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一百三十六章 风声鹤唳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两千一百三十六章 风声鹤唳

    “法无常,来本侍郎这做何事?”森一扭过头,看着那脸色难看的身影,眼睛微微一眯,意识到恐怕不是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森侍郎,登天梯出事了!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法无常一开口,就让森一脸色骤变。

    “说清楚!”森一道。

    法无常跟森一同属袁东道的下属,虽然后者有官职在身,法无常也没有多畏惧,再加上事情紧急,没有半句废话直接道:“那神秘道藏降临问天山,斩杀了法无生,巡城总兵没能拦下,导致登天梯被毁,他也下落不明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森一猛地站起来,道器钓竿脱手坠落,眼中写满了震惊,简直不敢相信耳朵,忙爆喝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“登天梯被毁了,根基全断。”

    法无常沉重道。

    蹬蹬蹬……森一踉跄数步,垂钓湖心的泰然荡然无存,神色全被惊恐缩代替,那管家忙扶住他低呼‘老爷’,这才没歪倒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发生这种事?”森一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法无常同样满头雾水,他都没亲眼见过苏真,抵达时候登天梯已沦为废墟,眼下也解释不清楚,只是说:“森侍郎,登天梯是法家承办不假,但你是总监工,得想办法处理此事,否则追查下来,咱俩都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,你办事不力,还想拉本侍郎下水!”

    森一震怒。

    法无常是死猪不怕开水烫,事情已经发生,法家逃不掉干系,就算死也得一起死,直言不讳说:“森侍郎,事情已经发生,还是想办法应对的好。登天梯关系到太子殿下首次祭天,也是国师大人主持的第一个盛大仪式,现在这种情况,处理不好的话,国师大人会听你我解释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森一怒火中烧,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但他有火发不出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,不管登天梯毁在谁的手里,神朝追查起来他这个总监工是逃不掉的,国师大人能捧他做工部侍郎,就能踩他至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发火没用。

    森一压下怒火,大脑快速转动,双眼闪过一策策阴谋诡计,最后脸色阴霾道:“无论如何,祭天典礼不能耽搁,毁掉的部分只有登天梯对吧?距离典礼还有三个月,你立刻组织重建,我也从工部抽调一部分能工巧匠帮忙,不惜一切代价,赶在典礼前完成工程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问:“建造材料你还有吧?”

    法无常:“报的造价森侍郎清楚,那头老狐狸让法家损失惨重,但整体还算是赚的,留下了一部分材料,可以赶工两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赶工,不够的材料报给我,本侍郎去跟工部尚书要。”

    森一道。

    法无常微怔:“工部尚书跟咱们不对付,老狐狸的死他耿耿于怀,巴不得登天梯出事情,还会特批咱们新的建造材料?”

    “本侍郎是登天梯总监工,那家伙掌管整个神朝的建造工作,耽搁了祭天典礼,他难道没责任?更何况,此事平咱俩压不下去,我必须通禀国师大人。”森一知道事情瞒不下,与其被袁东道跟太子殿下逼问,不如主动交代,而且有袁东道出面,重建也会顺利很多。

    这边事情定下,俩人都没在提苏真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。

    登天梯修不好,法家,森府统统人头落地,谁还有时间管苏真?一切问题,等祭天典礼顺利度过再说,那家伙就算趁机逃到天涯海角,从此杳无音信,也不能现在去缉拿。话再说回来,他们是这样,有人不是这样,巡城总兵的首要目标,就是抓住神秘道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五军都督府。

    中府。

    五大都督聚集在一块,面前摆着阎罗城的沙盘,着重标注的是昆仑山脉,还有五大军团驻扎地,商议着祭天典礼时的换防制度。

    刚说了一半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房门撞开,一道身影快步进来,赫然是巡城总兵,他看了眼五人立刻抱拳跪下,急声道:“启禀五大都督,登天梯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急急躁躁,不懂稳重。”

    一名穿着褐色铠甲,带着熊盔的男子,先冷哼声,才问:“说,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奉命缉拿斩杀法无道的凶手,追至问天山,不成想此獠已镇压法无生,属下为救人跟他交手,不成想此獠战力惊天,属下竟不是对手,最后法无生死了不说,那家伙还趁机打断了登天梯。”

    巡城总兵快速说完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五大沉稳的都督同时怔住。

    中军都督是一名穿着亮银铠,带鹰盔的精悍中年,他瞳孔竖立,宛如苍鹰锁定猎物,声音阴厉道:“你是说登天梯被人打断?从什么地方打断,顶端,中部,还是最下?毁坏程度如何,是否会耽搁祭天典礼,还有那个凶手逃到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噼里啪啦的一通追问。

    巡城总兵一一回答,每回答一个,五大都督心脏就沉落几分,其根打断,不知所送,这八个字概括了结果,也是最坏的结果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左军都督穿黄铠,带鹿盔,猛地一拍桌子,怒火冲霄的吼道:“你怎么做事的,耽搁了太子殿下祭天,谁承担得起责任?马上传令下去,守住问天山,通知工部派人过来,你再把阎罗城封锁,连一缕游魂都别想逃出去,不管那家伙藏到了哪里,挖地三尺也要给本都督找出来!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去办。”巡城总兵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等他走后,殿中也没人再商量祭典换防事情,脸色阴沉的一个比一个可怕,相互对视眼,都感觉十分棘手,最后中军都督拍板:“先暂停商议祭典,我去见太子殿下请道御批,提前调五大军进城,不惜一切代价,抓住那个闹事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没人知道,昨天才冒出来的野妖,不知天高地厚,敢闹出这种事情,别想活过几天,就算他是元神妖皇,这次也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五大都督冷哼。

    一时间,阎罗城陷入戒严,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,所有城民都感觉到无形压力笼罩,却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,唯独有一个携带邻家少女的青年,看到阎罗城变化后,嘴角翘起得逞的笑意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