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三百七十五章 夺寿邪功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刚才还卿卿我我,转眼便把人卖了,几个府光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水墨画卷成轴一口飞剑,朝独角峰遁去。

    神秘斗篷人看着画卷,桀桀阴笑:“数千载过去,皇家学院依旧如此,抛弃同伴,卖友求荣,真是好校风!桀桀,本座最恨这种人,想从我手里逃掉,做梦!”

    “咒!”

    他张嘴吐出一字。

    声音宛如来自九幽阴煞,冥铭律动,似地府法则鬼韵谱写,古老的大巫向天夺权,强行开辟出一条简短阴森的法则。咒字落下,这片虚空都处于不规律的波动中。

    天刹那漆黑,魔雾似波纹荡漾。

    画卷宛如行走在汪洋中的一叶孤舟,潮汐令其踌躇不前,随着波纹变强,隐约有倾覆危险,岑君晴再也躲不下去,画卷哧啦声展开,她携青光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“咒律,夺其修。”

    神秘斗篷人再吐古老巫言。

    魔海波纹冲天而起,舍弃画卷,缠向岑君晴,宛如一只大手捕捉鸟儿,一把抓住,魔雾化作的‘海水’通过毛孔,钻进岑君晴体内,这名天之娇女顿时发出凄厉惨叫。

    在周围几个府光注视下——

    岑君晴黑发变白,雪白嫩滑的肌肤失去光泽,干瘪宛如老妪,皱巴巴的贴在骨头上,绝色容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老着,变成耄耋老妪,最为恐怖的是她修为。

    道藏巅峰,五重,一重,跌破至元婴。

    势如破竹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内,皇家学院顶级天骄,水墨留香创建者,沦落为一点修为都没有的山野农妇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岑君晴看着自己变化,发出凄厉惨叫,她无法接受。“修为,我的修为去哪了?”岑君晴运转真气,丹田空空如也,就连身体机能都断崖式下跌,连普通妇人都不如,她尖叫:“这是障眼法,是幻术,你骗不到我!水墨丹卷,青史永存,透过迷雾,记载真相,

    幻术,给我破!”

    然而,这只是她徒劳尖叫。神秘斗篷人桀桀阴笑:“我修神通直抵天道,可改变法则,自成道律,除非你修为超过我,否则永不能恢复……哦,要告诉你一件事,没有修为维持,你身体会衰落至凡人最差,就算有灵药服用,也续命不

    了几日。桀桀桀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停笑,似夜枭啼哭,魔音刺耳。岑君晴绝望,万念俱灰,难道毕生修为付诸东流,要跟顾闻光一样陨落与此?顾闻光?对,苏真!她猛地想起一个人名,神秘斗篷人说修为超过他,便可化解此诅咒,换而言之,如果将其斩杀,是否同样

    能化解?此人伤到翟青鸾,从念平生手中逃生,圣学子明显奈何不得他,纵观整个虚空之阵,唯有一人凌驾其上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岑君晴已尖叫起来:“你封禁我修为没用,我院最强学生叫苏真,他才是领袖,你想要跟皇家学院做对,必须先斩杀苏真。”

    周围几个府光闻听此言,脸色再次一变。

    害死陈天南还不够,又把苏真推出来做挡箭牌,这位高高在上,女神般的学姐让他们有了新的认识。

    “那个家伙?”

    神秘斗篷人似乎知道苏真,并不为所动:“桀桀,皇家学院这届里面,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那家伙,我肯定要跟他讨教讨教。但在此之前,得先灭掉你们几个,以泄我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逃!”

    周围几个府光撕裂虚空立刻逃遁。

    在陈天南陨落时,他们就把消息发出去,远处几个府光已注意到这边,刚才一番事情说时迟,那时快,在周围几个府光逃遁时,远处几名府光已催动阵法。

    轰隆隆。

    九凝群山阵转动,一座座山岳虚空凭空凝聚,悬浮天穹顶端,震裂乌云,混合着阴雷煞风,朝着神秘斗篷人砸来。

    神秘斗篷人阴笑声遁入地中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岑君晴失去法力,从半空中跌落,幸好这片区域充满淤泥,弄得浑身狼狈却没摔死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完。

    几座山岳虚影镇压下来,原地只有躺在泥沼里的岑君晴,看着山岳在瞳孔中越放越大,这名水墨留香创建者,发出不甘的叫声: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轰轰轰。

    伴随着数声巨响,岑君晴被砸成肉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时刻。九凝群山阵各大阵眼,都冒出‘汩汩’泥泉,神秘斗篷人现身,以无上咒法击杀学生,顷刻间已有七名葬身咒术下,而坐镇独角峰唯一的圣学子‘崔殷功’,闻声携公孙墨离,北照南,玉玲珑,任娇,傲海龙,

    龙蟠之,象空,鹤仙子等顶级府光遁来。

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消息也传给通道坐标的三大圣学子跟苏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天生一,你敢害我?”一处修建在崖壁上的阵眼,一名粗犷府光背后插着两根毒箭,蜘蛛网般的黑色毒丝开始扩散,任凭他催动肉身法诀,不能阻挡半分。

    内部,五脏六腑已开始腐化。

    他冲着崖壁前的半空中怒吼,那里有一道摇摇晃晃的剑光,赫然是天生一。粗犷学生是一名势力创建者,跟天生一关系不错,不过上次围度苏真没有出手,因而独善其身。天生一被血鳞手臂重创后,惶惶不可终日,再加上顾闻光因他而死,也不敢去抱状元会,诗词会的大腿,便

    跑到这位至交好友这里求庇护。

    不成想。

    神秘斗篷人来袭,天生一为活命,做了跟岑君晴一样的事情,粗犷学生在不甘中化作脓血。

    “逃,一定要逃走,这鬼地方我这辈子也不来了!”

    天生一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“桀桀,你逃不掉的,咒律,夺其寿。”阴森如夜枭般的声音,在天生一耳旁响起,然后他黑发变白,皮肤干瘪,眼睛浑浊,脏腑衰竭,寿元如江水般流逝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在一声惨叫中,天生一直接化作齑粉吹散,神魂俱灭。

    而这一幕——

    正好被撕裂虚空降临的众人看到,崔殷功瞳孔顿时就缩成针尖,公孙墨离,北照南,鹤仙子,象空等更头皮发麻,一股凉气从尾椎直冲天灵盖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手段?一句话,夺尽一名道藏后期大剑修的寿元?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