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纪府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千八百六十章 纪府

    “当年灵凰岛被打入九幽冥府,乃是朝廷禁忌,连宰相都不敢过问,咱冒然跟元婵皇妃牵扯上关系,会不会惹来麻烦?”

    黄伯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正因为是禁忌,才不能装作不知道。”纪阁老把念珠放在案头上,用手指轻扣桌面,沉思片刻后,道:“你去把袁东道喊来,老夫要给他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黄伯退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缉拿苏真的队伍铩羽而归,都受到相应的惩罚,最为严重的无疑是袁东道,姬长寒的死牵连到他身上,若非看在纪阁老面子上,洪天熙早罢免他翰林学士之职,交由刑部审查。即便如此,袁东道的也遭限制,翰林院对外宣称,要编修一部通鉴著作,袁东道作为主笔官,暂停上书房行走。

    明升暗降。

    已经被翰林院边缘化,相当于打入冷宫,等大乾皇帝归来后,一块报上圣断。

    通鉴著作是假的,袁东道这些日子当然不在翰林院,他明知岳丈对他印象直线下降,为保前途,还是厚颜无耻的带着夫人跑到纪府居住。

    只要他住在这里,就不会有人拿他怎样,一旦能重得纪阁老青睐,前途能重现光辉。

    【梅院】

    纪府一座雅致的别院,阁楼,凉亭,小桥,池水应有尽有,院落里栽种几株梅树,饶非冬季,也腊梅盛开,红艳的宛如几滴鲜血。

    这是纪芷梅的院落。

    纪芷梅是纪阁老的小女儿,也是袁东道的原配夫人,她一身蓝色的翠烟衫,散花水雾绿草百褶裙,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,肩若削成腰若约素,肌若凝脂气若幽兰。纪芷梅身材纤细,皮肤白皙,未施粉黛而面容淡雅,像是古典画中走出来的江南女子,有种大家闺秀的灵气。

    此时。

    凉亭有一张石桌,上面摆放熏炉,茶具。

    纪芷梅坐在桌旁品茗读书,捧着一卷古诗词,仿佛沉浸在诗人描绘的优美中,闭上眼能看到辽阔的草原,蔚蓝的大海,一段段的佳人佳话。

    身后两名婢女在摇扇。

    正对面,则是一身常服的英俊青年‘袁东道’,他的面前也摆放一卷诗词,但根本没心思看,眉头皱成川字,望着池水沉思事情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听这句诗。”

    纪芷梅读到一句千古佳话,高兴得像是小女孩,要跟袁东道分享,但刚开口就发现夫君脸色阴郁,心事繁重,到嘴的话也就变成了劝慰:“夫君还在想青州的事情?不用多心了,你天天为政务操劳,闲赋一些日子也好,剩下的交给父亲大人处理就行,你我夫妻二人,已经很久没安静相处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这次对我很失望,眼见我被边缘化,丝毫没有帮助的一丝,洪天熙大人在抻着,若圣上归来前父亲大人不帮我打点好,洪天熙大人一定会把我参奏圣上。”

    袁东道很阴郁。

    “参奏又能如何?顶多就是被罢免回家,你我夫妻二人正好天天品茗读诗,练字谱曲。”纪芷梅给他斟满一杯热茶。

    “我醉心仕途,岂能……”

    袁东道刚要反驳,看到纪芷梅婉约的模样,满腹牢骚都压了下去:“罢了,你说的也不错,先珍惜眼前光阴,芷梅刚才读到了什么诗,让为夫也品鉴下。”

    袁东道一生最爱的女人是薛君,跟纪芷梅成亲,完全是因纪阁老的官职,但对于这个女人,袁东道没有半分厌恶,心里也明白她是一个好妻子。

    善良,知性,温柔,对于自己的小家庭,愿意付出一切,真心真意的喜欢他。

    这在皇城达官显贵的子嗣中,特别难得。

    不过纪芷梅也有一个特殊地方,她天生阴煞寒体,腹部有一枚煞丹,无法储存任何真气,并且每隔三个月就发作一次,放在寻常家族里,活不过十四岁。

    生在纪府,纪芷梅没有性命之忧,但纪阁老想尽办法,连丹塔之主乾无极都请来数次,都束手无策,只能压制煞丹发作,无法根除。

    她一生都是凡人。

    纪府采购大量珍贵丹药,帮她驻颜,延寿,已七百岁还保持二十多岁女子的样貌跟体质……虽然生活无忧,可纪府这种大染缸,容不得凡人,纪阁老对她的关爱远不如她的哥哥姐姐们。袁东道能以状元身份迎娶纪芷梅,一则是纪阁老觉着他有潜力,二则又何尝不是纪芷梅在家族地位很差?

    换成她的姐姐们,纪阁老岂会下嫁?

    最是无情帝王家。

    纪府虽非帝王,比起上古诸侯皇室,只强不弱。

    “夫君,就是这句‘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’。”听到袁东道要讨论诗词,纪芷梅更加开心,指着书卷上的一句话,像小女孩般兴奋的说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袁东道眉头一挑,刚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咚!

    院外响起叩门声,随后黄伯的声音传进来:“姑爷在么?老爷请您去书房,有事情商议。”

    听到传话——

    袁东道腾的下站起来,眼睛闪过一道亮光。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主动找你,肯定是好消息,你快些去吧。”鉴诗被打断,纪芷梅有些黯然失色,但还是挤出一个笑容,让袁东道快些去书房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袁东道立刻离开梅院。

    等他走后,纪芷梅身后一名婢女看着小姐黯然的模样,心疼道:“姑爷也太不关心小姐了,自从他娶了小姐,跟你单独在一块的时间没几天,不是在翰林院,就是在上书房,张口闭口是朝政。”仿佛实在忍不住了,道:“我都听说了,他惹上的这摊子事,跟一个叫薛君的女人有关系,小姐就不应该帮他!”

    薛君?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纪芷梅神色更加黯淡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这个女人,但她却不敢挑破,阴煞寒体带给她的不仅是无法修炼,也没有生育能力,因此她明知道一些事情,也不想去挑破。

    最是无情帝王家。

    她嫁给袁东道就是一枚筹码而已,能够得到袁东道的一部分关爱已经足够,何况薛君已死,他的仕途梦又遭到打击,也许会渐渐的在意自己吧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