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四百二十七章 洪洗象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船队扬帆起航,行驶在蔚蓝海面上,乘风破浪,浩浩荡荡,那万里情况就像是高瘦蜡黄脸修士的心情般,格外的通透痛快,他站在甲板上,望着前方似乎已看到南域海岸线。

    “恭贺副谷主,此行抓住澹台家族余孽攻击三百七十人,祖宅旁系四十五人,九族内二百三十人,核心家丁数十人,更包括洪洗象这个家族大总管,此举定能让皇家学院那位存在的欢心!”

    大运商行总会长拍马屁。

    这支混合船队都跟百药谷有关系,明面上直属百药谷的则只有大运商行,因此这位脑满肠肥,满面红光的总会长,是所有负责人里面的‘亲儿子’,地位很高。“澹台家族以为圣上大赦天下后就没事了,竟敢在东域重新崛起?桀桀,幸好本座心思敏捷,先想到他们,否则消息传开后,树倒猢狲散,想一网打尽就难了,还可能被南海州的霸主们抢先。”高瘦蜡黄脸

    修士说着扭头看向后方,那里有南海州的新月商盟,其背后是新崛起大派新月宗。

    论势力——

    新月宗虽不如百药谷底蕴强,但碾压森罗门,尸骨帮,太岁教,烽火世家联合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此番鼋州东域之行,高瘦蜡黄脸修士虽竭尽全力的争取时间,依旧跟新月宗碰头,他依仗着携带人马多,跟新月宗达成协议,一起押运澹台家族前往青州南域,交给即将到来的皇家学院学生。

    新月宗派出一名元婴副宗主镇守,就在最后方那条船上。

    “姓苏的大魔头,心狠手辣,睚眦必报,两百年得罪多少势力?这次他死在虚空之阵,墙倒众人推,九州将掀起除魔势头,只要跟苏真有关系的,挖地三尺也得找出来惩罚,咱们慢一步连汤都喝不上。”

    高瘦蜡黄脸修士阴笑道。

    大运商行总会长拍马屁:“副谷主有先见之明,在加上近水楼台先得月,百药谷定能成为此事最大赢家!一旦抱上皇家学院那尊存在大腿,前途不敢想象,就选超越祖塔都可能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高瘦蜡黄脸修士低哼一声,扭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大运商行总会长脸色骤变,忙自扇耳光,抽的啪啪作响:“小的说错了,小的说错了,副谷主还请多担待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高瘦蜡黄脸修士冷哼声,收回目光,再次看向蔚蓝的海平面,但他的眼底的确多了一丝异样目光。

    丹塔被苏真打的元气大伤,新老两尊塔主都折戟沉沙,镇塔神器都丢失,全靠着二祖宗做靠山,但二祖宗什么地位?看在创塔老祖的份上,丹塔覆灭时出手一次便是天大的面子了,不可能事必亲躬。

    那个新崛起的炼丹势力,不照样混的风生水起?

    诚然。高瘦蜡黄脸修士心里明白,九州炼丹圣地肯定是丹塔,想超越它不可能。但宁做鸡头不做凤尾,这件事情做好了,跟龙武浩一建立良好关系,拉帮结派,新建炼丹势力,比不上丹塔,能跟其分庭抗礼也足

    够。

    他也能试试九州顶级势力之主的风光!

    “谢坤,烈火,郭秀山他们太谨小慎微,非得脚踏两条船,岂知这样更危险?哼,不管他们怎么做,我一心巴结龙武浩一学子,只要是青州,南海州跟苏真有关系的人,一个都别想跑!”

    高瘦蜡黄脸修士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船舱里。

    几名金丹真人镇守,通过服装能看出都来自百药谷,他们是高瘦蜡黄脸修士的心腹,负责看守澹台家族罪犯。

    身后牢笼里关押的黑压压人影,就是澹台家族成员!

    总计三百七十人。

    里面有老人妇孺,绝望,害怕,担忧,各种情绪蔓延,呜咽的低哭声不断,有的在埋怨澹台家族为什么跟苏真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“都怪澹台璇玑那个惹祸的狐狸精,连续好几次害的澹台家族家破人亡还不够?现在全都被抓了,肯定逃不掉,澹台家族完了,那狐狸精是家族罪人啊!”

    一名老妪哀嚎。

    她是澹台家族旁系一名老祖,论辈分是澹台璇玑的姑母辈。

    “咱们家族原本坐镇一方,都册封侯爵地位,何等风光?主脉不知道什么想法,竟跟大魔头苏真勾结,现在他们躲在光明圣教,安然无恙,让咱们替他们受死,主脉都是罪人!”

    一名年轻族人说道。

    各种埋怨声,咒骂声在牢房里此起彼伏,对苏真,对澹台璇玑,对澹台永昌一脉辱骂不停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一声怒喝响起。说话的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,他怒视那名老妪,厉声喝斥道:“澹台贞,你区区脱胎一重境,苟活至今不死,靠的还不是家族大量灵丹妙药延寿?而这些丹药从哪里来的你不清楚?没有苏姑爷,没有老家

    主他们,你早化作一捧黄土了!你吃家族的,拿家族的,用家族的,现在辱骂家族,你还是澹台家族的人么?”

    “澹台恒,你敢说我?”

    老妪不服。白发老者怒视她,继续喝骂:“当年家族遇难,你携带子嗣就跑,后来家族重新崛起,你厚着脸回来,现在又说这种话,跟你为流澹台家族血脉,真是老夫最大耻辱!”转头看向那群年轻人,大声骂道:“还有你们!一口一个魔头,一口一个主脉,可知你们的风光,你们的资源,都是苏姑爷,家主他们混出来的?没有他们,你们算什么南海东域新贵?风光时候,以家族为荣,现在辱骂家族,你们这群断脊之

    犬,都该死!”

    他声音洪亮,在牢房里响彻不停。

    佝偻老妪,那群年轻一代脸上一阵红,一阵白,被说的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“但我们还是要死了。”有成员小声说。

    是啊。

    不管以前多风光,现在是大难临头。

    白发老者也说不出话来,佝偻老妪见状又要带头辱骂,一道虚弱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:“姑爷手段通天,外域星空都能遨游,我不信他会陨落,他会来救我们的,大家安心等待。”人群让开,露出角落里一名浑身是伤,鲜血直流,捆着锁链的魁梧中年人,赫然是昔日保护过澹台璇玑,对家族忠心耿耿的洪洗象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