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百万武者闯浩然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八百零四章 百万武者闯浩然

    “岳麓大印!”

    恒彦范祭出一个印章,四方形,上面盘着一株劲松,下面刻着‘智周万物,道济天下’八个大字,此乃岳麓书院印章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大印砸在乾坤八卦炉上,将其轰向地面,上面那株劲松迎风见涨,化作参天神树,根系蔓延,将乾坤八卦炉裹成粽子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魔焰升腾。

    树根噼里啪啦的化作灰烬,印章威力被破解……岳麓大印品质极高,乃是圣器,能够镇压一州学术气运,可乾坤八卦炉更强,魔焰连圣器都能融化掉。

    “不停出手,绝不能让他逃掉!”恒彦范祭出其他神通轰炸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——

    嗡。

    他的传音符震动起来,冒出一句话:“恒院长,大事不妙,百万武者强闯浩然书院,已经毁掉阵法,我们要镇压不住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恒彦范大惊,停止蓄势神通,抓起传音符问:“难道苏真又有帮手出现?是谁,多少人,境界如何?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青玄剑阁里的人,一个都不能丢!”

    他真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冰州出事,蛮州出事,大荒州出事,南海州出事,青州圣祖城苏真亲自现身,现在浩然书院又出事!

    一瞬间。

    九州乱了五州!

    这可是由青州王府统御,岳麓书院,翰林院,礼部,刑部联合行动,竟然如此被动,苏真的能量让恒彦范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还好,事实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张正和的声音,从传音符里冒出来:“没有发现敌人,就是那群武者闹事,带头的是烈焰圣子,绿藤圣女,还有几个不认识的青年男女,打着‘挑战苏真,问鼎年轻一代第一天骄’的口号。除了他们,更多是想浑水摸鱼的武者,天下皆知浩然书院宝藏无数,都来硬抢,已经占领半座学院了。”

    “百万武者硬闯?”

    恒彦范不敢相信:“这是咱们设立的看押重犯区域,那群家伙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硬闯浩然书院?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人煽动情绪。”

    张正和是一只老狐狸,对原因一清二楚:“但院长也别忘了,朝廷是派了我跟侯大人,可中枢从没下过任何御令,整件事情由青州王府处理。这是圣上对青州王的信任,可没有御令,青州王府不敢把话说死,一系列命令都属于潜规则。有武者煽动情绪钻空子,趁着你们四大道藏离去,打着‘奉青州王府颁布谕令,追剿苏真余党’的口号,硬闯书院,现在是抢夺宝藏资源,本官担心陆千秋等会趁乱突围!”

    恒彦范:“天都地怨大阵尚完好?”

    张正和:“完好!”

    恒彦范冷声道:“你跟侯大人以朝廷命官身份宣布,胆敢进天都地怨大阵千米内,以苏真余党论处,诛百族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张正和:“就怕有苏真余党劫狱啊!”

    恒彦范:“我派古星河跟南门……不,我亲自回去,看看谁在闹事!”

    考虑到五百万武者里有很多道藏人祖,以古星河跟南门徒道藏初期的修为,镇压不住场面,一旦阵法被摧毁,青玄剑阁势必逃脱,到那时,他手里一张底牌都没了。

    青玄剑阁不容有失!

    结束通信。

    恒彦范冲袁东道吩咐:“浩然书院出事了,我要亲自回去镇压,你跟两位副院长联手,绝不能让苏真逃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走?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解释了,状元盯紧这里!”恒彦范话刚说完就御空离去,袁东道重要的话都没来得及说,变成了一声咒骂:“该死!”

    转眼。

    空中只剩三人。

    古星河追问:“院长为何离去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袁东道:“浩然书院有变,他亲自去镇压局面……”顿了顿,狰狞道:“继续攻打乾坤八卦炉,我就不信他能量无穷无尽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大道神通落下,天崩地裂,雷霆霹雳,烈焰飓风,黑云兽吼,乾坤八卦炉跟醉酒一样晃晃悠悠,摇摇摆摆的朝前方飞遁。

    丹炉里。

    “见鬼,本座要被你害死了。”万恶之祖操纵着八卦炉,脸色非常难看,做梦都想不到踏上贼船后,竟然没有下文。

    “攻击减弱了?”

    苏真没有理会他,聚精会神的判断着外界情况,突然感觉攻击削弱六成左右。

    “恒彦范走了!”

    万恶之祖把外界画面转进丹炉内部,明显看到空中只剩三人,古星河跟南门徒基本是摆设,伤不到丹炉丝毫,主要依靠袁东道。

    苏真:“他去哪了?”

    万恶之祖:“本座哪知道,方才他拿出传音符看了几眼,立刻御空离去,也许有要事,也许为麻痹咱们,藏在虚空里伺机而动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苏真断然否定:“局面对他们而言很不利,以岳麓院长的性格,宁可耗费时间谋求一百分的胜券,也不愿意冒险博取快速了结,肯定是有要事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眼睛微微一亮。

    四大道藏里,古星河跟南门徒是摆设,对他威胁最大的是恒彦范,至于袁东道本身境界不高,完全靠各种底牌。战斗至今‘皇运精血’‘官袍’都用了,数次以血代墨,导致气血严重亏损。看他脸色就知道内亏严重,绝无巅峰级战力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……

    苏真冒出一个大胆想法,命令道:“强攻袁东道!”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

    万恶之祖盯着他:“能量所剩无几,留着逃命都不够,还去攻击别人?”

    “想活命就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万恶之祖一万个不想,可眼下情况是,继续逃跑死路一条,强攻袁东道属自投罗网,但进攻是最好的防守,万一真搏出生机呢?

    念想至此。

    他咬牙狰狞道:“姓苏的,本座被你害惨了,这次要是能活着离开,我发誓一定把你炼成飞灰,以泄心头之恨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乾坤八卦炉的魔焰爆发,升腾燃烧,火焰凝聚出一头丑陋三足蟾的模样,呱鸣怪叫着扑向袁东道,鼎盖掀开,火炼喷发,似蟾捕猎。

    一道火焰匹练射来,宛如蟾舌卷向袁东道。

    后者看到这一幕,脸色骤变,竟然不敢硬抗,朝着后方爆退……如苏真所料,频繁消耗底牌的袁东道,已色厉内荏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