弓是否有问题,叮嘱道:“当家的,小心点,我跟孩子在家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有庞哥带队,肯定没危险。”

    粗犷汉子信心十足。“哈哈,牛二嫂,你不相信牛哥本事总该相信庞哥吧?庞哥可是猎杀过先天妖兽的,什么危险应对不了?”一名路过的汉子冲女子笑到,然后喊粗犷汉子:“走吧,庞哥他们

    已在村头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粗犷汉子跟媳妇告别:“放心,一定平安归来。”

    俩人结伴来到村头。

    村头有十几名猎户打扮的汉子,看到俩人相互笑着打招呼,而在队伍前有名猿臂蜂腰,浑身腱子肉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他就是庞博。

    石门村第一猎手!

    “庞哥,人齐了,出发吧。”一名猎户喊。

    “等等,洪溪也来。”

    庞博道。

    “洪溪?”说话的猎户一脸疑惑,对于这个名字很陌生,石门村家家户户都是邻居,相熟多年,洪溪说的是谁,村头的那条河么?

    “就是被牛二嫂她们几个救回来的青年,那家伙不是失忆了么,村长给他起名‘洪溪’。早上村长找庞哥说,洪溪看着素质不错,让跟着狩猎队试试。”

    一名知情猎户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那家伙。”疑惑猎户恍然,不过持怀疑态度:“那家伙细皮嫩肉的,我看是某个迷路的豪门贵公子,他能狩猎?还有,我听说他受伤了,已经恢复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“村长让他一起,应该是伤势恢复,看来没牛二嫂她们说的严重。村长让带着就带着吧,反正有庞哥,也不会出事。”狩猎队很看得开,即便洪溪是累赘,跟着扛包也行,

    下次不带他就是。

    等待片刻。

    一名穿着粗布麻衣的青年出现在狩猎队视野内。

    青年身材凛凛,眉目如剑,哪怕穿的是粗布麻衣也难掩其英俊外貌,尤其是身上还有种特意气质。

    怪不得怀疑他是迷路贵公子,从哪方面看都不想平头百姓。

    “洪溪,大家等你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粗犷汉子说。

    “牛二哥。”青年洪溪跟他点头,这是他救命恩人之一的丈夫,最初那晚上还是在牛二哥家渡过。

    “人已齐,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庞博带队前往绿藤山脉,边走边说:“现在是熊罴发情季节,黑熊沟的熊会变多,咱们去打几头熊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上次吃熊掌还是去年,那滋味回味无穷啊,终于又能吃上了!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狩猎队激昂慷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黑熊沟位于绿藤山脉西南,属于支脉,受河水冲刷形成的凹地,长着大量的杉树,是熊罴发情后交配的地方。

    每年这个季节,独居的熊罴,会出现在这里。“熊罴的攻击力很强,一巴掌就能把人拍死,而且皮糙肉厚,寻常箭矢难伤要害,得庞哥那种天生神力的,用‘蟒筋弓’才能射死。一旦发现熊罴踪迹,先布陷阱,然后听从

    庞哥安排,集体行动,到时候你就跟在我身边,一定要小心,你见势不妙可以跑。”粗犷汉子‘牛二哥’在洪溪身边说道。

    第一次参加狩猎队,一般是对付小野兽,熊罴这种猛兽是老手的目标。

    洪溪来到村子季节赶巧,这才参加这场。

    面对猛兽,没有经验的都害怕,牛二哥是提前给洪溪提个醒,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其他猎户都理解,没人指望第一次参加狩猎,就能做出大贡献,只要不添乱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洪溪点点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白天走到傍晚,中途休息两次,终于赶在天黑前抵达‘黑熊沟’。

    狩猎队选择一处靠近河边的宽阔地带,安营扎寨,埋锅造饭,庞博安排几个老手,在外围布置境界线。

    一旦有野兽靠近,铃铛就会响。

    忙完一切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饭后。

    庞博安排大家轮班守卫,分批次睡觉,为明天猎熊做准备。

    洪溪因为是新人没有被安排任务,他支好村长给的帐篷,独自躺在里面休息,夜晚的黑熊沟静悄悄的,只听到河流声和山风吹过。

    为随时注意外界情况,猎户的帐篷都开着‘窗’。

    洪溪枕着胳膊,透过窗子,看着夜空中的群星,一颗一颗,闪闪发光,数量数之不尽,深邃浩瀚。

    旁边帐篷传来呼噜声,有猎户已酣睡。

    洪溪睡不着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第一次打猎的兴奋,恰恰相反,他内心平静到极致,仿佛外界的一切都跟他无关一般。

    他如老僧。

    在一座古庙里禅定,风吹草动,日月升沉,全都跟他无关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,我来自哪里?为什么我对打猎没有感触,满天星辰却能吸引我,甚至想摘下一颗看看?”

    洪溪沉思。

    他出现在石门村有几日,在村民眼里他是沉默寡言的人,村长对他的评价是‘世家少爷’。

    他被村妇从河里捞起时,胸前有爪痕,非常严重,但在村长家修养几日,竟已痊愈。

    当时村长就怀疑,他是某个世家的少爷,有修为在身,在绿藤山脉探险时出了事。

    因为爪痕像熊爪,有可能就是在黑熊沟,所以村长得知狩猎队要来此后,把他安排进来。

    就是想看看,能否恢复记忆。

    但洪溪对黑熊沟一点印象都没有,甚至对整个绿藤山脉都没兴趣,他觉着绿藤山脉连小水池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他不是池中物。

    可洪溪试着学武者,连基本的拳法都不会,体内更没有真气,一点修为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他也不知道,自己哪来的骄傲。

    我究竟是谁?洪溪不解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