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天子龙气,再现!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天子龙气,再现!

    “修炼到道藏境,岂能没有底牌?苏真能活到现在,不是没人能杀他,而是值不值得,天道法则的现世,足以动用一切底牌,风御剑君这是豁出老底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斩仙台上。

    苏真第一次发现,净琉璃菩萨身还能被侵染?

    “恐怕天下最毒,也毒不过那些血煞。”苏真催动不死血脉,发现血煞如附骨之疽,异常难驱除,并且有逐渐蔓延的趋势。

    他当机立断,自爆右臂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胳膊炸断。

    不死血脉运转,一条完整的琉璃手臂重生出来,跟祛毒相比,断肢重生消耗的能量竟然更少。

    “杀。”

    入魔的风御剑君没有废话,心念一动,周身血煞翻滚起来,一颗颗剑种快速发芽,凝聚出数十口血煞飞剑,随着他袖口一挥。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飞剑激射,血煞滔滔,如骇浪席卷,吞噬一切,淹没一切,哪怕是外界围观道藏,都有一种被上古浴血凶兽盯上的错觉。

    “血魔吞噬道。”

    苏真背后浮现血洞,一口吞下所有剑气,还没等他融入《真宗十三拳》里,惊骇发现剑气顺着道之法则,直冲紫府,意图毒染全身。

    那道之法则做桥梁?

    这可是从未发生过的,苏真顾不得等待,一边聚拢血煞剑气,打出‘踏天斩妖’,一边自爆肉身,将中毒的部分毁去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两种不同的闷响后,支离破碎的苏真出现在擂台边缘,运转不死血脉修复好琉璃身,两次交手他都落了绝对下风。

    “被压制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一点反击能力都没。”

    “他必败!”

    围观道藏各抒己见。

    入魔的风御剑君已经发起新一轮的攻击,现在的他只知道杀戮,苏真不死,他就不会停歇,他再次凝聚血煞飞剑轰去。

    “刹那永恒!”

    苏真想要禁锢时空,想办法靠近风御剑君,只要毁掉载体,妖剑魂就是无根之萍,还不任他收拾?然而无往不利的神通,这一次也失效了,血煞飞剑半息都没停,直接淹没他!

    “大小如意神通。”

    苏真倍化右掌,似一堵琉璃墙挡在前面,血煞飞剑击中,手掌顿时变成血红色,苏真当机立断,壮士断腕,化解危机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喘口气——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咻!

    新一轮的飞剑袭来。

    “这样下去不行,我的能量早晚被消耗干净。”苏真大脑飞快转动,化身九具,排队冲向风御剑君,飞剑斩来,分身硬抗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分身接二连三被轰碎,苏真则顶着剑洪冲到风御剑君身边,一拳轰向对方头颅。

    眼看拳罡要击中——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

    风御剑君竟化作一团脓血,中间分裂圆孔,轻松避开拳罡,然后脓血深处一只狰狞手爪,抓向苏真头颅。

    “罗通!”

    苏真召唤飞剑。

    黄金剑在他脚下出现,施展惊雷剑道,载着他瞬间消失,原地留下一道残影,被血爪抓毁,而后苏真在擂台边缘站定,脓血则重新化作入魔的风御剑君。

    二者不分胜负。

    “苏真黔驴技穷了。”围观道藏目如火炬,看出苏真手段尽出奈何不了风御剑君分毫,而风御剑君随手攻击,就逼得苏真万分狼狈,孰强孰弱,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风御剑君再次攻击。

    苏真眉头皱成川字,心中暗道:“这样下去不行,动用五龙画戟?”想法刚冒出来,就被他否定:“不行,这都是群跳梁小丑,幕后黑手还没显身,就把大底牌用掉,怎么渡以后劫难?”

    这时——

    苏真短板就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正如钟虚所言,他鏖战大衍人祖等,斩杀吕焚城跟丹增喇嘛,靠的是防御力而非攻击力,他的攻击手段非常粗鲁,连最弱的道藏一重都不如。只要不跟他应朋友,他谁都杀不死,碰到风御剑君这种克制物理攻击的存在,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他终归是个元婴。”

    有人道。

    “小杂种死后,奇遇归剑潮阁拥有,怎么才能夺到手?也罢,直接抢吧,本来留个手段炼化小杂种,既然风御剑君能召唤剑魂,就拿来对付你,我可不是没有手段的人。”

    钟虚阴鹫鹫的盯着斩仙台。

    台上。

    苏真脚踩黄金剑,利用速度躲避血煞飞剑,由于擂台面积有限,时不时就被击中几下,能量疯狂消耗着,他眉头越皱越深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拳法打不死,神魂不出来,完全不是对手啊。

    只能用五龙画戟?

    “不,还有一个方法!”苏真猛地想起一件东西,准确的说是两件,他动用过两次,每次都提心吊胆,发誓再也不碰的东西。

    分别是:血道法则跟天子龙气。

    “以我目前修为,就算大道法则暴走,也能强行镇压,利用上古天子龙气,打落风御剑君的境界,我虽然也会跌落成金丹,可肉身状态不会变!”

    苏真眼睛亮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纯肉身,能跟道藏一重抗衡,风御剑君跌落至元婴境,能挡得住他一拳?退一万步讲,哪怕风御剑君还保留部分神通,只要没有现在这么强大,苏真都能轰杀至渣!

    念想至此,他猛地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停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等死?”

    “快看,他把圣器飞剑收起来了……桀桀,知道打不过,就束手待毙?没想到他还有这种觉悟!”围观道藏以为苏真认输,白太玄跟慈航妖僧急如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“你很强,完全克制我的手段,但想要战胜我,还差两张底牌,现在是第一张。”

    苏真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灵识沉入脑海,找到维持微妙平衡的上古天子龙气跟血道法则,‘阴魂苏真’伸出手,打破了两者间微弱平衡。

    下一刻——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种能量宣泄出来,一种邪恶凶残,一种王道至高,随着苏真睁开双眼,以血芒跟黑芒形态,从双眼里分别射出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血煞飞剑袭来,距离身体仅剩三米。

    而两种能量出现后,斩仙台的环境猛然变了,一股绝对的压制,从黑芒扩散出来,血煞飞剑碰触后纷纷软化,就像是臣子碰到巡视天下的帝王,跪地纳拜。

    上古天子龙气,现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