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四百七十五章 阴阳老道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早朝结束后,当天下午七处镇魔地剧变的消息,便传达九州各地,再由九州王府传达下属四域,各大侯府,学院都已知晓,九大兵团也悄然运作起来。

    大乾王朝的顶级强者,人心惶惶,惴惴不安。皇家学院作为九州第一学府,自然也收到消息,念平生第一时间知晓把消息传达苏真:“党魁,我刚刚进书库翻阅典籍,发现镇魔地来历非同小可,每一尊妖魔都是上古大凶,最底都是元神巅峰,而且极为

    难缠,斩杀不死,才选择封印,它们的逃至升天,肯定会在九州引起新一场血雨腥风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七处具体在哪?”

    苏真问。

    念平生摇头:“朝廷命令是传递给学院负责人,官秋生,司空明镜都已陨落,学院情报肯定落在院长大人手里,具体情况,咱们一时半会儿无法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苏真说话过程中,一直在忙碌着事情。

    念平生忍不住问:“你要出门?”苏真:“有件事情我早该做了,恰巧任娇需要生生造化丹,就趁现在做完。听说玉玲珑已护送澹台家族前往光明圣教?你私下问问猿霸天他们,如果有害怕被连累的,可前往光明圣教避风头,百日后,秦简

    最强法身降临,万一我挡不住,恐怕会有一场灾难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念平生嘴巴张了张,似有话要说,但顾忌某事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等党魁归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就通知我,我会最短时间内回来。”苏真说完御空遁走,朝着东南方向遁去,念平生看着他离去身影,眉头紧皱,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咯吱——”

    房门推开,翟青鸾走了进来,看向他问:“党魁怎么说的,咱们继续留守皇家学院,还是……”“党魁有急事处理,我没有跟他说,等归来后再议吧。”念平生随手关闭窗户,跟翟青鸾走出屋子:“七大灾劫发生的也巧,朝廷内部肯定乱成一锅粥,院长大人官职是‘国子监祭酒’,本就对学院事情很少干

    涉,而今恐怕更抽不出时间,咱们暂时应该是安全的。万一真发生变故,那就前往光明圣教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翟青鸾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【葬天狱主】秦简发誓,百日后斩杀苏真,但院长书玄敬,还有朝廷那群高官会不会等百日?随便降临几个元神境,都够苏真喝一壶,兴许今天下午就有元神道祖现身。

    本来他们焦头烂额,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没承想。

    突然收到消息,昨夜子时七处镇魔地剧变,灾劫现世,九州风云再起,相比之下苏真斩杀副院长官秋生,主任司空明镜,好像是陈芝麻烂谷子的小事。

    这也好,给他们拖延了时间。念平生走到门外,忍不住低喃一句:“党魁真是有大气运庇体,上次青州王随圣上归来,他就应该陨落,没想到一句【大赦天下】赦免了他。而今前脚斩杀皇家学院副院长官秋生,第二天传出消息,自朝廷

    建立以来,从没出过问题的镇魔地,一口气异变七处,抢走党魁所有风头。这一切真巧和,似冥冥中有无形大手在帮党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错。

    的确有一双无形大手,藏在暗处操控全局,然而并非帮助苏真,而是谋求更深层次的目标,只是这一切念平生想象不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丹塔,位于中州,皇家学院东南方向。

    作为最富盛名的炼丹圣地,享受天下丹师敬仰崇拜,可随着前塔主乾无极跟苏真做对,万丈霞光被踩在脚下,高高在上的荣誉荡然无存,剩下的只有惨淡愁云。

    万幸。

    他们的二祖宗还活着,面对新崛起炼丹势力的挑衅,有二祖宗做靠山,依旧屹立不倒。只不过强者所剩寥寥无几,现今塔主位空缺,负责掌管的是长老团,一群元婴级炼丹师。

    这日,丹塔收到消息。

    现今最高负责人【谷元生】拿到情报,脸色骤变:“大事不妙,昨夜子时,七处镇魔地剧变,上古时期魔头逃至升天,其中就有一个就在中州黔南省,距离丹塔不足千里!”

    “镇魔地?”几个长老满头雾水,听的云山雾海。谷元生同样不知道内情,区区一个元婴半祖,怎么可能知道连圣学子都不知晓的事情?不过情报写的很详细,他展开给大家详看:“镇魔地是封印上古魔头的地方,那些魔头最差都是元神巅峰级,这些地方

    藏匿九州各处,非常隐蔽,元神都无从找到。其中【乾坤锁魔珠】镇压地,叫做‘黔南深渊’,坐标现世,距离丹塔不足千里,而镇压的是一尊叫‘阴阳老道’的魔头,修为是元神巅峰级。”

    “元神巅峰?”

    “见鬼,那岂不是比二祖宗还强!”

    “别说二祖宗,就算第一任塔主颠峰时期,也不如此魔头强大,九州怎么会封印着这种怪物,还偏偏让他逃掉?糟了,这下糟了,万一碰到他,一个呼吸就能吹死咱们啊。”

    几个长老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朝廷已派强者处理,咱们注意避开风头,应该没事。”谷元生紧张道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一名长老点头:“传令下去,这段时间丹塔成员,谁都不能惹是生非,最好是连塔都别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黔南行省。

    一片植被茂盛,层峦叠嶂的山脉中,在昨夜突传巨响,某处偏僻的山谷塌陷,露出一个深不见得深渊,里面魔气蒸腾,黑雾弥漫,煞气冲天,周围植被遭浸染,瞬间腐朽成枯枝。

    有妖禽飞经山谷,从高空俯视,发现深渊中隐约有忽明忽暗之色,似异宝发光。

    妖禽眼睛一亮,朝深渊遁去。结果刚碰到魔气,从羽毛开始化脓血,连惨叫都没发出便烟消云散于天地间,在妖禽死后不久,虚空裂开,三道身影破空降临,散发着磅礴气势,大威惶惶,如神虹贯日,君临天下,站在中间的为首青年,身穿储君皇袍,赫然是太子‘君御真’,在他左右的则是内阁君御芊,一品武官李烈堂。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