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一百一十五章 国师:袁东道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两千一百一十五章 国师:袁东道

    无尽大陆,强者为尊,阴界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哪怕阎罗神朝模仿大乾王朝,制订了各种国策,让妖魔鬼怪修炼化形术模仿人族,也改变不了骨子里是妖魔的本质。

    妖魔,喜杀戮!

    得罪一尊道藏境,下场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不过苏真根本没把素银纱放眼里,哪怕是黑风老祖也入不了他法眼,跪了一地的食客,在苏真眼里不过是群蝼蚁,他从始至终目的都很简单,打听阎罗神朝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有疑虑?”

    苏真问。

    老鸨忙颤抖道:“前辈大驾光临,令飞燕楼蓬荜生辉,方才是鸦婆照顾不周,还请见谅……”她心思敏锐,见苏真没大开杀戒,立刻转移目标点:“前辈,我马上安排狐仙儿上去。”转头冲高台上的龟奴命令道:“请新花魁狐仙儿上去培前辈,一定要照顾周到,不可有半点怠慢。”

    飞燕楼有道藏光顾过,每次都是封楼伺候,大排筵宴,各种谄媚,老鸨不是没见过道藏,楼里每个一流名妓都见过,但像今天这样情况从没有过。

    得到了她的命令,龟奴立刻安排狐仙儿。

    狐仙儿衣着暴露的站在台上,纵然画着浓妆也没有半点喜悦,反而充满了寂落,让人一看就很扫兴。

    随着黑风老祖,灯公子喊价,飞燕楼气氛被点燃,她同样没有半点喜悦,失落感更强,当价格超越素银纱出阁夜时,依旧如此。

    直至苏真跟黑风老祖交手,暴露道藏修为后,才错愕的抬头看向天字三号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错愕自己吸引了道藏境,还是其他原因。

    “狐花魁,别愣着了,快点跟我上去。”能够主持拍卖,这名龟奴在飞燕楼地位可想而知,乃是仅次于老鸨的第二人,他对狐仙儿的称呼已冠以‘花魁’。

    在他的带领下,狐仙儿来到天字三号。

    房间内。

    素银纱还跪在地上,抖如筛糠,肠子都悔青的等待苏真发落。

    咚。

    咚。

    叩门声响起,随即是龟奴的声音:“前辈,新花魁狐仙儿已带到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咯吱——

    房门开启,龟奴站在门外给狐仙儿使个眼色让她独自进去,狐仙儿至今脸上错愕跟失落还是占绝大多数,没有半点讨好贵客的喜悦。龟奴有无数句话想教训,但当着苏真的面,一个字都不敢说,只能暗暗祈祷,狐仙儿懂事点,千万要伺候好苏真。

    房门关闭,屋内只剩下三个人。

    苏真依旧品茶,表情淡然,仿佛一切都不放心上,狐仙儿站在他面前有些不知所措,手脚没地方放,而素银纱还在地上跪着。

    一杯茶饮半。

    苏真放下茶杯,道:“我请你来只是想打听点事情,你家族在帝都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狐仙儿表情一怔。

    苏真:“跟我说下帝都情况,包括神朝皇族,各大势力,宗门,家族等,把你知道的都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狐仙儿还在错愕,素银纱已经懵了,搞半天苏真驾临飞燕楼只是想打听事情?

    “前辈,银纱知道一些,我……”素银纱壮着胆子想弥补错误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苏真声音淡漠。

    素银纱表情剧烈变化,先是看了眼苏真,又看了眼狐仙儿,最后咬牙壮着胆子爬出房间,再关闭房门的那一刻,悬着的心终于松下来,而后背已被冷汗浸湿。

    她差点吓死。

    她抬头寻找想知道‘翠姨’在哪,然而这个服侍她左右的鸨母已不知所踪,素银纱只能咬着牙,扶墙站起来,拖着发软的腿走下楼。

    看到她活着下楼,所有人表情各不相同,而老鸨则长舒一口气,看来这位神秘的‘苏先生’脾气很好,不打算追究飞燕楼过错。

    素银纱作为真正花魁,飞燕楼的摇钱树,老鸨也不想轻易损失掉,但她终归得罪了苏真,暂时不能留下,立刻安排人让她先退下,等苏真离开后再定夺。

    同样的,天字二号的黑风老祖见苏真没斩杀他,立刻化作一股阴风,遁离了飞燕楼,而天字一号的灯公子,再也没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整座青楼还在活动的地方,只有天字三号。

    房间内。

    苏真自斟自饮: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狐仙儿盯着苏真看了几眼后,像是下定了决心,突然跪倒地上,咬牙道:“前辈,狐仙儿本是帝都狐家嫡孙女,祖父是神朝正四品工部侍郎,因修建‘登天梯’得罪了法家,背其暗害,抄家问斩,仙儿也被流放至此,成为官妓。”

    随着她诉说,把缘由讲出来。

    简单讲就是,神朝要修建祭祀的‘登天梯’,由工部承办,法家仗着背景深厚接下了此工程,并且谎报了大量物资。狐仙儿的祖父是整件事情的总负责,法家搀和进来时,工部尚书就提醒过他,给法家多点油水。狐仙儿祖父混迹神朝官场多年,这点道理是懂得,只是法家太过分,报出的价格能够修建五座登天梯。

    他就没答应。

    法家竟直接罢工,并且禁止其他人承接,眼看期限要被贻误,狐仙儿祖父没办法,把事情上报了中枢,事情一下就大了。法家动用关系压下此事,也损耗了部分人脉,盛怒下强行颠倒黑白,以缩减至十分之一的造价为由,把修建登天梯当成荣幸,说是狐仙儿家族想捞油水,看造价太低,逼着叫高价拿分成,把帽子扣在了狐仙儿家族上。

    狐仙儿祖父不停上疏,奈何他只是个侍郎,工部尚书又不敢得罪,一直没能直达圣听。

    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最后法家大获全胜,狐仙儿满门问斩,她作为唯一的嫡孙女被留下来,故意判了官妓,用来折磨狐家。

    她见苏真是道藏境,就希望能帮她报仇。

    苏真听完这些,一直面无表情,在狐仙儿期待的眼神中,淡漠说道:“你的私事跟我没任何关系,我想要听的是帝都势力。”

    狐仙儿一下就绝望了,抱着最后希望,近乎哀求道:“法家就是帝都顶级家族,而他新傍上的势力是天禅寺,靠山是新国师袁东道!”

    袁东道!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苏真平静的表情戛然而止,瞳孔一下缩了起来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