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任凭风吹浪打,胜似闲庭信步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任凭风吹浪打,胜似闲庭信步

    乾坤八卦炉被一拳打飞,钟虚吓得肝胆俱裂,再无半点战斗意志,面对苏真擒拿,连闪躲都做不到,被一把扣住头颅。

    “上路吧。”

    苏真低喝一声,就要捏碎他脑袋。

    围观众人一片骇然,不敢相信堂堂丹塔大长老,站在九州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,竟然被一个初出茅庐不过二百余载的小辈,掌控了生死。

    而现在——

    那个小辈,即将结束他性命。

    “大胆苏真,速速住手,放了钟虚大长老,否则天上地下没人救得了你!”然而就在苏真动手的一瞬间,一道震怒从远方天际传来。

    苏真动作一停。

    他跟其他道藏一样,扭头看向声音传来方,发现两道虹芒遁来,分别是星光缭绕的古星河,还有黑雾翻滚的南门徒。

    岳麓书院两大副院长齐至!

    说话的是古星河,他没料到通知院长的几个时辰里,万圣宫竟然发生这等变故,钟虚竟然被苏真抓在手里?尤其是他扫了眼人群,发现吕焚城,丹增喇嘛,风御剑君都不在,他离开时吕焚城已被斩杀,丹增喇嘛正在打擂,看起来也输了,而消失不见的风御剑君,难道也死在苏真手里?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古星河看着死狗一般的钟虚,心脏猛地一跳,连钟虚都被击败,风御剑君被斩有何奇怪?这家伙根本不是区区元婴,而是上古凶兽,横扫天下的大妖孽!

    他也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都得出面制止,三尊道藏陨落学术大会已经是大事件,万一丹塔大长老都死掉,九州巨震,岳麓书院难逃干系。

    “苏真,马上放了钟虚长老!”古星河降临斩仙台前,以命令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南门徒在岛上受重创,没有参与万圣宫事件,到现在还弄不清情况,但他认识被苏真抓在手里的老者乃是钟虚,在场最强者之一,这种存在怎么被苏真擒拿了?

    “快说,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他追问。

    旁边有道藏简单解释,闻听前因后果,南门徒瞳孔缩成针尖,心生惊涛骇浪,额头渗出冷汗,三天前苏真还不过尔尔,怎么现在强到碾压钟虚?

    难道他又晋级了?

    “小杂种晋级道藏了?”南门徒声音颤抖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一名道藏看着斩仙台上,那尊琉璃菩萨,同样满眼骇然:“但他利用乾坤八卦炉,把神体淬炼至大圆满,举手投足一千二百菩提象,横扫无敌,体魄已凌驾上古凶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门徒眼珠子吓直了。

    古星河听到二者交谈,心脏同样猛地一跳,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一下,但还是强忍着恐惧,冲苏真说道:“学术大会是交流场所,容不得滥杀无辜,马上放了钟虚长老,否则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则什么。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一道冷漠的声音打断了他,说话的是斩仙台上的那位青年。斩仙台四周的篆字护罩熠熠发光,宛如一座金灿灿的龙椅,青年站在其中就像是帝王,居高临下,傲视臣子。

    古星河一窒。

    冷漠的声音,让他有一种被凶兽盯上的感觉,而这种语气也让他心生不满。古星河终归没亲眼见证苏真的无敌,感觉被忤逆了尊严,一咬牙,语气变强硬:“苏真,别不识抬举,我以岳麓书院副院长身份命令你,马上放了钟虚长老!”

    “是么。”

    苏真语气依旧漠然。

    “苏真,别忘了你是浩然书院院长,而浩然书院归岳麓书院直接管辖,我对你拥有领导权!”古星河被苏真的语气,弄得更加震怒,直接搬出身份威胁。

    可苏真根本不吃这一套。

    他道:“学术大会目的是什么,你比任何人都清楚,这群人有多少想杀我的,你也很清楚,为何他们杀我无所谓,我杀他们就犯天下之大不韪?”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钟虚长老又是何人,岂能相提并论!”古星河态度强行,语气充满逼迫:“归根结底,你就是一个区域学府院长,元婴八重的小辈,而钟虚乃丹塔大长老,名震九州数千载的大人物,他的人脉关系,遍布整个大乾王朝,你碰他一根头发,就是牵一发动全身,整个天下都将是你的敌人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苏真点点头,表示认同。

    古星河以为他知道了厉害,态度更加咄咄逼人:“现在放了他,你还有希望活命,否则天下将无你容身之所!”他看向众人,大手一挥:“不信你问他们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敢杀钟虚长老,古魔联盟与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“万青宫如此!”

    “孙家与钟虚长老共退进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碰钟虚长老一根头发,本座就踏平你浩然书院,所有学生,统统杀灭,一个不留,给钟虚长老陪葬!”由邪心老祖,凶冥老祖带头,在场过半道藏人祖都表态,同气连枝,逼迫苏真。

    场面顿时翻转。

    古星河见大家如此给面子,嘴角露出得意笑容,看向苏真的眼神带上嘲讽之色,道:“苏真,识时务者为俊杰,放了钟虚长老,不要自误!”

    “放了钟虚长老!”

    “放人!”

    “小杂种,马上放人,否则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“大胆苏真,还不放人!”

    以邪心老祖,凶冥老祖为首的道藏叫嚣起来,喧哗声连成片,气焰熏天,如乌云盖顶,风暴袭城,压迫苏真。三魂七魄都吓飞的钟虚,听着众人为他的叫嚣声,竟然渐渐恢复了意识,也狰狞的发出诅咒,威胁苏真放了他,要不然把浩然书院全体成员,统统炼成丹药。

    一人面百人。

    苏真就像是站在悬崖上,独自面对万丈海啸,遗世孤立,与整个世界为敌……面对这种胁迫,他反而笑了起来,笑的很轻松。

    任凭风吹浪打,胜似闲庭信步。

    他就安静微笑着,让一名道藏人祖心虚起来,叫嚣声变小,而后第二个,第三个,第四个……越来越多道藏人祖,被苏真的笑容看的心虚,叫嚣声越来越小,最后连古星河说了一半的威胁,也停在了嗓子眼,表情僵硬,惧怕起苏真的笑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