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倒插门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倒插门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被泰坦之握抓住的钱木霄样貌大变,化作了一尊傀儡,原来他也是假的。巫母撑开太一秘境,真正的钱木霄,押送着白虚等人出现。

    “苏真!”

    “苏兄!”

    “院长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苏真后,这六人同时惊呼,一则他们不知道苏真还活着,二则想不通苏真为何被囚禁在此。白虚毕竟是上族族长,环顾四周环境,一下就猜到是苏真来救他们,结果中了埋伏。

    “袁学士,幸不辱命。”钱木霄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钱导师,巫导师辛苦了,若没有你登峰造极的傀儡术,骗不到这只狡猾小辈,没有巫母导师舍身表演,也不会有这种效果。”

    袁东道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最令他嫉恨的家伙终于落网,只要杀了他,一切将彻底中断,他的大好前途也会被保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竟然是陷阱?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翰林院学士,曾经的状元郎啊,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打死我都想不出来,这一切竟然都是假的!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苏真轻易突破袁学士的防线,原来是假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毕竟是陷阱。”

    半空中的火焰圣子跟绿藤圣女也松了口气,看到袁东道大发神威时,二者骇然,惊恐苏真对手竟然是这种级别,当发现袁东道故意为之后恍然大悟,原来是放水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苏真不过尔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苏院长,你不该来这里的。”白虚长叹一口气,白石,赢风,楚天水,古刹罡,程茜茜一脸焦急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苏真神色淡然,仿佛一切尽在掌握。

    白虚真身身上也插着钢针,同样是侯祖庭从刑部带来,拥有封禁神通的力量,对此物的阴毒他深有体会,哪怕苏真神通再强,被缩成傀儡也别想逃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苏真哪来的自信。

    但事已至此,他失落的问:“白家现在如何?”

    “白前辈因为是青门成员,道太真要亲自擒拿他,由于一些事情,道太真已经离开无尽大陆,暂时他是安全的,只要白前辈无事,就不会有人动白家。”

    苏真道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白虚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从没后悔站队苏真,为此付出生命代价也无妨,可倘若因此,让整个白家断根绝种,那他就是白家的千古罪人,下了黄泉也没脸见先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苏真,死到临头还装淡定,你以为还有人救你?”袁东道背负双手,龙行虎步的走到苏真面前,他面无表情,声音冷漠,如同高高在上执掌真理的将侯,看热闹的武者从他脸上,只能看到‘城府’‘稳重’‘深不可测’等气息,像是一本永远看不懂的书。

    但苏真从他眼中,看到了另一种心态。

    狰狞。

    得意。

    阴狠。

    疯狂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头找到肉的疯狗!

    “你准备怎么处置我?”苏真看向他,神色平淡。

    袁东道很讨厌他这种表情,他在岳麓书院时是最耀眼的天骄,那时就是他看得懂别人,别人看不懂他,进入皇家学府后,他碰到很多天骄,有一些碾压他。但他拼命努力,逐渐超越一些人,直至加入翰林院,他已经把这门功夫练到炉火纯青,就连张大人这种老翰林,都别想看透他心思。

    唯独在一个人面前,袁东道像不穿衣服般毫无遮拦。

    那就是他的岳父——

    纪阁老!

    此刻,苏真的眼神就很像纪阁老,充满了玩,看好像他是看一个跳梁小丑。袁东道心中越发狰狞,面部肌肉轻微抽动,有些抑制不住心中怒火。

    “你勾结邪神,残杀世子殿下,罪孽滔天,除了死你还想活?”

    袁东道有些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袁东道,你自诩天骄,目空一切,凌驾在众人之上,就连恒彦范都不放眼里,觉着自己很强?但你是否知道,你就是个倒插门罢了,大家恭维你,是看在你岳父的面子上,离开这个身份,你算什么东西?”苏真说话很毒,故意攻击袁东道最薄弱的地方——

    面子!

    第一次见到他,苏真就知道此獠极其爱面子,喜欢别人恭维,喜欢发号施令,但他也有个致命缺点,那就是倒插门,吃软饭!

    越是好面子,越受不了这点。

    因为纪阁老位高权重,没人敢点明,苏真跟他们是仇敌,当然毫无顾忌,并且故意把袁东道贬的一文不值,扰乱其心神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袁东道顿时暴走。

    像是一头开屏孔雀,被拔掉羽毛,露出丑陋的本体一样,他面红耳赤,脸部肌肉扭曲,眼中尽是阴毒疯狂之色,说话也变低劣:“小杂种,我乃圣上亲点的殿试状元,天纵奇才,人中之龙,岂是你能够污蔑的?你看不起本状元,结果你还不是落到我手里?桀桀,你继续胡言乱语吧,待会就送你上黄泉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你倒插门你还不信,你觉着自己很聪明?”

    苏真眼带嘲讽的看着他:“咱俩本来无冤无仇,你非得帮玄飞他们对付我,结果呢?赔了夫人又折兵!想做幕后黑手,派姬长寒来杀我,结果折损一名翰林学士,恐怕你岳父深感不满吧?现在又以为抓住了我,岂知这点小陷阱,早被我看穿!”

    他竭尽一切刺激袁东道,连姬长寒的死都当众拿出来说事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袁东道脸色顿时变了,他鼓荡真气,演化一只大巴掌,朝苏真扇来:“该死的小杂种,胡言乱语,掌嘴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巴掌扇来。

    苏真嘴角翘起来,依旧云淡风轻:“不信?那就睁大眼睛看清楚,这个所谓的陷阱,在我眼里是白纸一张,我故意引钱木霄出洞罢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锁成傀儡般的苏真四崩五裂,冲击波席卷全场,扬起的尘埃遮天蔽日,方圆十里陷入黑暗,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自爆?”

    “不,这不是自爆,这套刑具能够禁锢一切能量,犯人想自杀都不成,除非他早有准备,在体内藏了一张自爆雷丸,时机一到就引燃!”话说到一半,袁东道脸色骤变,猛地惊呼起来:“糟糕,这是小杂种的分身,快把白虚他们装起来,千万别被劫走!”

    计中计。

    最终被算计的,竟然是他……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