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一百一十二章 不入法眼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两千一百一十二章 不入法眼

    “八千块!”

    天字一号跟二号竞价正酣,突然出现的这三个字引起所有人注意,都抬头看来,发现是从天字三号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又有贵客出手?

    有些老顾客就听出声音,道:“这好像是飞燕楼的花魁‘银纱姑娘’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她!”

    “三号的贵客是谁,竟然让银纱姑娘作陪?而且还竞价狐仙儿的出阁夜,这里面故事很多啊……”酒楼,茶馆,青楼最是八卦热闹的地方,没事都能挑拨三分,更何况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三个天字号贵客都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一号的灯公子,二号的黑风老祖,可谓是飞燕楼的两大贵客,身份崇高,麾下拥有大势力,还都是银纱姑娘的枕边人。

    而今他俩竞价狐仙儿出阁夜,却插进来第三个贵客,偏偏是银纱姑娘帮忙喊价,这里面值得探讨。

    兴许是一下暴增两千块,也许是第三者插足,让竞价陷入了短暂了寂静。

    一楼大厅高台上。

    龟奴抬头看向天字三号,脸上表情有些琢磨不定,不知道现在应继续宣扬气氛,还是伺机而动。

    老鸨是知道天字三号坐的苏真,更明白这个初入元婴境的来客,远不如黑风老祖,灯公子底蕴深厚,这喊价兴许是素银纱怂恿。

    不过一下提高两千块上品阴石,没让老鸨开心,反而眉头皱起来。

    她是人老成精,那群食客搞不清状况,她则一下就听出来,这不是素银纱想捧新人,恰恰相反是踩新人,利用黑风老祖跟灯公子不知情,一下提高两千,让二者陷入怀疑,从而固定价格。

    目的很简单,保住自家花魁名头。

    “你做了飞燕楼十几年花魁,新鲜感越来越弱,没看最近黑风老祖跟灯公子都不来了?是时候换血了,哪怕双花斗艳,都是很好的噱头。”老鸨吩咐身边大茶壶,去给天字一号二号送信,告诉他们苏真的身份,然后给主持的龟奴使个眼色。

    后者心领神会,立刻吹捧起狐仙儿多好,暂缓竞价的同时,不让气氛落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字三号。

    素银纱见龟奴转移话题,脸色愈发焦急:“超过一分钟每人喊价了,怎么还不落锤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的想法,大家都看的出来。”苏真抿了口茶,淡然道。

    素银纱回头,始终保持微笑的脸,终于变得难看,沉声道:“苏先生什么意思,银纱是按照你意思竞价,想帮你夺下狐仙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苏真轻笑声,不多说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楼大厅。

    龟奴说的口干舌燥,把狐仙儿吹的天花乱坠,简直是仙女下凡。本来众食客都觉着她姿色平平,气质不佳,远不如前面两个,随着黑风老祖,灯公子喊价,对她的看法产生改变,觉着自己看走眼。听完龟奴这番吹捧,终于确定了这事,原来狐仙儿这么好。

    持续片刻后。

    终于,声音再次响了起来,并且一句话就让天字三号房间里的素银纱,如遭雷殛,双腿发软,差点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一万块。”

    天字二号房间喊价,按照素银纱新的标准,直接加价两千块,超越了当年她的九千五百块记录,这也代表新的花魁诞生。

    此价格一出,顿时飞燕楼陷入巨大喧哗,山呼海啸一般。

    “新纪录啊。”

    “超过了银纱姑娘出阁价格,看来飞燕楼的花魁换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能见证新花魁诞生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话还为时尚早,花魁是综合考量,不能单纯靠一次竞价来决定,银纱姑娘之前也有很多价格保持者,但谁成为了花魁?最终还是银纱姑娘做到了,整个绿凰城公认,一坐就是十几年……狐仙儿第一步走好了,能否反超,还得看将来。”

    众食客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字三号。

    素银纱失魂落魄,喃喃自语:“为什么,我伺候黑风老祖非常好,所有招式都用上了,他为什么要哄抬价格,捧一个什么都不具备的新人?”

    苏真品茶,看都不看她。

    素银纱还在自言自语:“没事,没事,我坐上花魁之位,除了出阁价格高外,主要是会伺候人,狐仙儿就算喊价再高,终归不是我对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的话刚说完。

    第二声喊价响起:“一万两千块。”

    天字一号:灯公子!

    俩人喊价重回正轨,价格水涨船高疯狂斗富,刚刚被拍走的彩蝶仙子,艳女在地字号房间里听的痴迷,脸上露出深深的嫉妒,都忘了伺候买主。

    还好买主同样被喊价吸引,没注意花重金拍下的女人,伺候不到位。

    “一万四千块。”

    “一万六千块。”

    “一万八千块。”

    “两万!”

    价格攀升之快,击碎了素银纱的最后希望,这种出阁价就算后期,狐仙儿伺候人方面有诸多不周到,也能做几年花魁了。

    主持的龟奴,飞燕楼的老鸨眼都瞪大,不敢相信这种喊价。

    两万块上品阴石,相当于一尊元婴初期全部身家,用来买一个金丹女妖的元阴,相当的‘大方’。

    不过价格攀升到两万块后,陷入了新的停顿,很明显黑风老祖觉着此价格太高,已经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,再喊价是理智有问题。

    龟奴见喊价停止,用颤抖的声音,再三询问后,举起木槌道:“既然没有再出价者,狐仙儿元阴将由天字一号贵客采摘,恭喜天字一号贵客,拍到新花魁出阁夜!”

    说着就要落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字三号房内。

    素银纱已经被价格击晕,愣愣的站在窗前,不知道该干什么好,苏真还在桌前不动声色的饮茶,直至要落槌才问:“为何不再替我喊价?”

    素银纱愣在窗前,都没听到他说话。

    苏真轻笑一声,把茶杯放下,在木槌落下的那一刻前,淡然吐出两个字:“十万。”

    什么飞燕楼,什么绿凰城花魁,什么黑风老祖,什么灯公子,在苏真的眼里都是蝼蚁,先前的种种表现,在他看来都是跳梁小丑的表演。

    他乃是道藏人祖,能够鏖战准元神的存在!

    跟一群‘小辈’争风吃醋是掉价,他懒得一点点加价,不出手则以,出手就是雷霆之击,钱财对他而言是粪土,一言鼎定乾坤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