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四百九十五章 内阁

作者:尽千帆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

推荐阅读:邪帝缠身: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: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: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: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: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

燃文小说网 www.ranwenxs.com ,最快更新不死帝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老太监很快查清楚缘由,君御真跟君御芊的手书,当夜传抵皇宫,君不败看完后眉头一挑,万兽仙殿的余孽都冒出来,而阴阳老道最后掳走的是苏真。

    “又是那个小辈。”

    君不败敲击着扶手,兴致很足:“无尽星域多久没出现让朕感兴趣的蝼蚁了,终于冒出一个,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老鬼传人,还是御龙将的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背后九州图。“距离皇家学院的是南国寺看守的菩提锁魔塔,距离大雪山最近的是八臂锁魔相。前者镇压的是一尊魔僧,修至渡劫境,结果葬身第一波雷劫下,肉身被毁,只剩一缕不灭神念,他没转世重修,把邪念打到

    净土一尊佛祖圣身上,趁同门不备,夺舍成功,拥有了远古佛祖飞升时蜕化下来的肉身。

    净土群僧围剿他。

    魔僧一人打翻所有师兄弟,掌门长老,逃出老巢,化身成魔,在九州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朕记得当时净土还找青玄剑派帮忙,请出仙器‘青玄剑阁’镇杀魔僧,没承想,魔僧夺舍的古佛肉身是渡过天劫,可以飞升的存在,比仙器都坚固。

    一番围剿,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魔僧因此扬名九州,即便是净土都不再找麻烦。

    魔僧发现他肉身坚固到恐怖,索性不修识念,残存元神都留在肉身中,这才是他最好的庇护……当年朕征战天下时,碰到过他,承受朕一拳肉身都没坏,的确有点坚固。

    后来。

    镇国将军出手将其降服,由工部铸造镇魔圣物【八臂锁魔相】封印,留在南国寺至今。”君不败背诵着上古事迹,难为以他的身份,竟然能记住这些‘蝼蚁’。“后者来历就没那么大了,只是一头八臂水猿,天生异种,拥有搬山猿跟龙族血脉,力大无穷,操纵江河,境界同样是元神巅峰,论生存手段还不如阴阳道人,阴影王之流。当年负责追杀它的是冰州王跟鹰

    扬军,这俩打不过八臂水猿,靠镇魔圣物将其封印,留存至今。

    不过论战力。

    八臂水猿凌驾在阴阳道人,阴影王之上,听说妖兽祖庭那个小东西是万兽仙殿的‘大猿王’?”君不败眼珠子转动下,有了一个有趣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让这头畜生在冰州闹事,攻打大雪山,看看这些蝼蚁势力,还藏着哪些有趣秘密,顺道瞧瞧苏真传承自谁。”

    君不败暗道声,有了计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军机处。

    两道身影端坐上方,处理着新收到的消息,六部尚书在其他桌子上辅佐。大乾王朝文武百官,地位最高的当属宰相,其次是镇国大将军,九大军团受君不败直接管辖,但征战域外时,负责带兵的是镇国大将军,毕竟君不败有政务处理,不可能每天都指挥军团。在这两位下面,

    便是六大阁老,除纪胤,君御芊外,大乾王朝恩科首任状元,皇家学院第一位圣学子,状元会创建者‘楚歌’,同样是内阁成员。

    另外两位分别是万古蟾,梁帝。

    至于最后一位,也是内阁首辅由纳兰宰相兼任,不过他平日很少来军机处,他时常出现上书房跟君不败直接交谈。

    “楚相,本官今日犯个错误啊。”一名穿仙鹤官袍,面容古朴无奇,须黑色胡须,宛如美髯公的中年男子道。

    他便是万古蟾,当今权力最高者之一。“灾劫被灭是喜事,出现点偏差不算什么,圣上能理解。”楚歌跟稷门雕像长得一样,唯独气质有些不同,稷门雕刻的青年,意气风发,挥斥方遒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有少年得志的激情澎湃,军机处这

    位则多了沉稳,仿佛身经百炼,城府深不见底,已从他身上感应不到任何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“哈哈,楚相说的是。”

    美髯公‘万古蟾’把笔放下,站起身邀请楚歌:“楚相,坐了一晚上,出去走走?”

    楚歌看向他,看了几眼后,放笔起身:“好。”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此刻卯时一刻,皓月隐去,但骄阳尚未初升,军机处前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万古蟾深吸一口气,跟拉家常似得说道:“楚相有没有觉着,自圣上御驾亲征,凯旋归来后,我大乾事情突然多起来?现在万载没有问题的镇魔地,都同一时间七处剧变,至今原因都查不明。”

    “是多了。”楚歌点头。

    万古蟾:“先是青州王嫡长子,再到阎罗神朝,皇家学院也没幸免于难,更别提岳麓,凌霄,北辰,暴风这些,还有杂七杂八,诸如护国法师的徒弟等,真是混乱的紧啊。”

    “万大人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楚歌神色平淡,他当然听出万古蟾有所指。“楚相没觉着,这一切都跟那个‘苏真’有关系?”万古蟾看向楚歌,盯着他的眼睛,继续道:“你这位学弟当真厉害,这两三百年每件事情都跟他有关,百姓都说他是【新时代序幕拉开者】,现在想想有点道

    理。”

    楚歌微笑,不说话。万古蟾也笑起来,摇摇头,似感觉自己多此一举:“宰相大人都说过,楚相心中在想什么,没人能猜到,本官还是直接问明白。”顿了顿,正色道:“这个苏真搀和的事情越来越多,今天连灾劫都可能死在他

    手里,楚相对他有什么看法?我记得你在皇家学院建立状元会,你的继承者几乎都虚空之阵,我看苏真也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挺神秘。”

    楚歌说了个不咸不淡的评价,没正面回答同僚问题。万古蟾哈哈一笑:“想问问楚相想法,真是难比登天,你那个叫‘书绛尘’的学弟多次找你,希望提携一二,结果楚相从来不管,白白让纪胤捡个便宜……当然,现在便宜也没了,白浪费一番功夫。不过依本官

    看,苏真值得多留意,镇魔地剧变,怕都跟他有关系,剩下的五个灾劫,肯定还要跟他扯上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有太子殿下,纪胤大人他们处理,更何况上面还有陛下。”

    楚歌道。万古蟾顿时兴致缺失:“是吧,但本官觉着得多关注关注,最好提前做准备。罢了,不说了,还有政务处理,咱们回去。”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