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二百四十九章 只手碾压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蝙蝠群如潮水,怒浪滔滔,翻涌叠嶂,一波波的淹没而来,苏真凌空踏步,似蹬台阶,每一步落下都踩在浪头上。

    《万蝙无疆》。

    血使得自老祖的传承力量,要开辟最广袤的边疆,肉眼所见的土地,都是血族的天下,蝙蝠所至,万物臣服!

    然而就是这样的神通,在苏真面前像是踏脚石,配合的相当完美,踩着不断登高,最终踏上巅峰,当他降临最汹涌的蝙蝠潮上时,气势也暴增完毕。

    双臂合十——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道惊天剑罡迸射而出,灌入教廷顶部,虚无的黑暗天空都被洞穿,仿佛骄阳破晓,遮天蔽日的黑云层被洞穿,泄露出一丝阳光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苏真挥臂斩下。

    随着动作,剑罡呼啸而出,碎元气,裂苍穹,像是一艘帆船,披荆斩棘,行驶在蝙蝠海洋中,势如破竹,一往无前,来到血使身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力量?”血使瞳孔骤缩,面容大骇。

    他能够从剑罡中感受到,这是道藏最顶级攻击,甚至若非他曾是元神境,明白那种能量由何组成,都怀疑已是元神级。

    “退!”

    血使不敢有丝毫迟疑,抽身爆退。“你要是颠峰时期,我还顾忌一二,现在不过是区区道藏境,也想从我手中逃掉?呵,你可知道我得罪的势力很多,参赛者里相当部分想杀我,可为什么不动手?因为他们知道,就算联手也打不过我!不成

    元神,在我面前皆蝼蚁,纵然你们十尊妖魔齐聚,我一样可以横扫之!让你单独逃掉,我威严何在?”面对爆退的血使,苏真没打算放过对方,剑罡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血使见躲不开,操纵祭坛抵挡。

    黑暗血祭虽被苏真化解,但祭坛悬浮空中,一直没有收回,这时候当作盾牌祭起来,血使躲在下面,惊骇欲绝的看着剑罡落下。

    轰隆声,剑罡斩中祭坛。

    来自外域星空的古老祭坛,承受不住《真宗十三拳》的力量,在血使骇然的注视下,碎成两瓣,而剑罡威势不减的继续落下。

    哧啦。

    血肉撕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!”撕心裂肺的惨叫,从血使喉咙里响彻云霄,他被剑罡从天灵盖劈至下阴,一分为二,大量精血洒落,跟下血雨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精瘦老者眼睛瞪大:“赢了?”

    蛮汉:“好简单!”

    一名银发青年:“这妖魔追的我们上天无路入地无门,就连任娇都落下风,面对大魔头连一招都扛不住?这,这……咱们跟大魔头的差距,原来如此恐怖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龙颖儿双手拍赞:“哈哈,赢啦!”

    龙蟠之盯着苏真,眼神有些复杂,敬佩中还蕴含着一种斗志,就跟李墨轩看苏真的眼神很相似:“不成元神,在苏院长面前皆蝼蚁,这句话不是吹嘘。”

    白石则看着分尸的血使,发现对方并没有死:“那怪物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界。

    数百万围观者通过投影,看到了战斗画面,他们对于苏真能取胜没有任何怀疑,但血使终归曾是元神道祖,手段应该比普通道藏强很多,结果一招都没挡住?

    “对于大魔头而言,元神之下皆蝼蚁啊。”

    “太强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妖孽亘古罕见,武道体系在他面前好像假的,都被颠覆的乱七八糟。”围观者同样震惊与苏真的战力,一剑斩血使,印证了那句话:不成元神,在我面前皆蝼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龙舌镇悬空巨岩上。内阁阁老张辅仁看着战斗画面,赞赏道:“以道藏二重,爆发出这种战力,实属妖孽,亘古第一天骄名不虚传。”转头看向皇家学院第一主任,问:“贵院的圣学子是王朝真正最顶级青年,跟苏真比起来如何

    ?”

    “苏真是强,但我相信皇家学院的圣学子,不会弱于他。”

    第一主任道。

    “作为王朝最高学府,我相信有这个资本。”张辅仁笑着点点头,好像真没有怀疑第一主任说的话,皇家学院藏着能跟苏真媲美的天骄?

    旁边。住持总决赛的龙武浩一,听着张辅仁跟主任的对话,表面上没有任何变化,心中却翻起各种念头,盯着吸血教廷里的苏真,暗道:“你还真是够妖孽的,修炼不足三百载,便是道藏二重境,还傲立道藏无敌手?哼,不过在道藏境,三百岁跟三千岁属同时代,我的几位学长清一色为准元神,掌握的力量非你能想象,世人皆知你道藏无敌,那是因为圣学子从不行走世间,你若侥幸能进皇家学院,就知道什么叫

    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九州风云榜总决赛,网罗天下最强骄子,随便挑选出一个都名震海外,但只要苏真在场,最吸引眼球的肯定是他。

    一举一动,万众瞩目。

    所有都看着他把血使斩成两瓣,短暂的震惊后,发下血使并没有死,伤口处鲜血射出,像一根根丝线链到一块,两瓣身子重新愈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教堂前空地上。血使气息衰败,外貌变成了中年男子,他悬浮空中,眼含骇色的盯着苏真:“你不是体修,而是剑修?什么门派的,青玄剑派,出云阁,还是第一神门?你剑法极强,连本座的肉身都能斩断,不过这是本座

    力量十不存一,待我恢复巅峰,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你!小辈,你等着,不报此仇,本座誓不为人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。

    他竟然调头逃跑,双翼扇动间,携带漫天血煞,黑气滚滚的朝着远处遁走。

    “跑的掉?”

    苏真面无表情,双手翻飞间,一根通天柱从天而降,狠狠地砸在血使身上,周身血煞,漫天黑气瞬间崩散,血使发出悲鸣,被轰到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第五拳:通天柱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报仇的!”血使尖叫声,双翼扇动再次遁空,头也不回的朝着前方狂飞,可他做梦都想不到苏真到底多恐怖,连元神都被他杀过,仅凭拙劣的遁术绝不可能逃掉。

    苏真并指成剑,一剑斩出。

    第三拳:凝剑指。

    嗤啦!

    血使右翼被斩断,惨叫声跌落到地上,这次没等他再飞遁,四周地面裂开,冒出四根黑色锁链把他缠住,捆成粽子,一动不能动。第四拳:狱锁龙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